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没无闻的桂阳籍黄埔一期学员张华国

来源:郴州网 作者:张日生 发布于:2015/2/4

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被誉为“天之骄子”,是现代中国政治、军事社会一个特殊引领群体。黄埔一期生,对于中国国民党及其国民革命军、对于中国共产党及其人民军队的建设和发展,曾经起到了关乎生存发展的作用和深远历史影响。值得桂阳人骄傲的是,桂阳籍的黄埔第一期学员有三人:李青、刘基宋、彭宝经。但有一个叫张华国的却没有记载,在研究黄埔军校的所有网站都找不到张华国的名字。张华国是何人也,为何说张华国是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呢?


张华国,字拯民。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正月二十日(公元1900年2月19日),殁于1949年2月5日,桂阳县舂陵江镇龙泉湾村人。他死时,其子才十二岁,对父亲的事情并不知道多少。 http://www.chenzhou.com.cn/


笔者从家谱中找到两篇人物略传才对张华国有了初步的了解。一篇是华国之父的略传,略传中说:“(华国)毕业桂阳甲种师范,继入衡垣新民中学。北伐军兴领南,为训练干部人才策源地,华国即仗剑而行,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学成随军宣力,所至有声。”这篇略传写于1941年,作传之人是华国的授业老师。作为传之后世的家谱最注重事实,那么这段文字应该是可信无疑的,只是这段文字并未说明张国华是黄埔哪一期的学员。


另一篇则是张国华本人的略传:“故房叔华国,字拯民,幼怀大志,好读书。其父理财有术,家小康,尚能供学资。房叔有志于学,毕业甲种师范学校,及长弃文就武,考入黄埔军事学校,政治训练接受严格军训及培育学习,军伍生活卒业,随军北伐,历任部队政治指导员,屡著战功。北伐胜利,御戎归里,执教鞭以普及教育,颇费精力。抗日战争时曾任乡政府要职。适应战略方针,巩固后方,争取胜利,克尽己守。房叔能文善武,曾读五经,颇明韬略,性善心忠,正直廉洁,可说清白无私,比美饮马投钱。故晚年生活困难,幸叔母贤淑,能作无米之炊,然穷而无怨。解放初期,新党执政,房叔以伪朝官吏,见惧,畏首畏身存世,何自辞离人世,私入天堂,呜呼哀哉!”这一篇对张国华的情况介绍得更为详细。里面指出,张华国随军宣力参加的是北伐战争,但仍未指出华国是黄埔哪一期的。这篇略传的作者则是本村参加黄埔军校学习的张道佳老人,看来张国华参加黄埔军校学习是肯定无误的,那怎么知道他参加的是黄埔一期呢?


张道佳老人告诉后人:华国参加的是黄埔军校六个月的短训班。我们知道,黄埔军校六个月的短训班唯有第一期。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网络中查找黄埔一期学员的资料,然而还是没有发现张华国这个名字。我又查了黄埔其它期次的学员资料,也没有张华国的名字。


郴州网

张国华之子告诉笔者:“我爹确切的学习地点是在黄埔军校。他在军校学习时接到家中来信,说我爷爷病了,我爹最为孝顺,也就请假回来了。学校里还给了我爹一个银元作为回家的盘缠。学校交代说,学校就不用回了,等你回来你这期的学习也结束了,你就在家听候通知吧。”或许这就是找不到张国华在黄埔学习的档案的原因吧。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我问:“有没有什么凭证能证明三爷爷是黄埔军校学员?”


得到的回答是:“哪里还有?一九四九年以后,家中的一切纸质的东西全都被农协会搜走了。我记得爹还给我看过他的黄埔同学录的,同学录中有371人的相片和人物介绍。这些相片是不是全是学员我不知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371这个数字与黄埔一期正式录取的学员相当接近的。根据《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史稿》第一卷第一篇所载:“1924428第一期学生考试放榜,其中:正取生350名,备取生100名。”而陈予欢所著的《初露锋芒——黄埔军校第一期生研究》中也明确指出:“除文中所列一期生外,仍有个别一期生的学籍和身份需要加以认定、说明。”


“天之骄子”如此称谓,何其荣光!张华国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却榜上无名,又何其哀哉!我想他老人在世时对此虚名并不怎么看重,他对家人、邻里并无多少炫耀,除家人知道点滴消息外,邻里乡亲们都不知情。他的后人也没把这件事当成光宗耀祖的事,直到今天,张国华的后代们从未向政府和有关部门要求认定此事,所以桂阳各界对张华国这个名字并不熟悉。 郴州网


从张国华之子口中笔者还得知,张华国其实是厌恶战争的。北伐胜利后,国共两党也分道扬镳。他老人家深知内战对人民和国家造成的灾难。于是北伐之后旋即“御戎归里,执教鞭以普及教育”。返乡后,他先后在家乡的村小、余田监湖书院教书。


http://www.chenzhou.com.cn/

地方政府非常看重张国华的才干和名望,县长三番五次地来请他到政府任职。他经不起县长的“三顾茅庐”,终于答应就在自己的家乡十字乡公所任个管后勤的闲职,可就是这个闲职给他带来了致命的麻烦。


1944年,日军开辟湘桂战场,途经桂阳县十字乡,把乡公所张国华管辖下的400余担谷劫掠一空。事后,国民党政府并未责罚张国华。1949年初,张国华看到国民党大势已去,对被鬼子劫掠的400多担谷一直耿耿如怀,作为旧朝官吏很是畏惧,深怕新政府翻这个旧帐。为了不拖累家人,一根长绳,辞离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