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着机枪大义投诚的刘天坤

来源:郴州网 作者:刘天坤口述 史纯华 张日生整理 发布于:2015/6/3

    我叫刘天坤,生于1920年12月,桂阳县燕塘乡小冲村人。家里有两兄弟,自己排行老二。因为贫穷,家里缺衣少食,我还很年幼时,母亲就死了。我没上过一天学,一贫如洗的家根本没有活路,为了寻找出路,19岁那年我毅然主动报名参了军。这时正是长沙会战正在激烈胶着作战的时候,抗战部队需要大量补充兵员。


    当时与我一起从桂阳到部队的大约了八九十人,到了长沙后,我被编在国民革命军73军77师29团某营步机连,全连约有一百四多十人。我们连长叫周桂香,连长是衡阳人,改革开放后,我的女儿还去衡阳寻访过这位十分器重、关照我的连长,可能在后来的国共内战中被战死了,没有寻访得到。在长沙经过短期的新兵训练后,由于机枪打得好,我很快被任命为6班班长,全班十四个人,我使用的一直是轻机枪,有时也使用马克手(即马克沁)。

 

    到了长沙后不久,大概是1940年4月,我们就与日本鬼子干上了。打仗讲究的是神速,为了迅速抢占有利地形,我们最快的一次一晚上行军180里。吃饭都是边走边吃,因为没有时间打开行礼包,情急之下竟然随手拿了老百姓的尿盆装饭吃,而许多士兵则是用手抓着吃。这时已是长沙战役尾声,基本上是冷打冷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在长沙一年多后,我们部队调往常德驻防。1943年常德会战打响。常德会战相当激烈,我也不记得打死了多少鬼子。只记得有一次,我一个人在查哨,碰到了一个鬼子兵,鬼子比我高,又比我壮实,可能还有武功,我与他肉搏了很久,他的力气很大,我打他不赢。我想,我若不打赢他,我就没命了。我急中生智,开始攻他的下盘,抱住他的大腿拼命往上抬,鬼子终于被我打倒在地。我死死抱住他的腿,把他拖到附近一个茅厕里,把他的头按下粪坑里,他拼命挣扎,但他的口鼻始终被我按在尿水里,过了一会儿,他就被活活淹死在粪坑里。


    还有一次,两个日本鬼子在打仗的空隙出来找粮食和姑娘,被我们碰上了。我们有五个人,但鬼子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五个人都对付不了他们两个,有一个鬼子被我的机枪射中了大腿,才终于把他抓住,另一个鬼子则逃走了。我们把这个鬼子交给连部,后来才知道这个鬼子来自于东京。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常德差不多有一年多,其间大小战斗不断,全连不时有伤亡,我也差点被炸死了。一次战斗中,敌机在我身边丢下一枚炸弹,我想这次肯定没命了,谁知这是一枚臭弹,打仗就是这样的,只能把生死置之度外。 http://www.chenzhou.com.cn/


    1943年底,我军调往石门县,以解常德之围。石门战役是我所碰到的最惨烈的战斗。日军水陆空并进,出动了40余架飞机。具体在哪些地方打的我都糊涂了,反正是打一个地方又马上跑,又拼命地打一阵,给我的感觉是敌机始终咬着我们的屁股不放。我所在77师几乎全是湖南人,保卫家乡有一种同仇敌忾的精神鼓励着我们,所以大家作战都很英勇,大家在阵前振臂高呼:“不能让敌人进来一步!”在石门我军伤亡也最大,阵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最后我们还是被日军包围,在突围中我被敌人机枪击中,右手和左腿受伤,在战地医院简单包扎后,及时送往了后方医院,我又一次保住了性命。我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后又回到了在原来的部队。


    1945年8月日军投降时我们部队还在湖南,那一天连队在一块草坪上开大会,连长郑重地宣布日军投降了,我们听了高兴得欢呼起来。连队那天还加了几个菜。日军投降后我随大部队到了山东的潍坊,开始了国共之间的内战。


    打日本鬼子觉得十分解恨,现在自己人打自己人,无论是哪一方被打死,死的都是自己中国人,我的情绪非常低落。1947年1月,我们73军在莱芜战役中几乎被华东解放军全歼,在这次战役中,我再次负伤,让我痛心的是三名战友看到我受伤,都来救我,我被抬到了安全地带,他们却在解救我时被密集的子弹击中而战死了。为此,我开始痛恨起内战来。部队溃散,军官们心里也都觉得大势已去,只知道到百姓家里去搜刮钱财。看到这种情况,我觉得自己要重新作出选择了。1947年5月的一天,我乘部队还没有重新整编,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用一把步枪一头挑着一挺机枪另一头挑着两把步枪,投诚到了华东解放军。由于带来一些武器,我很受解放军的欢迎,自己机枪又打得特别好,就被任命为华东军区二十二师七十团二营机炮连机枪班长。1947年12月我因为作战英勇、为人本分,被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解放战争期间,我参加了著名的淮海战役,作战十五次,荣获二等功三次、三等功两次。


    解放后,我在部队参加了文化学习,基本掌握了小学语文、数学课程,这为我以后参加工作起了很大作用。1954年我退伍转业到上海木材公司工作,组织上还为我安排了房子,但我还是选择了回到家乡。回乡后,我先后担任了燕塘公社大塘村支书,燕塘公社信用社主任,1968年调到桂阳县工商局工作,现在退休在家。我既杀了日本鬼子,又参加了光荣的解放战争,今年我96岁了,儿女们都很孝顺,我觉得这辈子很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