八公分村:百年风雨古宗祠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4/3/21

    听朋友说永兴县洋塘乡八公分村里有一座规模宏大、保存十分完好的清代砖木结构宗祠,其规模和完好度在郴州的民间古宗祠中,应该算是数一数二的了。而且这里在民国时期还出了一个“了不起的角色”,此人曾经向黄克诚将军提供过帮助。3月上旬,记者慕名来到八公分村,听当地老人讲述古宗祠的故事。

 

    历经200年风雨的古宗祠 http://www.chenzhou.com.cn/

 

    春雨淅沥,春寒料峭。走进八公分村,不时可见一趟趟飞驰的高铁穿村而过,而在武广高速铁路线的一侧,一座青砖黛瓦、飞檐翘角的清代古宗祠静静地坐落在村前田野之畔,现代与古典交汇,动与静相容,令人称奇。

 

    村支书黄仁录介绍,八公分村是以黄姓聚居的大村,全村1060多人,附近有好几个黄姓村也是从这里分流出去的。绕着弯曲的水泥小马路,走到宗祠的前面,赫然可见宗祠正大门上面“黄氏宗祠”四个古朴有力的大字,正大门两侧各有一道相对较小的大门,门楣分别题写“本敦”、“族睦”。


    据村中80岁的黄秋盛老人介绍,黄氏宗祠依地势坐西朝东,东西进深48米,南北开间17米,四周环绕青石板走道。南北两侧山墙,各开有两道耳门。  走进大门,宗祠内豁然开朗,气度不凡。室内东西向呈三级台地式布置,两个巨大的天井使得室内采光充足。整个宗祠,除四周墙体外,室内由28根大小不一的圆木柱和错综复杂的巨大木梁撑起整个屋面构架。在这些木柱中,有两根最粗的木柱各要一个成人才能合抱。这些高达数丈、重达数吨的硬木梁柱来自何处,如何搬运而来,如何建造起复杂的空间构架,如今村人已不得而知。宗祠前厅两侧厢房曾是妇女看戏之处,也曾做过村中私塾。当年著名留学生黄璧就曾在这里读过书,因为一次背诵不出课文,被任私塾老师的父亲一脚从厢房踹下楼梯,足见当时村中学风之严。


    据《黄氏族谱》记载:“道光年间,有灵芬、烈祖二公筹建公祠。”但具体建造年月没有记载,而有建造年月记载的两块石碑却在“文革”时期失散。在宗祠中厅两侧墙上,各镶嵌一幅长条形石碑,记载了当年村人捐资维修宗祠的钱款数目,立碑时间落款为“道光甲辰年仲夏谷旦”,亦即1844年农历五月吉日。照此推算,这栋古宗祠的建造时间至少是在1844年之前,已经历了近200年的风雨沧桑。尽管在上世纪“破四旧”的年代,这栋古建筑一些精美的木雕、匾牌、神台、石雕和壁画受到了严重损坏,但整个建筑的构架几乎无损,至今依然整体完好。

  郴州网

    正大门曾经只为一人开过


    黄秋盛老人说,村里自古传下的规矩,宗祠的正大门必须在村里出了大人才时才够资格开启,平时只能开两侧大门,而这扇大门,曾经也只为一个人开启过两次,这个人就是他的叔叔——黄壁。这两次分别是黄璧考取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官费留学生时和回乡为父亲办丧事期间。 http://www.chenzhou.com.cn/


    曾经很多年来,每有外村人谈到八公分村,常会啧啧称赞一番:“八公分出了个黄盖,是个了不起的大角色。”“黄盖”是世人对黄璧的尊称,意为本领功劳盖世。黄璧从小功课特别优秀,从村里读到村外,一直读到省里。再后来,留学日本,进了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枪炮。回国后,受到蒋介石的器重,当了简任官,又做了兵工厂的厂长。


    据查,简任官是民国时期由总统亲自任命的一、二等文官,可见,黄璧当年的官阶确实不低。他的官位也曾保护了村里人免遭杀戮。黄秋盛老人讲,在距离八公分村十里路左右的地方,驻着桂阳县一个还乡团,团长叫雷金胖子,是个杀人如麻的家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有一句名言:“到处杀得抢得烧得,八公分沾也沾不得。”


    黄璧1887年出生于八公分村,1913年赴日本留学,获工学学士学位。1923年回国,在沈阳兵工厂和河南巩县兵工厂任职。1924年后,在黄埔军校兵器研究处工作,代理处长,兼任高级班教官,后被聘为上海兵工厂工程师兼炮弹厂主任。1928年12月,被任命为兵工研究委员会专任委员,译有《炮外弹道学》一书,是国内杰出的兵工专家。1929年9月,黄璧奉派为当时中国四大兵工厂之一的巩县兵工厂厂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八公分村人,现在浙江余姚工作的注册房地产估价师、作家黄孝纪告诉记者,“有关黄璧的文献记载,我在《黄克诚自述》一书中看到过,大意是,1928年黄克诚为躲避捕杀从家乡逃到上海,因无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境,求助过多位老乡,也没有人帮助他。有一天他偶然从上海的报纸上看到家乡著名留学生黄璧的报道,当时黄璧是上海兵工厂炮弹部主任。黄克诚以乡谊身份与黄璧取得了联系,黄璧回信,热情应允愿意给黄克诚以帮助。”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令人叹息的是,由于内部斗争,受人诬告,1931年6月,黄璧投缳自尽。一代杰出的兵工专家,一心报国,却抱恨而死,时年仅44岁。黄璧在担任巩县兵工厂厂长期间同情工人疾苦,关心基层生活,死后全厂工人集资为其购置坟地,安葬于巩义市孝义南岭,并筑塔刻文,以示纪念。

 

    希望古宗祠尽快得到修缮 


    尽管死者长已,魂归他乡,但百余年来,黄璧一直是村人心目中的一座丰碑,他是八公分村的骄傲,是村里每个读书人的楷模!他发奋勤学报效国家的故事至今仍在村里流传,并将继续激励后人。


    黄璧去世后,多年来,八公分村也先后走出了不少中专生、大学生、研究生,但宗祠的正大门却不曾专门为谁开放过。一直到1993年,因为村里建了朝门,才把宗祠的正大门重新开启,而且不再关闭了。“这也是顺应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吧。”黄仁录说。


    黄秋盛老人说,近200年来,古宗祠对于村里,主要有三大作用,一是村里红白喜事的活动中心,二是村民休闲活动的公共场所,三是祭祀祖宗的圣地。整个宗祠内三个大厅能容纳100桌以上的酒席,村里历来备有几十席办酒桌的桌凳碗筷等整套器皿,现在村里还有两位老人掌管着这些器物,供村民借用。宗祠曾经还是村里的私塾学堂,新中国成立后改成了公立小学,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村支书黄仁录就是在这里接受启蒙教育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对于这栋古宗祠的规模和完好程度,村民也一直引以为豪,称“方圆百里绝无仅有”。尽管如此,现在村民却越来越担心这座古老的建筑物了,因为宗祠内有两处横梁断了,“希望尽快维修”,黄秋盛老人说。

 

    “我们马上打报告给上级文物部门,希望他们派专家来帮我们维修,我们是外行,不敢乱动,因为这个宗祠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应该得到政府的保护。”黄仁录说,“我们只敢做外围的维修,我们将在宗祠前面修一块水泥坪和一个池塘,这样既可方便人们参观,又使得村里的风景变得更美,以此吸引各方游客和文史专家前来考察观光。”


    图一:古宗祠全貌

 

    图二:宗祠下厅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