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功勋唐天际将军

来源:郴州网 作者:张扬践 发布于:2015/1/24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安仁县华王乡周边一带,人们曾经广泛传唱着一首《十字歌》,其中第一段是这样说的:“四字写起笔连笔,安仁出了唐天际。发动农友打土豪,跟着朱德上江西。”歌词中提到的唐天际,1904年10月22日出生于安仁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5年加入共青团,1926年转为中共党员。他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湘南起义、井冈山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率部参与太行反围攻、反扫荡和百团大战;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和辽沈、平津等重大战役,参与领导了长沙和平解放,卓有成效地开展了争取国民党高级将领程潜、陈明仁起义和改编旧军队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唐天际将军历任兵团政委、省军区司令员等职务,曾率领10万解放军官兵和20万民工胜利完成新中国第一个大型水利建设工程———荆江分洪工程,受到毛泽东主席的赞扬。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名高级优秀指挥员,他凭着赫赫战功,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获得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还先后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
 
    身怀大志投身革命


    唐天际少年时期勤奋好学,身怀大志 1921年考入湖南法政专门学校,在该校读书时候,他就开始接触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等一些进步理论,积极参加反对军阀的爱国学生运动。 郴州网


    1925年春节后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唐天际悄悄离开家乡,只身步行一百六十余里,奔赴雁城衡阳,去寻找共产党!在衡阳期间,唐天际参加了由湘南团委组织的学生演讲队,深入衡阳附近农村大力宣传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唐天际操着浓重的安仁口音,到田间地头,到农家庭院,不辞辛劳地开展宣传活动,乡亲们非常喜欢这位精神抖擞、特别活跃的青年。经过组织的细致考察 ,1925年5月,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年7月,唐天际由衡阳市党、团组织推荐,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穿上了崭新的军装,实现了他从小梦寐以求的当兵拿枪、保家救国的愿望。


    1926年春天,他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调到北伐军中路前敌总指挥部做宣传工作, 1926年9月在广水火车站,由北伐军中的共产党员熊受宣、邵杰生介绍,正式转为中共党员。在东征、北伐等战争中,唐天际担任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政治部宣传队分队长、第三十六军一团三营党代表、第二十军军部特务连副连长。1926年,受党组织委派回湖南工作,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八军湖南政治讲习所学习。唐天际对 “两把菜刀闹革命”的神奇将军贺龙仰慕已久,在武汉时候,经人介绍来到贺龙指挥的二十军,贺龙上下打量着英武、壮实的唐天际,拍了拍他肩膀说:“嘿,是个带兵打仗的料。欢迎你!”,暂时安排他到警卫一连当了个副连长。7月底,唐天际随二十军由武汉开赴南昌,之后,参加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南昌起义。起义的时候,唐天际见强攻不下,就带领几个战士,从居民家里找来梯子,翻墙进入敌司令部,与兄弟部队配合,前后夹击,终于攻下了敌人死守的司令部。 经过4个小时的激烈战斗,至凌晨6点,起义部队全部解决了驻扎在南昌市区及城郊的敌军。 南昌起义胜利后,唐天际调任南昌卫戍司令部队副官长。按照起义部队的计划,8月6日,唐天际正欲随最后一支部队离开南昌,卫戍司令彭干臣急匆匆地过来找到他,说组织上要他留下来了解敌人的一些情况,并设法与毛泽东带领从袁州来参加起义的武装取得联系。起义部队撤出南昌后,敌人疯狂反扑,一连三天紧闭城门,戒严搜捕,唐天际困在一个小店里,在同情革命的群众帮助下,把需要了解的敌情了解到了,该办的事情也办完了,就巧妙躲过了敌人的搜捕, 逃出南昌城去寻找自己部队,唐天际打着赤脚,空着双手,身无分文,星夜赶路。饿了,要点残食充饥;困了,露宿甘蔗地里,艰辛、困苦难不倒革命者。在没有找到自己部队的情况下,为了找党,唐天际从广东辗转到了上海,他,饥肠辘辘,一无所获,又转回到武汉,在白色恐怖下,唐天际不屈不挠,终于与党组织接上了头,中共组织指示他返回家乡从事革命活动。


