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对《庶民报》的回忆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谭孝红 发布于:2016/1/6

    《庶民报》是1949年资兴县工委领导下为了迎接资兴解放、宣传党的政策而创办的一份报纸。时隔六十多年了,当年办报人员已相继辞世,而近100岁高年的李永雄老人却还能津津乐道于当年办报的情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资兴党史》在记载《庶民报》时提到了多人的名字,其中就有李永雄。他于1917年出生在资兴老县城(今兴宁镇),现年事已高,耳目不太灵敏,但说起话来仍思路非常清晰,口齿清晰。6月里的一天,笔者有幸采访到他,和他聊起了《庶民报》的一些往事。


    李永雄讲到,1949年上半年全国形势已经起了根本性变化,解放军正渡江南下,全国解放已成定局;但资兴这小山城却还笼罩在国民党的乌烟瘴气中,那时资兴的老百姓都还不知道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大好形势;为了唤醒群众,迎接解放,有人想到了办报纸;当时有位名叫何戈心的地下党员,中山大学毕业,在他的倡导之下,联合李世贤、胡昭镕、曹笃云等几位同志办起了报纸,取名《庶民报》,于6月1号正式创刊出版。 郴州网


    社址就在老县城的李家祠堂一厢房,当时办报没钱,都是我们多人一起筹钱,条件简陋,连基本的油印机都是从外面想办法借来的,办公桌椅则是七凑八凑从个人家里带过来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庶民报》的董事长由何戈心担任,李世贤是社长兼总编辑,他和我是同族人,自幼熟悉。有一天,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一起来办报,怕不怕?”我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只是之前曾在江华县政府里工作过,险些被人拉入国民党。”他说这没关系,接着就拿出一张中共湖南省资兴县地下工作人员表让我填了。我就这样加入了《庶民报》的团队,主要是从事采访、报道工作,写过数篇文章。 http://www.chenzhou.com.cn/


    报纸三天一期,但每天另发油印增刊,刊登了大量全国各地解放的信息,特别是郴州境内党的队伍活动情况,唤醒群众的觉悟,其中有一篇文章至今都印象特别深刻,题目是《有人从桂东来》,里面说:有人从桂东来,说桂东很好;有人从郴州来,说郴州很糟……。当时,桂东马上就要解放了,而郴州其他县包括资兴则还处于混乱之中。 http://www.chenzhou.com.cn/


    报纸在社会上的反响很大,引起了国民党的警戒。有个叫钟述荪的人,实为“三清团”组织的头目,想加入我们的《庶民报》,为此,我们报社人员专门召开了会议研究,最后一致决定反对他的加入,一者怕暴露目标,二者如果有了他的加入,则《庶民报》就变成了当时的官方报,失去了办报的意义。当时,我们几个人在社址开会时坐的方位,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然而,国民党对《庶民报》是越来越敏感,中途不得已停刊数天,后来又复刊。但是,在六月中旬的一天清晨,一股反动军警突然冲到祠堂,捣毁了报社,贴上了封条。还好在有人事先察觉,通风报信,报社人员才得以提前离开。这位通风报信的人是位老红军,名叫黄存德,参加过湘南起义,他平时爱开玩笑,不知怎的被人取了个不太好听的绰号叫“开头鬼脑”。事情发生时,我不在场,都是事后才知道的。


    就这样,仅维持半个月之久的《庶民报》终止了,时间是那么短,但报纸的历史意义却不能否定。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资兴党史办对于《庶民报》的历史作用曾犹豫过,特向我来询问情况,我把当时的情形大致说了出来,还特别提到当时办报的何戈心、朱谷平、李焕南、许先正等都是地下党员时,他们便不再犹疑,果断地将《庶民报》写进了地方党史。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李永雄老人在讲述完后,为自己当年的工作而骄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同时还将1984年由资兴县人民政府颁发的中国共产党地方武装光荣证展示出来。  


    后来,笔者还有幸翻阅到当年《庶民报》主编李世贤(已逝)的自传《傲骨春秋》,他毕竟是当年报纸的创办者,对于创办的过程提及了诸多细节,也提到了李永雄的工作。二人的回忆没有矛盾之处,恰是相互补充验证。 http://www.chenzhou.com.cn/


    愿为资兴解放做出了贡献的李永雄老人健康快乐,跨过百岁再添寿添福。


    近百岁老人李永雄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