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稚浚明何清华.

来源:郴州网 作者:日影 发布于:2015/3/8


    何清华幼年勤奋好学,16岁参加童子试,被录取为庠生入州学,后又考入京师译学馆(今外国语学院),专修德文,经奏授奖,钦赐举人,被分派到外务部任七品京官。随即赴德国、日本,曾任职中国驻日本公使游学监督处。民国初回国,历任交通部邮政、电政两司主事兼秘书,特派劝办实业专使署秘书,交通部驻天津电科转运处处长等职。

   办校育人  科学救国

    抗日战争前夕,何清华先生被调江西九江,任庐山军官团少将,德文教官。其间亲撰《德文辞解》、《德文介辞》等学术专著,深得蒋介石赏识,特薪为每授一节课为百块大洋,并专人抬轿接来庐山,课后连同现洋送回九江。因为先生身材矮小,其貌平常,且不拘细节,经常手持长杆铜头旱烟筒,用作拐棍,边走路边抽烟,往返校内,学校师生认为有伤大雅,窃窃私语,啧有烦言。蒋介石得知后,多次劝其注意仪表。但先生毫不在意,依然你行我素,依故以正人君子自居,不与那些徒讲仪表的卑鄙政客为伍。有一年,先生在自家门上亲撰联贴:“高官厚禄敢望华府,歪心斜影莫进蓬门”,横批“且思且行”,以明心志。1937年,日寇侵华,局势紧张,他深感仕途无聊,倦心日重,认为只有“科学救国”,才能使国家强盛,便萌发“兴学育人、以图报国”之念,遂于1938年毅然辞去教官职务,决心回郴县老家。启程时,船过九江,狂风骤起,因装载36大箱书籍和值重家当,船只不能承受。他视书如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唯知识可贵也”,毅然丢弃值重家当,甚至整箱大洋,直到船只安稳过江。先生一生高洁,甚爱书籍,别无长嗜。数个册铜板纸质书籍,土改时烧了三天三晚,真难得的宝贵财富啊!他刚回到郴县时,地方官绅登门拜访者甚多。他一概闭门不见,严正申明自己厉行“四不”,即一不讲案子,二不走衙门,三不看戏,四不与人吃喝漂赌,只专注于三件事:看书、兴教、育人。他见村中许多适龄孩子在外玩耍,就问:“为何不去上学读书?”,小孩回答道:“家里没钱请教书先生。”他便邀集族内叔侄商议,在本村办了一所“增湖何家小学”。这是一所私人学校,他自己任教师。他讲课深人浅出,循循善诱,诲人不倦,附近青年纷纷慕名前来就学。学生谢安民受教之后,欲报考湖南三师,苦于家中拿不出报名费,先生得知即拿出3块大洋,并利用暑假辅导其复习化学课程,使他得以考中。谢安民从三师毕业后,终生从事教育工作。他常对人说:“何校长是我的恩师,我终生难忘。”话语简朴,情深意切。1940年,先生正式筹办中学。他积极奔走呼号,争取得到黄士衡、萧文铎等社会官宦名流支持,又邀请本族大户—村头何家、石壁潭何家,及油山何家的父老乡亲开会商议,大力陈说:“我在外那么多年,于家乡尚未效力,这次回来后,想为族内办3件事,即办一所族立中学,修一部《大塘何氏族谱》、刻印一套《何文简公文集》。第一件事是先兴办中学,首先解决备案田和办学经费问题。”他提出了具体详细的筹办计划:将自己的40多亩水田和族内所有的公会田都捐给学校作备案田;族内计划1200多男丁,可捐谷子360石左右,作为办学经费;以县城北街何文简公祠为校址;为纪念大塘何氏鼻祖浚明公,定校名为“浚明中学”。与会父老一致同意这个计划,并公推先生组织筹建事宜。在筹备过程中,还几经波折。备案田产不足规定要求,先生只好将胞弟何若谦之田产40多亩擅自登记备案。北街何文简公祠,原由县政府占用作监狱,经过多次交涉,县政府才将房产发还。经过两年努力,由省教育厅备案后,聘请省财政厅厅长胡迈(先生好友)为学校董事,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春正式开学,何清华为首任校长。两年之后,日寇逼郴,学校迁往城郊槐树下,再迁到先生故里—增湖何家,借用民房作校舍继续上课。1945年元月,郴县沦陷,增湖屡次遭到日寇骚扰,先生与石壁潭何协之先生商议,将学校迁到那里去坚持开课。在石壁潭期间,由何协之任校长。8月,日寇投降,郴县光复,学校终于迁回县城北街原址。学校几经搬迁,教具、仪器、书籍、资料等损失很多,回城后他再次筹集资金添置补充,使学校很快得以恢复。在极盛时期,全校有12个班,600多名学生,老师30多人。他治学严谨,勤奋耕耘。为勉励学生奋发向上,立志成才,他亲自撰写校歌:“谨教劝学警前钟,浚明中学赛舍宏。来学何融融,志气何蓬蓬。努力欤!志量恢宏。来学风,壮我国风”。1949年5月17日,先生不幸病逝于学校,享年65岁。1952年,学校由郴县人民政府接管;改名为郴县第二中学,1969年迁到许家洞,成为原县级郴州市第二中学,而北街原址则成为现在的郴州市六中。

    何先生目睹旧社会农村儿童厌学、社会上赌博成风的恶劣状况,忧虑于心,常作诗文遣怀,作对联劝学劝善,无奈先生的书籍文稿在离乱中毁弃殆尽,仅据后人记忆几副对联,从中可见其兴教育人的良苦用心:

    多识几个字;省吃一点亏(题增湖何家小学联)

