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岭——湘粤孔道旁的奇观之四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4/12/27
    “叠折梯云上,南来第一程。双峰盘楚粤,两界划阴晴。路绕羊肠转,肩摩蚁队行。人家山外住,不尽暮烟生。”——清.萧芳桂.《折岭》

    折岭是湘粤古道(郴州段)即骡马古道地势最高、地形最陡峭的一段,是交通的一个重要节点,堪称最典型的湘粤孔道。它的奇不仅因为其地形复杂、位置特殊,还因在这里发生的交通巨变以及流传的民谣、传说及现存的各种遗址等,可谓是最能代表湘粤古道的一个缩影。为了感受折岭之奇,12月8日,记者再次登上折岭,寻找那渐行渐远的骡马古道。

 
    古今交通要道节点
    
    折岭是骡马古道的最险要处,也是珠江水系和湘江水系的分水岭,两边分别是骑田岭主峰和五盖山,盘折而上的折岭号称“ 天堑”。民谣传唱:“麻起胆子过折岭,汗水从头洗到脚”,可见古人过折岭之危险和艰难。
    
    折岭尽管地势险峻,但却是古今交通要道的中心点。和骡马古道不谋而合的是,如今的京广铁路、武广高铁、京珠高速、107国道和过去的湘粤公路、粤汉铁路都从折岭经过,二千年前我国古代工匠们用简陋的测量和修路工具,凭着聪明才智修成的古道,堪与用高科技手段测绘方法修路相吻合,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站在折岭上,遥望南来北往的火车、汽车,耳听一辆辆高铁呼啸着穿山而去,心中顿生无限感慨。交通之巨变体现了人类智慧之高超,沧桑的骡马古道正好映衬出今日交通的发达。

 
    折岭还是苏仙区与宜章县的分界处,折岭上的自然村叫折岭头,属于苏仙区良田镇邓家塘村,而折岭下的自然村就叫做折岭,属于宜章县五岭乡樟桥村。从折岭头下来,在两个自然村的边界上有一口古井,就是骡马古道旁有名的界牌脚井,这口古井虽然已经废弃,但曾经是骡马古道上摩肩接踵的行人补水歇息的好地方,民谣“界牌脚下风吹爽,青石板上排排坐;海烦天愁打白念,汗帕丢起把别个”就是对行人歇息扯谈情景的生动描述。

 
    古道古碑战争遗址

    记者从宜章的折岭自然村往上走,遗憾地发现穿梭在折岭自然村中的骡马古道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窄小的水泥马路。行至界牌脚古井处,快要干涸的古井还在,古井斜对面立着一块石碑,上刻“重修折岭记”的碑题,原来这块就是曾经断裂,现在接续好重新立起来的那块重修折岭的古碑,碑上款署“嘉庆二十三年”,记载了当年重修湘粤古道折岭段时的路途之险和修缮之难的情况。碑文首先简洁生动地诠释了折岭:“由黄岑迤逦而东,两山对峙,怪石巉岩,盘纡,折叠,高入云际,谓之折岭也”。

    一路野菊花满地,登上折岭,欣慰地看见折岭上的古道还比较完好,像一条苍老的青蛇,盘旋蜿蜒着。折岭头自然村的组长段芦海告诉记者,从折岭头到腊园铺还有一段约2公里的古道保存比较完好,且他们村里也有古碑。我们随着段芦海的指引,找到了两块石碑,分别是“慈云庵碑”和“修慈云庵碑”,原来折岭头过去有一个较大的古庵,曾经就在古道旁,其遗址现存一点墙角。折岭头自然村曾经也是一条繁华的老街道,是古代行人休息住宿的驿站,古道旁还有一些摇摇欲坠的老房子,有一间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店铺,据说原来是个酒铺,因为村子里有好几口泉水,好泉出好酒。老酒铺隔壁住着80岁的段声隆老两口,“我们家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就是因为房子快倒了,我们才拆掉重建了。”

    段芦海还告诉我们,村子前面的山上有战壕和碉堡,过去这里发生过战争。我们请段芦海带路,穿过荆棘丛生的树林,找到了战壕和碉堡遗址,可惜碉堡只剩下一些石块了。折岭由于其交通关口的特殊位置,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发生战争在所难免,但究竟是什么战争,村民们都说不清。

 
    民间传说趣味横生

    关于折岭的来历,从樟桥村走出去的宜章县原计委退休干部、85岁的吴明亮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民间传说。一天,铁拐李修东海回来,挑着一担簸箕路过五岭乡,发现此处有仙在洞中修炼,就故意停下来歇息。歇息时,铁拐李把簸箕磕了几下,想把簸箕里的泥土磕干净,结果两只簸箕里磕出来的泥土分别变成了折岭头对面的两座山——石寨和泥寨,而他的那根扁担就变成了折岭。
    
    而在郴州民间,则广泛流传着打赌修路的故事:说是原来的骡马古道路面狭窄,清朝年间,有一个高中状元的京官彭浚,乘着两人抬的轿子,在折岭下的界牌脚,与一顶四人抬的轿子相遇,双方都不肯相让。于是打赌,谁的官小,谁就出钱修路。四人抬的轿子里坐的是宜章县令。双方递过名刺,宜章县令一看“天子门生”,慌忙从轿子里出来,向彭状元打躬作揖,赔礼认错。彭状元幽默地说:“错不在你,在这条路。刚才的赌局要作数哦!”宜章县令很为难,说修路要花巨款,很难筹集到。彭状元说:“你这人好呆痴,我送你八个字,‘官出于民,民出于土’。”宜章县令茅塞顿开,回去就摊捐入亩,很快筹齐了款项,将这条路修成了一条大道。《郴州直隶州乡土志》称:“此路自郴至宜,长九十里,阔皆九尺。嘉庆时,彭修撰浚经此,悯人骡两夫拥挤不堪,乃委宜邑令某为总理,筹款兴修。”彭浚﹙公元1769~1833年﹚,字映旗,号宝臣,衡山人,清嘉庆10年﹙公元1805年﹚考中状元,之后任翰林院修撰,道光年以后,任会试主考官。这些史籍记载都印证了民间的传说。

    “陡出山奇峭,天成折岭名。人家山底住,坐对翠岚生。怪石剑簇峰,流泉琴韵清。宜章新问俗,犹是楚乡程。”读一首清代聂镐敏的《入宜章界过折岭》,不由得再次感叹折岭之奇、之险。

 
    图一:折岭上古道与高铁并存


 
    图二:折岭头组保存尚好的骡马古道

 

    图三:干涸的界牌脚古井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