    英勇善战功勋卓著
   
    唐天际辗转回乡后,立即在当地开展革命活动,1928年1月发动本县农民暴动,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并担任安仁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他组织安仁农军,与耒阳、永兴友军配合,打通了上井冈山的通道,策应朱德率领参加湘南起义的部队东进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1928年4月8日,唐天际率领县苏维埃党政机关干部和参加暴动人员组成的安仁八百农军,打着“安仁工农革命军”的旗帜奔向了井冈山。5月4日,天刚亮,唐天际就带领安仁农军,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与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部队的会师大会,安仁农军全部编入第十师二十八团,唐天际任第十师党委秘书。唐天际平生的愿望是为国家、为受苦的劳苦大众冲锋陷阵,带兵打仗,他要求到基层去,朱德、宛希先商量后,调他到二十八团任团党委委员,唐天际到任后,很快就显露出过人的组织能力和扎实的工作作风,受到毛泽东的赞赏。1930年10月,唐天际任红军六十四师参谋长, 12月30日, 龙冈战役打响,唐天际按照师长栗裕的命令,率领队伍配合兄弟部队,一举歼灭敌军第十八师,活捉敌师长张辉瓒,缴枪八千余支,取得了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随后,参与有关战斗,粉碎了敌人的第二和第三次围剿。这期间,唐天际两次负伤。1934年4月,敌人集中十一个师的兵力,分左右两路进攻广昌,战斗中,唐天际因为反对李德的错误主张被撤职,旋即调任红三军团五师政治部主任,参加高虎和万年亭之战,当时,战局对红军相当不利,针对这种情况,,唐天际战前带领政工人员深入到各个连队,召开党支部大会,进行战前动员,开展班、排讨论,指战员的士气上来了,战斗力明显提高,他们顶着敌人的飞机、大炮,一次又一次同冲上来的敌人展开肉搏战,击毙敌人四百余人。高虎和万年亭之战,给了蒋介石部队以重创,成为第五次反围剿的亮点。1934年10月,唐天际随三军团红五师踏上了二万五千里漫漫征途,在强渡湘江的惨烈战斗中,他把政工和宣传鼓动工作做到了炮火纷飞的最前沿,做到了战友们的心坎上。到达陕北后,先后任三十一军参谋长、援西军宣传部部长等职。在频繁的战斗中,他英勇杀敌,顽强奋战。
 
    在抗日战争中,唐天际率部给日寇以痛击,。一次,为了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唐天际率领晋豫边游击队协助主力作战,与当地的区干队、村自卫队、游击队一起,发动群众在主要道路上埋地雷、挖陷阱,垒石头、堆芦苇,日军机械化联队来势凶猛,唐天际率领战士们静静地埋伏在公路两侧的山坳上,待日军进入地雷阵后唐天际一声令下,敌人的重型武器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已被毁了大半!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游击队和八路军共歼灭日军600多人,击毁日军装甲车和汽车30余辆,缴获日军机枪20多挺,晋豫边军民第一次对日作战取得了很大的胜利。1940年2月初,唐天际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第一旅政委, 8月,新一旅参加了举世瞩目的百团大战,主要任务是破坏安阳至磁县间的铁路和长治至潞城间的公路,一天,唐天际带领新一旅二团趁着夜色,深入敌人阵地,突袭长治机场。他命令侦察连反复利用探照灯照射的几次空档,快速进入机场,摸近敌人的岗哨。随着“哇、哇”几声惨叫,探照灯黑了下来。爆破手迅速冲进机场,停在机场上的3架飞机和14辆汽车以及一座汽油库同时爆炸。当日军机场警卫队冲上来时,八路军带着胜利的喜悦撤得无影无踪了。1943年3月,他调太岳四分区任军区司令员,他率部彻底粉碎了日军吹嘘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战术”的秋季扫荡,开辟新区,扩大根据地,重建了晋豫边根据地。1945年春,唐天际赴延安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从此踏上了新的征程。

    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任中共吉东省委书记兼吉东军区政委、吉林军区和东北前线第一指挥所副政委兼主任、东北第一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湖南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等职。新中国成立,先后任二十一兵团政委兼桂北剿匪委员会主任,湖南军区司令员,荆江分洪工程总指挥兼工程部队司令员、政委,中南军政委员会财委副主任兼建筑工程部部长,军委防空部队政委、军委财务部第一副部长、总后勤部副部长等职。为肃清匪患,安定社会秩序,搞好中南财经工作,加强人民解放军防空力量、财务工作和后勤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在任新中国第一个大型水利建设工程总指挥兼工程部队司令员时,克服了经济和技术上的种种困难,很好地完成了荆江分洪工程,对根治长江水患、造福人民作出历史性的贡献。

