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杨宪益的《郴州记事》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张式成 发布于:2012/3/20
    曾经驻足郴州9天

     前不久中英两国文化人士在伦敦,纪念了我国著名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专家、中外文化活动家、诗人、民革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委员杨宪益逝世一周年,英国传媒称杨宪益去世震动国际翻译界。这使我想起杨宪益先生在他的翻译生涯中曾与郴州结缘,郴州人非常热情地接待过这位“中西文化的桥梁”的翻译大师和作家,而他对郴州印象之好,竟至一气连写10多首诗记录南行之旅。

    杨宪益先生在自传中回忆,改革开放后他出任《中国文学》(英文版)主编,同他的英国籍夫人、著名翻译家、中外文化活动家戴乃迭在外文出版社提出“熊猫丛书”的出版计划,把中国古典名著文献,现代巴金、沈从文、老舍、王蒙等人的著作,还有青年作家古华描写“文化大革命”中的农村生活的长篇小说《芙蓉镇》等,翻译介绍到国外、西方。时在1982年,当年春天,郴州作家古华的《芙蓉镇》荣获中国文学最高奖“茅盾文学奖”。10月初杨先生办了离休手续,4日同夫人专程来到郴州。

    杨老伉俪在郴州9天,考察古华学习、工作、生活、创作的环境、背景和出生的家乡,以利翻译工作,同时也旅游了9天。

    留下《郴州记事》14首
 
    期间,杨先生偷闲撰写了一组七绝《郴州记事》,共14首。没设小标题,笔者不揣愚陋、大胆代劳并加校注:
 
    第一首《骑鹤下郴州》:如鱼入海喜离休,来作湘南数日游。未有腰缠十万贯,如何骑鹤下郴州。
 
    (杨老自注:1982年10月,获准离休,去郴州游览九日。古语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此次南游,自费有限,而公家所用不赀,此亦社会主义之优越性也。)
 
    第二首《朝游苏仙岭》:三更薄醉入郴州,朝起苏仙观里游。岭上芙蓉颜色好,得风流处且风流。
 
    (杨老自注:抵郴州次日游苏仙岭,主人索书,辞以字陋,不得已,书此应之。所谓“得风流处且风流”者,辞不得已,只好冒充风雅耳。)
 
    第三首《秋怀秦少游》:秋山石径觅仙家,一路芙蓉满树花。若使少游生此日,居郴应不念京华。
 
    (杨老注:去苏仙观道上,古有三绝碑,录少游贬居郴州时所作词,有苏东坡跋,米元章所书,故称三绝。)所谓“跋”是解说者言,实为“苏东坡语”。
 
    第四首《三绝碑》:三绝原碑不可寻,洞前双鹿貌犹新。如何红卫兵来日,只斫文章独舍君。
 
    (杨老注:三绝碑原在白鹿洞前,闻原碑已为红卫兵辈所毁,今存碑文盖新刻,洞前有泥塑双白鹿,状殊可厌。)不知是陪同者还是别的什么人,误导杨老说:三绝碑位置本来在白鹿洞前,“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毁于“红卫兵”之手。其实,三绝碑在白鹿洞上方石壁。被“文化大革命”煽动的学生红卫兵砸掉的,是原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填词的《踏莎行》、原中宣部副部长胡乔木修改一字、中共中央理论刊物《红旗》杂志总编陈伯达用行草书写,如此三者合一所刻之碑,时人称作“新三绝碑”。“文革”展开后,随着党内才子陶铸被批判“打倒”,此碑被砸。
 
    第五首《苏仙塑像之一》:裸露依然处子身,是男是女实难分。神仙自有阴阳体,不著袈裟见本真。
 
    ( 杨老注:相传苏仙名苏耽,原为幼童,于此得道升天,观中有苏仙塑像,未著衣饰,有似西国维纳斯女神像。)苏耽本是道教人物,自然不著佛门袈裟。
 
    第六首《苏仙塑像之二》:颈折身残亦可哀,苏耽只是地仙才。无钱难买升天路,以故中途跌下来。
 
    (杨老注:苏仙观庭中有泥塑苏仙所骑鹤像,委置瓦砾间,颈折身残,状殊可怜。)注文明白告诉我们,经过“文革”破坏的苏仙观1980年时的状态,当时仍处于修复中;苏仙塑像,在大殿正中,殿里没有佛像,更不叫什么“南禅寺”。
 
    第七首《桥口镇小景》:桥口阴阴柑橘林,枝头果实引鸣禽。临流不见芙蓉女,往日佳人何处寻?
 
