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子湖传说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李经通 提供 曾庆清 整理 发布于:2015/2/6

在舂陵江黄田滩水东岸的鸡公岭北面,有一口废弃的矿井,当地人称“癫子湖”。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相传清顺治初年,癫子湖刚刚开采,其中有个矿工叫唐克周,衡州府人,早年乞讨流浪至此。一天,他在看老板们打牌,巧的是他站在哪方哪方就赢钱,老板们就开玩笑,说他有财运,让他把工钱拿来入股。说来也怪,他一入股,矿脉真就打开了,于是唐克周一本万利,没几年就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


饱暖思淫欲,唐克周花重金买来四个漂亮的姑娘,昼夜行乐,不久又利用姑娘们去勾引其他的矿老板,然后故意捉奸,巧取豪夺,把他们都赶走,独霸了整个矿井。 郴州网


却说有一天,来了一位双目失明的老婆婆,声称唐克周是她儿子。唐克周当时面红耳赤,连说不认识她,怒吼着把她赶出了房门。老婆婆在矿井外向工人们哭诉:她生出唐克周才十个月,丈夫唐天元就被乱兵所杀,她卖屋葬夫,住进茅房,含辛茹苦把唐克周拉扯大。唐克周两岁时,有次从床上滚下来,落到火炉上,把屁股烧伤了。她求神拜佛,到处寻医问药,后来唐克周伤好了,但身上留下一块好大的疤。十六岁那年,唐克周离家出外打工,谁知一走就是二十年杳无音讯,她终日挂念,以泪洗面,日久双目失明。后村人传言,唐克周在某地发了大财,她立即从衡州府寻来,一路乞讨,一路打听,整整找了一年。


http://www.chenzhou.com.cn/

听老婆婆这么一说,大家都十分感动,不知何时已站在人群中的唐克周的四个姑娘,主动过来告诉她,唐克周就是她儿子,他屁股上确实有一块伤疤。她们好话安慰老婆婆,然后走进房里,劝说唐克周与母亲相认。唐克周骂她们多事,像他那样的有钱人,怎么会有这种又穷又瞎的娘呢?这简直污辱了他的身份!无奈,四个姑娘各自拿了些私房钱,出来交给老婆婆,劝她回家算了,只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不料,唐克周在房内听到后,气冲冲地奔出来,一把夺过老婆婆手中的钱丢下矿井,骂骂咧咧地赶她走。老婆婆顿时万念俱灰,哭拜道:“天惶惶地惶惶,唐克周不认娘——”便一头撞死在矿井口旁的风箱上。矿工们十分怜悯老婆婆,凑钱买了口棺材,把她葬在矿井对面的山坡上。


那天晚上,唐克周梦见九匹白马进入矿井,其中一匹折断了一条腿。醒后他一琢磨,“白马”不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吗,他现在发了这么大的财,还仅仅是“折了一条腿”,“九匹马”得发多大的财啊!于是,他决定大力开挖矿井底桩。不料底桩打开后,大量的地下水涌流而出,十几台竹子做成的水车昼夜不停地抽水,连续抽了好几个月才把水抽干,工人们真的采到了金光闪闪的生银子(过去人们把尚未加工的铜砂称作“生银子”)。唐克周满心欢喜,叫工人们赶紧采运矿砂,谁知刚一挖,大股的水流又急涌而出,迅速淹没了桩头。唐克周只得再添置水车,加派人手抽水,几百号人忙忙碌碌了许多天终于再次把水抽干,可是正准备采矿,更大的水流发癫似的钻上来,矿洞片刻积满水,变成了一个深湖。唐克周气急败坏,不甘就此罢休,继续大量雇工抽水采矿。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如此反反复复,唐克周眼看着自己的钱财耗费殆尽,而矿砂却依然无法采出,心急火燎,一头栽倒在矿井口,不省人事。唐克周的四个姑娘连忙把他抬进屋,请医诊治。几天过去了,唐克周奄奄一息,依旧没有醒来。四个姑娘坐在床边唉声叹气,最后一合计,再这样耗下去只会人财两空,大家终将困死在此。于是一天晚上,她们叫来几个矿工,趁黑把气息尚存的唐克周塞进矿井口的风箱里,抬到附近埋了。然后,姑娘们把唐克周剩余的一点钱瓜分,连夜各奔东西。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后来,人们在矿井口立碑纪事,警诫世人,碑中有八个大字:“忘恩负义 ,天地不容”。可惜八十年代,由于乱采乱挖,石碑已被矿渣掩埋,但这个故事流传甚广,至今人们还常用来鞭策后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