    身居高位坚持原则

    1949年,唐天际任省里的领导,二十一兵团政委,驻长沙。他邀请安仁平山的刘嘉乐到他那里住了几天。这位刘嘉乐是他的“隔年老庚”,他俩从小就玩得好,一起上过私塾,打土豪的那年头刘也参与过,后来一直在家务农,唐天际拿出自己家里最好吃的请他吃,临别又送了他钱和一些吃的东西。回到家里,刘嘉乐逢人就说唐天际这位大官如何念旧,善解人意,真情溢于言表。唐天际对为革命献出生命的战友更是念念不忘。 同一年,他因公务顺路回了到家乡安仁华王庙,一下车,还没有回家就马上去慰问烈属,在烈士唐儒家里,唐天际从自己工资中拿出一百万元(旧币)赠给烈士的母亲。
  
    他对自己的家人要求十分严格,从不利用手中权力为亲人谋取任何私利。他大儿子唐如开    1944年就跟随着王震、王首道率领的抗日部队南下支队参加了革命工作, 1949年正式参军,1950年就当了排长,后又当协理员,所在部队领导准备提拔其担任营团职务领导,唐天际得知后既做部队领导工作,也做唐如开的工作,大家被唐天际同志坚强的党性原则深深感动。1956年,唐如开转业任安仁县交通局副局长,按政策他可以 享受处级干部待遇,如开同志请父亲给地方领导讲一讲,解决待遇问题,唐天际对儿子说:“要为党和人民做贡献,不要去争待遇。”以后,如开同志再也没有提过这一类的问题。唐天际的言传身教,对唐如开有着很大影响,在工作中,如开同志积极苦干,待人随和,没有一点高干子弟的作派,在单位同事中有崇高威望,直到离休时候还是县交通局副局长,但唐如开同志没有丝毫怨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唐天际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掌管全军物资发放,可以说是手握大权,他想穿件高档服装,只要开口,马上就有。但是他常常几年都不去领一套新衣服,旧衣服的补补又穿。一次和警卫战士打台球,不经意脱了外面的军装,只见里头的衬衣前后竟打了几块大补钉。1961年,唐天际陪越南军事代表团去满洲里,他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让随行人员孙学著买水果和香烟招待客人,商店开了张发票交给孙学著准备报销。唐天际知道后,就把发票要了过来,当着大家的面把那张发票撕了。孙学著说,唐副部长,三百块钱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啊,虽然目前国家暂时困难,但这么大一个国家也不在乎这几个钱,何况你家并不富裕呀。唐天际认真地说:“有了国家才有我们的小家。每个人都能为国家减轻一点负担,国家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
    
    1989年2月20日,唐天际同志在北京逝,享年85岁。 党和国家高度评价他忠于共产主义事业,坚持党性原则,顾大局,识大体,处处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襟怀坦白,光明磊落,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不计个人得失,为人正直,廉洁奉公,谦虚谨慎,团结同志,作风民主,公道正派,联系群众,生活简朴。还称赞他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家和政治家,是优秀的后勤工作领导者。
 
    文韬武略军中儒将

    唐天际同志是一位身经百战成长起来得解放军高级将领。他既是我军一位能征善战、功勋卓著的优秀指挥员,还是一位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儒将,古典诗词、书法艺术都具有深厚的功底,特别是书法艺术造诣颇深,他的书法艺术在军内外都具有崇高的地位,享有将军书法家的美誉。他生前曾经给很多单位、很多文朋诗友包括党和国家的一些高级干部题写了书法作品。安仁烈士陵园纪念碑上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及碑文、苏仙岭飞升亭的楹联“乡关不见重归鹤,姓字今为第几仙”、井冈山会师纪念碑的碑文都是将军的杰作, 总后勤部香山干休所、毛泽东故乡韶山、刘少奇故乡花明楼、郴州一中、苏仙宾馆等很多地方都留下过唐天际将军的墨宝。

    唐将军一生戎马住惚,怎么成为名闻遐迩的书法家呢?一些书法爱好者曾带着这样的问题去请教他,唐天际是这样回答的:“我的字是靠沙子和石灰水练出来的。”他出身贫苦,没念过多少书,十多岁的时候就到一个裱糊店里当学徒,干这一行要会写字,但他又买不起纸笔,只好用树棍当笔,沙地当纸,刻苦地练,就是靠这个办法打下了写字的基础。参加革命以后,但只要战事稍闲,他就会静下心来坚持练字。在举世闻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唐天际和部队里的宣传队员一起做宣传鼓动工作,用石灰水刷写宣传标语,走一路刷一路,因此他写字也就写出了名气。唐老曾经语重心长地告诫那些向他求教的书法爱好者:“写字没巧,贵在多练。我快80岁了,还在练。” 几十年的风雨人生征尘,唐天际同志学而不辍,锲而不舍,值得我们后辈人学习,他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优秀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