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汉铁路遗址:樟河大桥——湘粤孔道旁的奇观之一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4/12/27
    10月26日,跟随市文物管理处原主任、市文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刘专可一行,去宜章五岭乡考察一段湘粤孔道(指湘粤古道折岭上与折岭下路段,地势险要,主要包括苏仙区良田镇与宜章五岭乡两地)。我们在到达五岭乡樟桥村时,竟发现了一处很特别的粤汉铁路遗址——樟河大桥。虽然,这座当年通火车的大桥如今只剩下几个高大的桥墩和一块石碑,但刘专可认为,其历史价值不容小觑。
 
    发现大型桥墩

 
    我们在五岭乡的村庄之间穿行,发现那里确实还残存着多截青石板古道。我们踩着沧桑的青石板,走在秋日的田野上,顺着旁边缓缓流淌的樟河望去,忽见远处两山之间的河道里赫然挺立着几个高大的水泥墩子,一看便知,这应该是桥墩。我们惊喜地走近去观察,发现河道里共有两组5个桥墩,其中一组矮的有3个,但其中的一个也只剩下一小截了;另一组高的桥墩有两个,与两山的护坡对接。

    64岁的樟桥村村民杨泽古告诉我们,这些桥墩就是粤汉铁路樟河大桥的桥墩。起初修的是那组矮桥墩,通车一段时间后又重新修了新桥墩,矮桥墩及其最老的那条铁路就没用了。解放后,这里以前一直有人守卫,开始是部队官兵守卫,1969年后,交给当地民兵值守,直到1976年才撤掉了守桥的岗位,而杨泽古正是守桥的10个民兵之一。“我们那时每个月每人有40元工资,还都有枪,从半自动到全自动步枪,仅武器就换了三次呢!”杨泽古说。
 
    粤汉铁路是京广铁路南段广州到武昌间的一条铁路旧称,全长1096公里,从1898年动工,直到1936年才全线通车。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后与北京到汉口的京汉铁路两路接轨,改称为京广铁路。本世纪初,在京广复线和武广高速铁路相继通车后,原粤汉单线铁路便停止运营,后逐渐废弃,结束了它运行近70年的历史使命。

 
    寻找大桥石碑

    谈到樟河大桥,杨泽古的记忆打开了,他突然提起:这座桥在解放时被国民党官兵炸坏了,不过很快又被共产党军队抢修好了,这件事现在还有一块石碑有记载。

    “那这块石碑在哪里呢?”我们连忙追问。

    “就在寸石口旁的山上。”杨泽古说。

    于是在杨泽古的引路下,我们往寸石岭爬去。粤汉铁路经过樟桥村的那座山就叫寸石岭,樟河大桥所在处就叫做寸石口,其实寸石口就是指地势险隘的两山之间的缝隙,像一个窄小的口子,因此很多地方都有寸石口的叫法。

    寸石岭上,我们看到两段小路,小路上虽然都铺了碎石,但一段已经被杂草覆盖,另一段还比较光亮。杨泽古告知,这两段小路都是当年新旧两条粤汉铁路所经地。

    沿着茅草丛生的小路,我们走到一个小山谷里,前面已经没了路。杨泽古说,石碑就在这个山谷的上面,但看来是上不去了。同行的军人出身的廖老师奋勇当先、不顾危险,率先钻进冬茅草、荆棘丛里,有了他的开路,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找到了那块隐蔽在灌木荆棘丛中的石碑。
 
    仔细研读碑文

    说是石碑,其实是水泥碑,高高的水泥碑上,“樟河大桥”几个大字还是很显目,但因为年久风吹雨打,有的字看得不太清楚了。

    刘专可砍了一根树干,把缠绕水泥碑的荆棘打断,我们才得以靠近它。水泥碑四面都刻有文字,皆为竖排繁体字。我们一面一面辨别。其中南面与西面都刻有“樟河大桥”四个大字,南面记载了桥高39米,长66米,铁塔六层,是当时全国第二高桥。西面记载的是修桥的人员为:“铁道兵团二支队廿六□大  衡阳路局第□桥梁队修”。北面碑文从右至左首先是一排大字:“提前二天半”,其次是两排小点的字:“上级命令1949年12月25日完成  抢修……12月23日竣工”,比原定计划提前了两天半完成抢修任务。东面碑文有“破坏日起  1949年10月10日蒋匪溃退时破……”等文字。从碑文可知,樟河大桥在郴州解放时被国民党军队破坏了,然后又在同年底,由新中国的铁道兵团和衡阳路局两个单位的部分官兵及工作人员抢修完工,保证了粤汉铁路的通车。

    杨泽古还介绍,1949年12月抢修建成的桥墩是钢架结构,有六层,从下至上一层比一层小,到1964年又重建了水泥墩子,也就是现在看到的桥墩了。

    “今天发现了这处桥墩和水泥碑,真是个意外的收获。这处粤汉铁路的遗址堪称湘粤孔道旁的奇观。”刘专可兴奋地说,“有关部门应该将此申请为文物保护单位,把这处遗址保护起来,以便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

    图一:寸石口樟河大桥桥墩

 

    图二:寸石岭上粤汉铁路曾经处

 

    图三:杨泽古与樟河大桥水泥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