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武通”陈礼恒:只想为后人留点东西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4/4/8

 

陈礼恒老人用电脑编校书籍。

 

    他从小饱读史书,熟听各种民间故事,并且喜欢写诗赋词;他通晓临武历史,熟悉临武地理,被誉为“临武通”和“活字典”。凭着丰富的文史基础和高强的记忆力,他在离休前后参与编撰了10多本地方志、古诗词等书籍,在古稀之年还学会了用电脑,把一套雕版印刷且陈旧不堪的清朝临武县志(清同治版)变成了现代化的电子版。他就是临武县离休干部陈礼恒老人。
   

    4月1日,记者来到北湖公园旁的天湖花园小区,拜访83岁高龄的陈礼恒老人。只见耄耋之年的老人精神矍铄、身体硬朗。交流中,老人思维清晰、侃侃而谈。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受家风熏陶文兴盎然
   

    陈礼恒1931年出生于临武县汾市乡南福村,家里前几代都是读书人,连他的母亲都读了衡阳省立师范学校,可谓是书香世家。受家庭的熏陶,陈礼恒从小就开始识字断句。“那时家里有一套老版本的 《临武县志》,一共有12本,我从10岁就开始看这些县志,慢慢都看完了,因此对临武的历史比较了解。年纪大一点时,爷爷、父亲要我读‘了凡纲鉴’(明代袁了凡的《历史纲鉴补》),但又不给我讲解,只是丢给我一本《辞源》,要我不懂的地方自己去翻《辞源》,还分配任务,规定我某一段时期读熟某部分。读高中时,又要我读《资治通鉴》。”陈礼恒老人对记者说,“小时候我还喜欢听故事,很多长辈给我讲各种历史、佛教、动物等方面的故事,我听得津津有味,而且全部都记在了脑海中。”
   

    “陈老师确实是饱读史书,并且一直保持读书的习惯,加上他记忆力特别强,看过的书几乎都能记得,可谓过目不忘。而且他对文史很感兴趣,又热心,因此我们修撰史书、地方志等,首先想到的就是请他来编写或指导。”临武县史志办主任张湖平告诉记者,他在临武县史志办先后共工作了19年,与陈礼恒老人已是忘年交。

 

同时编撰几本地方志

 

    1949年9月,陈礼恒参加了湘南支队。同年12月1日,临武县解放,陈礼恒先后在临武县政府和镇南乡 (不久后改成高峰公社)工作。1961年,陈礼恒主动要求调到教育部门当了一名老师,相继在很多乡村中小学任教,直到1986年调入县教育局,主编临武教育志。同年,临武县成立县志办,计划编修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本县志,邀请陈礼恒参与编修。“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忙上了编书,而且一编就是三本同时进行。那两年,我白天上午去县志办编县志,下午到教委编教育志,晚上还要在家里编郴州地区的教育志,地区教育志分给我六分之一的任务。这样的编书生活,整整持续了两年,我基本上每天忙得连轴转。”回忆起当年的编书经历,陈礼恒老人很是自豪。1993年离休后,陈礼恒又受临武县民政局的委托,编辑 《中华地名大词典》一书,花了一年时间。随后,老人又先后编写了 《临武建设史》、 《武水情怀》、 《临阳拾遗》、 《临武古代诗文选》、 《古人咏郴州》等书籍。
   

    2006年10月,一本署名作者为陈生金的《文轩诗词选》出版。出版此书是陈生金老人临终的遗愿,而助其完成其遗愿的人就是陈礼恒。陈生金是临武县金江镇人,解放前曾是党的地下工作者,和陈礼恒一起打过游击。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因为一个错案,他被人诬陷为“三青团”的区队长,被组织上开除回了原籍务农,但他一直坚持写诗作词。“文革”结束后,陈礼恒等人多次努力为陈生金争取平反,可就在“最后一公里时”,2004年农历9月,陈生金老人去世了,临终时把自己的诗词手稿交给家人,嘱托家人转交给陈礼恒,帮他整理出版。陈礼恒不负重托,两年后完成了老友的遗愿。
    郴州网

    由于儿女们都在郴州工作,2004年陈礼恒老两口搬到了郴州居住。得知这个消息后,郴州一些老干部找到陈礼恒,说要成立郴州老干诗社,请他担任编委。2008年,陈礼恒受邀请,与老干部李雅等人合编了一本大型古典文史资料 《古人咏郴州》。该书共收集古诗词3506首,编辑工作整整花了两年时间。“编这本真的是个大工程,编书的整个房间都堆满了搜集到的各种资料,只能容下放脚的空地了。”陈礼恒描述道,“这些古诗词一首就有几个不同的版本,而且异体字、繁体字多。我要反复比较几个不同的版本,勘正、考证,然后选择最合适的一个版本。为此,我和李雅还经常争论不休,经过一番较真后,才能达成一致意见呢!”

 

自学电脑把古籍做成电子书
    郴州网

    20多年来,陈礼恒老人编书一本接一本,几乎没有断过档。2010年,在编完 《古人咏郴州》这本书后,临武县委、县政府要求史志办重新整理、正式出版清朝县志 (同治版),因为老版本的清朝县志有很多翻印错误,无标点,断句不明朗,晦涩难懂。这个不容易完成的任务交给谁呢?思来想去,县史志办主任张湖平认为最佳人选非陈礼恒这本 “活字典”莫属。接到这个艰巨任务后,陈礼恒老人一如既往地认真对待,而且还用上了他的 “新武器”——电脑。他拿着老版本一句一句地点校,然后再一句一句地通过写字板输入电脑里。他经常左手操作鼠标,右手写字,中间放着老版本,面前摆着电脑荧幕。如此专注的姿态持续了整整两年,老人终于点校完了临武清朝县志 (同治版),使得这本40多万字的大型古籍获得了新生,首次有了电子版本。2013年5月,张湖平去北京出差,在国家图书馆惊喜地发现了 《紫园草》 (作者曾朝节为临武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探花,明神宗时期任礼部尚书、死后赠太子太保)这部古籍的孤本,花了2万元得以复印回来。但复印本很多地方不清楚,缺字,有的地方甚至成段地缺。花高价复印回来的古籍还是读不通,怎么办呢?张湖平又找到陈礼恒老人,委托他校对、补录 《紫园草》,目前,老人已经补录完了该书的诗词部分,而且同样制成了电子版本。
   

    “不少人劝我不要休而不闲,要真正闲下来;也有人说我是 ‘作秀’,是 ‘蠢宝’,有闲不闲。是的,人们常说忙里偷闲,我却自嘲是 ‘闲里偷忙’。”老人笑着说, “我这个人心态好,乐观,而且从来不求做官,我只想尽力为大家做点事,为后人留点东西。”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