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酒”,喝出一家味

来源:郴州网 作者:段邦琼 发布于:2016/2/14

    安仁人习惯把那些四处闯荡做手艺活的人称作“呷百家水的”,意即他们什么饭都吃得下,什么世面都见过,什么关隘都闯得过。这称呼是一种肯定,更是一种赞美。一般的农户人家虽然没有呷百家水的口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种生活的向往。大年初一下午的“百家酒”就是集中体现。


    小时候跟着父母在农村过年,虽然物质匮乏,但总觉得年味很浓。初一早晨,父亲把财门开启后,我们便开始勇敢的从被窝里钻出来,穿起先天晚上母亲就准备好了的新衣服、新鞋子,把几毛钱压岁钱装在内衣口袋里,然后把脸洗了,坐在团炉火边等着母亲把换茶盘子端上来。这时父亲照例会将一大壶水酒温在团炉火里,只需一小会,壶里便发出“吱吱”的叫声,一股浓浓的酒香随着白色的蒸汽直钻鼻孔。我们知道这是母亲封闭了一个冬季的鸡婆酒,直到新年才开坛的。这酒清甜、纯正、醇厚、味绵,好进口,但后劲十足。看看一家老小已经全部到齐、围拢,哥哥便将一张方桌罩在团炉火上。母亲把装有爆米花、炒红薯片、炒花生、炒蚕豆、蒸黄豆,以及油枣、花豆等换茶的篾茶盘放在桌子中央,父亲把酒壶提上来,给我们每人倒一碗,一家人开始新年的第一次封杯。在哥哥的带领下,我们几个小的依次给父母拜年,说些祝身体好、赚蛮多钱之类的好话,心里想着只要说了,一切就真的会实现的。父母照例会在我们的头上摸一下,然后说会读书、麻利长之类的话。本来除夕晚上母亲便一再叮咛,初一吃东西要斯文些,别让人觉得像是刚从班房里放出来的一样 ,可等到祝福完毕,我们几双手还是会一齐快速的伸向盘中的油枣、花豆,而把爆米花、红薯片等“粗货”掠到一边。这会儿父母自然是不会骂我们的。封完杯不到一会,母亲又会端上几碗鸡肉煮荡皮给我们“过早”,这一大碗下去,平时饿怕了的肚皮被塞得滚圆,以致到早餐时,都只是象征性的扒几口了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吃过早餐,我们几兄妹便会根据亲疏、长幼的顺序去给家族、邻里们拜年——当然别人家的孩子这会儿也大都出动了,父母们则坐在家里接受其他小辈的朝拜。每到一户人家,封杯肯定是免不了的,有的奶奶级别的,还非得往我们的口袋里塞上一把换茶不可。把一个通湾几十户人家走下来,我们早已是东倒西歪,几个口袋里的换茶也是不停的往外冒。哥哥看见我们这一幅幅蠢相,笑过之后开始教我们一些“绝招”:比如说一开始你就把杯子扣着或者干脆一口也不喝,这样人家是不会逼一个小孩拼命的,你如果见了好酒就放肆的喝,不醉才怪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拜完通湾回家的路上,会碰上很多同样在拜通湾的小伙伴,因为自己都无法做主去谁家拜年,我们只好相互交换一把换茶或者几个鞭炮,然后相约下午喝“百家酒”时再好好乐乐。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父亲只有两兄弟,虽然房子紧挨着,但每年过年我们两家都得到对方家去吃饭。伯伯大,我们自然是先去他家吃了,再邀他们来我家吃。吃完两顿中饭,已是下午三点钟光景。这时外出“打红”的龙灯、狮子、乐声都回来了,整个村庄沉浸在一片热闹喜庆之中。各家各户都知道,又到一年一次的“喝百家酒”的时候了。这时不管你手头有多大的事,也得放下,必须从家里背上一张高桌子、四条凳子、装好一盘换茶、提上一壶好酒去“赶场子”。如果赶上晴好的天气,“喝百家酒”的场子会摆在公家那个上千平米的大禾场上,几十张桌子,一百多条凳子整齐的排成几行,每张桌子上摆上一盘换茶、一壶热气腾腾的米酒和几只酒杯,全村老小一百多号人口围着桌子喝酒、说笑、拜年,一个个都是笑脸、一个个都有蛮好的脾气。每个人都会尽量的去品人家的酒,一个个又都不忘时刻关注自家的壶。若是所有的人都去喝你的酒,你会觉得特有面子的。这时男人往往会打发自己的女人赶紧回家再提一壶过来;当然,如果你的酒壶少有人动,说明你酿酒的技术或者运气还差那么一灶火,自己会觉得有些失面子的。不过,这会儿人们的兴趣不会太在意酒味的,不管甜酸苦涩,往往都要灌满一肚子,大有不醉不归的豪气,因为这不仅是对人家的尊重,更是对自己的祝福——新年要吃得开,要适应不同的环境,要能够呷百家水!如此一想,所有的酒也就一个味儿了。如果碰上雨雪天气,场子就会设在村中那栋前后三进的老宅子里。辈分高的坐在顶席,其他小辈的则围着桌子打转,热闹气氛丝毫不亚于禾场。有时龙灯狮子还会来凑热闹,乐声班子则不失时宜的来上一个“开门红”、“合家欢”,小朋友们比赛似的燃放着爆仗,和着四个天井里檐水的哗哗声,年味像一片厚厚的祥云,把这一方山水、这一方人罩得严严实实,其乐融融。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