    (杨老注:又次日游桥口,有柑橘林场,往日作家古华曾在此当工人。)郴州地区农科所、地区农校都在原郴县桥口镇,镇临耒水东江,青石板道、吊脚楼等旧貌与古华笔下的“芙蓉镇”相似;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古华由地区农校毕业后分配到地区农科所做农业技工,七十年代中期由这里调郴州地区歌舞剧团。

    第八首《嘉禾塘村墟》:孩童蜂拥更相呼,竞看洋人过广衢。如入宝山空手返,塘村今早不逢墟。
 
    (杨老注:游塘村墟,当地逢一三五有墟集,未逢墟日,只见空场,颓然而返。古华小说《芙蓉镇》曾以此地为背景。)塘村墟在古华的家乡嘉禾县,是湘南有名的牛市与铸造之乡(现为塘村镇)。当时乡村墟上的孩子们,见到高鼻蓝眼的英国人戴乃迭夫人自然感觉稀奇。
 
    第九首《嘉禾县书记》:嘉禾过去古华城,书记殷勤远客迎。七品县官非小丑,喜看白面好书生。
 
    (杨老注:嘉禾县城为古华幼年居地,当地齐书记闻有远客出迎,自谦云:愧为七品芝麻官,因舞台上皆作小丑状。故书此慰之。)时任嘉禾县委书记姓齐名大德。
 
    第十首《郴州米酒》:郴州佳酿乳花香,盛满琉璃胜玉浆。为有主人能醉客,不知今夕在他乡。
 
    (杨老注:郴州无好白酒,而当地米酒颇香洌,古华携五斤来,用大玻璃杯畅饮尽之。)杨老乃我国文化艺术界著名酒仙,戴乃迭夫人也杯中物不断;喝了醇香可口的郴州米酒,中英两个老酒客赞不绝口。
 
    第十一首《郴州北湖》:北湖风物最宜人,铁索桥头笑语频,老学少年君莫笑,罗浮山下四时春。
 
    (杨老注:游北湖公园,有长征路、铁索桥,当地儿童争攀登之,亦间有老人过桥,而矫健殊不及小儿。)此诗描述了开放给郴州人带来的精神面貌变化。
 
    第十二首《嘉禾伴嫁歌》:喜听嘉禾陪嫁歌,东江水暖浴双鹅。楚娃最是多情种,哥爱青山我爱哥。(
 
    杨老注:文化局刘局长约当地歌舞团员唱嘉禾民歌,其中《陪嫁歌》见于《芙蓉镇》小说中,诗中所谓“双鹅””哥爱青山“等引自古华所作歌词。)陪嫁歌即伴嫁歌,刘局长是当时的郴州地区文化局副局长刘典选。
 
    第十三首《莽山奇闻》:莽山路上少人行,坐听清泉激石声。林场主人情意厚,晚来开讲蟒蛇经。
 
    (杨老注:游莽山林场,留两日,莽山原名蟒山,传言当地有巨蟒,口大如门,人可立行而入。晚间当地蓝副场长为讲蟒蛇故事。)地处宜章县的原始次生森林区莽山当时是省国营林场,我曾在那里工作了6个年头,古华专门去我处体验生活与采风,后写出获全国短篇小说奖的《爬满青藤的木屋》。日后他再赴莽山,埋头写出长篇小说《芙蓉镇》初稿。
 
    第十四首《郴州蜜橘》:郴州处处打秋风,整日消磨饮宴中。 归载橘柑三百颗,主人惊道过蝗虫。
 
    (杨老注:游郴州9日,4日离京,15日返京,主人招待极殷勤,临行又载去橘柑四五十斤,所谓“三百颗”者,盖大约数也。)地区农科所的蜜橘远近闻名,杨老伉俪离郴回京,古华请所里用纸箱装了约50斤,送他们上48次特快列车带回北京。

    杨老调侃这10多首属于打油诗。确实,这是他信手拈来的“杨式打油诗”,今天读来仍然那么亲切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