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苍山记趣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陈晨 通讯员 彭广业 许志华 发布于:2014/12/11
    扶苍山位于桂阳县光明乡和华泉乡交界处,属塔山北缘。当地人叫花山脑、紫顶山、团山石,实际上团山石是扶苍山的主峰,海拔1400余米,略高于泗洲山,山上的扶苍寺被人誉为天下四十八名寺之一,还有石牛吼、鸡啄石、万象岩等名胜。

    扶苍山得名有三。据《同治直隶州志》卷二十一水道志记称扶苍山为州北界高山也。山东巡抚陈士杰在《重修扶苍山寺碑记》中写道:"府眺四周,独此山昂首唳天,而诸峰如子孙环拥老母,山名扶苍,盖出于此"。因为这是至今唯一还能见到的一篇写进史志记述扶苍山的文字,大多持此说。另据当地传说,山上的石狮、石虎、石庙是女娲补天遗下来的,用来扶济苍生的,因而求雨极灵,是全县的求雨圣地,十分灵验,是扶济苍生之山,得名扶苍山。三是据《衡湘稽古录》认为,古桂阳郡是西至苍梧的苍山之托,是苍天在上的苍穹之扶,实乃擎天之柱,因名扶苍。

    扶苍山逸闻传说较多,如山顶的团山石的由来,是因为扶苍与白阜岭原是相邻的两只虎,白阜比扶苍高大,常常欺负扶苍,扶苍不服,上诉天庭,玉帝就给扶苍加戴了一顶帽子,就是今天高耸入云的团山石,因而高出白阜,自此白阜不敢小觑扶苍。在白阜的南麓,有两块巨石被称作为"鸡斗石",相传为两只雄鸡为争雄,常年争斗不已,每斗一次弄得飞沙走石、天地混沌、殃及民间,玉帝闻讯,以苍生为念,派雷神劈掉了石上凤那只雄鸡的利嘴,倾覆在下边那只鸡上,从此再也斗不起来了,现在看到的是一鸡振翅欲飞与滚石相搏。在扶苍山东面宜福村有一处石牛吼的地方,有一只石牛,风吹能鸣,日出流汗,有古人题诗一首"怪石嵯峨形似牛,山中坐卧几千秋,风吹遍体牛毛动,雨滴全身似汗流,任劳任怨声不吼,严寒酷署无人问,至今鼻孔无绳牵,天地为栏夜不收"。传说此石牛是上天怜悯农人之苦,故差遣一牛日夜为民耕耘,见神牌而作见神牌而息,在扶苍山周围的有许多关于济世苍生的地名,如雅里、玉石、宜福、福隆、神牌等村名。

    扶苍山古迹很多,《全唐诗》有唐末桂阳藉诗人刘昭禹就有《登扶苍山》一诗:"尽日行方半,诸山直下看。白云随步起,危径极天盘。瀑顶桥形小,溪边店影寒。往来空太息,玄鬓改非难"。但由于年代久远,字迹湮没,遗迹无处可寻。只有浙鲁巡抚陈士杰的《重修扶苍山寺碑记》。碑记记载:"晓升望日如箕大,赤珠浴水而出,上有古寺,旧云神虎守门,履尾无伤,庙神金身,传云一夜飞至,水旱所祷,民事甚谨"。文中所说的古寺就不扶苍寺。扶苍寺不知建于何时,依托巨石的造化,一半山墙,一半是上部凸出的凌空巨石,下部是凹进的石穴,深造天成,有明嘉靖、万历时塑像石龛诸记。石壁中的一篇刻记写道:"乾隆间有女尼偕徒来,择庙左竖刻修其,蓦化田三亩,道光中修其屺刻者,越十五年增盖石瓦。咸丰八年,七祠如善诸公恢廊祠宇,并增田若干亩供香火"。从有限的历史资料可以看出,扶苍山寺至少有600年以上的历史,但是由于文革期间的"破四旧"寺庙被拆,神像、匾额和所有的文物丧失殆尽,剩下的只是断碑残碣。唯有岩上"扶苍山"三个大字依稀可辩。在现代人的记忆中只有是扶苍山南麓的塔林庵,该寺曾盛于明清,曾被称为天下四十八名寺之一,1958年拆毁时有明朝主持楚堂和尚碑记和舍利。拆下来的砖瓦用来新建光明乡政府办公楼,俗称十八间,砖瓦上有的还标注嘉靖十六年的字样。

    山上的万象岩是一个石的博物馆,有石犬、石虎、石牛、石兔等,还有很多人物世相的造型,栩栩如生,身临其境真正让人领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