    无论是富无论是贫总要有志气;也不学懒也不学坏方是好儿孙(题祠堂联)

    保学校为教育基础,组织虽简单,万丈高楼从地起;小国民是将来主人,读书不努力,千斤重担要谁挑(题保和学校联)

    寻柴看牛完了,携手同来读书不会害你;赌钱打牌乐吗,到头总要吃亏莫要学它(题浚明中学校联)

    拿起笔杆读书,放下笔杆耕田,时势艰难难不倒;见了先生规矩,背着先生学坏,巧计隐瞒瞒得谁。

    这些对联通俗易懂,意旨明白,妇孺皆能传咏,为教育乡民的“白话版”教材,一时传为佳话,反响强烈。

    引荐会址  助蒋北伐

    北伐战争首先是在湖南打响的。由于郴州的地理交通区位,是北伐军必经之地。1926年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领导征讨北洋军伐的北伐战争,是国民革命军由广东根据地向内地挺进的第一站。7月27日蒋介石偕苏联顾间加伦将军、行营参谋长白崇禧等总司令部人员从广州出发,乘粤汉火车到达韶关。次日继续北上。由于当时韶关至郴州不通火车,他们骑马乘轿一路而行,于8月2日中午抵达郴县良田,驻于山中高山小学校。8月3日午间,蒋介石一行抵达郴州(原郴县)县城。

    当时,何清华先生奔母丧回到乡里时,闻蒋总司令举军北伐来郴,便于县城官员、土绅、工、农、商会的头面人物约二百多人一道聚集在南关上列队迎接。蒋介石身着军装,乘四人抬敞轿,在百多位挂驳壳枪的卫兵护拥下,过裕后街、东街、北街、到东门口的淑仪女校驻扎。古县城大小商店挂起青天白日旗,街市扎了牌楼一派热闹。社会各界高歌革命口号,民众团体派人到总司令部驻扎地慰问,祝北伐成功。第2天上午九时许,蒋介石拟发电稿后,由郴县知事(县长)高炳垓偕何清华先生数人陪同,游览城外风光。他们一行兴高采烈来到苏仙岭山麓,观看了郴人西汉苏耽诞生及受白鹤暖身、白鹿哺乳的白鹿洞,参观古朴的苏仙观。随后他们一行又来到城内孔庙后面的义帝陵。千百年来,这里是历代文人骚客的凭吊伤感之地。在这里,蒋介石一行看到的是“楼头有伴应归鹤,原上无人更放羊”的一堆荒土,实感凄凉……。其间,白参谋长对高知事耳语数句,高知事频频点头,便叫何清华先生找寻一安全隐蔽处,总司令有要务会。何便引荐了城前岭,得到总司令信可。当下何先生率先引路朝城南的城前岭,蒋一行进人一个宽阔山洞,洞口戒备森严,在这里召开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国民革命军事会议。

    这一天,蒋介石因“第一军纪律日惰,严电三通,申斥其主帅”,并电令第三军速赴浏阳接防;电令航空处派飞机来衡,电令胡谦师长迅剿马雄韬部等。8月5日,蒋介石率部队离开郴城,途经马头岭、栖凤渡,过末阳,前往衡阳,溯北而上,北伐出征……


http://www.chenzhou.com.cn/

    日寇烧虏  村头化险


    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大肆人侵。

    郴州城西的城前岭,国民党办了一所医院。医院有国民党伤兵,经常到附近骚扰,弄得妇幼不得安宁。清华先生痔疮复发,有病在家,他知道这回事后,由增湖村何氏族人贤星、水长两人相互背着他来到县城,写了张便条文,交来郴县办公差的,转交时任湖南省军区司令员陈九明,陈见条后怒斥,并责第二天将医院院长免去职务。从此,伤兵就再也不敢乱来了。附近各地方村民拍手称快都很感谢他,说清华先生大义巧手,举重若轻。当时被撤职的老院长还莫明其妙,不知得罪那方神圣或上司,而招到如此下场。新上来的院长接任后,便知是清华先生所为,挑来一担米酒与一百斤瘦肉,到清华家套近乎拉关系,结果酒米原封送回。

    1944年,日军大举南下进攻,何清华先生早已知晓日军不久将会到达郴州,他通晓日本风俗、规矩,便作一记号用以日军旗帜插上城楼,又通知族人到本村也插旗做记号。日军先遣部队进入郴州火车站,没来得及察观四方,便丢了几颗炸弹,烧了火车站旁一仓库。大部队抵达车站见有日本记号,认为郴州有大人物到日本当大官,不能毁之毫毛,怕回国受处分。当即未进城便率队步行经过增湖村,到华塘后一路抢虏。村头族人一名户老外号叫街湖子的也插了日本旗,当日军部队沿古道通过村头村时,大部队见旗不敢停留,沿村边走过。可惜日军还有几个掉队的家伙,其中有个会讲生硬的华语,到村子里便间:八咔呀噜,你的,我们的,队伍到哪里?当地村民以为是间“兑屋”(冲谷的屋),但将他们带到“兑屋”去,几个日军见状,兑屋里躲藏男女老少一屋的人,吓得鬼子叽哩哇啦地慌忙拼命逃离

    后来,据说,日本军从村头村到桂阳的长乐村、清和村等地大肆烧杀抢虏,那天正逢清和圩赶场,下午还杀了七八个人,丢在卖肉的案桌上,惨不忍睹……郴城、村头及附近村庄躲过一劫。

    先生事后说,眼前亏是躲过了,但民族存亡的干系并未了,国人当自强,方是长久之计啊!

(作者系郴州燕泉文化学会会长)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