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坊下的女人

来源:郴州网 作者:吴淑娜 发布于:2014/4/3

    前言 :节孝坊位于湖南省宜章县黄沙镇黄沙堡村,2009年开始申报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文为“节孝坊”申报省保有感。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黄沙堡城朝天门外不远处的那座节孝坊,在那里,在风雨中伫立了整整276年,它就像当年的那位老妪独自在那里寂寞地坚守着,向风雨诉说着曾经的荣耀与辛酸。

   

    翻开族谱,追寻节孝坊的故事:黄氏25岁时,丈夫蔡宗第身亡。黄氏年轻守寡,不思再嫁,专心伺奉老人,抚养训导儿女,训子义方,言笑不苟,在当地成为楷模。清雍正十三年(1735),黄氏去世,族人将其上旌入祠祭祀。乾隆二年(1737),族人为黄氏建造节孝牌坊,以示旌表。

   

    在那个大肆倡导“存天理,灭人欲”、“三纲五常”伦理道德的时代,能出这样一位终身守节的女人,那是令族人引以为豪的骄傲和荣耀。建造牌坊自然成为了家族中的大事,牌坊的设计、用料和做工都是谨而又谨,精而又精的事情。

 

    牌坊是用青石砌成的,只有用这种厚重的岩石竖立起来,方能显示它的庄严和圣神,方能象征着女人心如磐石的坚贞。牌坊也必定是极具气势,精雕细琢的。堡城的节孝坊就高6米、宽6米,四柱三门三层,四根柱子下都置有抱鼓,东面门有高浮雕的“二龙戏珠”、“双狮滚球”和“麒麟腾飞”,额首阳刻“荻影青霜”,左右分别镌“漳永”、“同清”;西面门有平雕的“双龙戏珠”和“丹凤朝阳”,正额镌“节孝”,左右分别镌“松柏”、“永坚”。如此豪华的设计、精湛的工艺,可以想像当年是何等的荣耀与辉煌。

  郴州网

    可是谁又知道在那一座座代表荣耀与辉煌的牌坊下面湮没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年华,埋藏了节妇们多少辛酸史。为了得到旌表,以此换来家族的荣耀,换来族人的喝彩,她们穷尽了一生的幸福。按照清朝的旌表规定,虚岁30算是一个断限,在此之后成为寡妇的不在旌表之列。依照这个原则,那一座座牌坊下的女人守节时就还只有十几、二十几岁,这样一个花一样的季节,这样一个正该享受着青春的甜蜜、热情似火的豆蔻年华。在守节的漫长岁月中,面对一个温情的眼神、一句嘘寒问暖、一次危难之际的出手相助、生活困境中的真诚帮助,心还能静如止水吗?可纵然是心思早已风生水起,纵然是镜里镜外都已看不到自己的影子,在礼教制度的淫威下,在道德卫士那电筒般的照射下,岂能又岂敢启开心扉?那颗躁动的心究竟该在哪里安放?只能任泪水飘溅红尘,任疼痛在心里嘶声呐喊,任流光菲薄了思念,芳华终垂落成寂寞佝偻的背影坚守在道德礼教的重楼里......    

 

    抱着虚拟的丈夫,独守着空房,相思枯灯,她们又如何捱过这年复一年的漫漫长夜?是否也选择了再也不迈出家门或像黄氏一样言笑不苟,让心如枯井,欲望全无;是否也如清代青城子《志异续编》中记载的那位年轻守寡女子一样,每当夜深人静,便将钱撒在地上,然后再一个个捡起来,反反复复,直到累得筋疲力尽才躺下就寝。用这种自虐的方式坚持着,或许正是这种自虐般的坚持才成就了一个又一个节妇。她们用自己的意志告诉了世界,我对得起别人。

 

    如果说那个不遗余力地推崇“革尽人欲,复尽天理”的大儒理学家朱熹的那条“曾引诱两个尼姑作妾”的罪状是真实的,那么牌坊下的女人又会有怎样的伤感?怎样的悲恸?她们是否会诅咒:让雷电把天底下所有的牌坊都劈倒了吧!

 

    今天,牌坊依旧保存着,并将继续被保护着。牌坊作为研究我国古代石雕建筑和风俗民情及表彰礼教典范制度等的实物佐证;作为彰显封建社会妇女从一而终、贞节孝义的传统美德和记录封建社会宗法统治之下女性悲苦命运的见证物陆续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http://www.chenzhou.com.cn/

    风雨中仿佛传来一个声音:为什么?为什么还要保护它?就让它倒塌了吧!

 

    也请风雨捎去一句话吧:历史已经将你们苦难的一页翻了过去,牌坊不再是你们头顶上的那座雷峰塔,保护它只为见证你们的坚强和善良。如果真的有来世,那你们就投胎再做一回女人,做一回笑靥如花的女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