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崖石刻撼人心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胡年兵 发布于:2016/3/7

    永兴的百里便江,两岸多为丹霞地貌。“石山骈接,水急如箭,逆流牵缆,难于上天,两山对立,露天若线,篷窗昼暝,岸草拂弦”(清·杨恩寿《坦园日记》)。那丹崖峭壁上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石坦洞穴,是来往客旅游览小憩的美景胜地,更是迁客骚人吟唱题刻的云窗月户。秦汉以来,无数文人雅士的墨汁,染化了百里便江,皴擦出百里画廊。


    观音岩的“灵崖”最受人膜拜


    观音岩始建于唐代乾符年间,背靠天王台,面对凤凰岭,岩下有石如象,江心有石如狮。在左侧象鼻附石上方,清代县令刘廷玉1847年书写的“灵崖”石刻大字,笔走龙蛇,醒目耀眼。据记载,15年后县令唐鼎涛又凿下“大观在上”和小字对联。经过文史专家刘专可、廖永衡多方探寻,终于在滴水观音殿顶上,发现了“观在上”三个楷体石刻,每字50厘米见方,遒劲有力,两旁有题匾对联:“观临便水深千尺,音朗安陵第一崖”,无论从字体、内容、形制上,都比“灵崖”精美壮观。由于石刻表面水浸钙化,宏大寺宇遮掩,外界知晓者越来越少,寺中明辰大师介绍,2002年寺庙失火,石壁经不住高温火烤,以致“大”字爆裂脱失。


    东方朔的“寿”字最令人神往


    苏仙母亲潘氏是永兴城东潘家园人,百余岁无疾而终,汉武帝元封年间,东方朔手书“寿”字以彰苏母善行,民众摹刻于苏母山雷坛观下的丹霞山麓上,曾为永兴十二景之一。明代永兴人冯允中诗吟“山麓寿碑”:“断崖古隶侵苔色,传道汉时方朔泐;万年寿域此中开,常有风云护碑侧”。虽然此碑因为修建水电站,同雷坛观、问仙洞一起淹没于碧波之中,但却给永兴人带来了“寿”福。据1873年《永兴县志》记载,历代寿民九十岁以上的有120多位,夫妇均在九十岁以上的有十对;乾隆年间李国霞84岁中进士,恩赏翰林院检讨;曾任海南临高知县的黄凤章高龄121岁。而现今永兴县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已达1130人。


郴州网

    飞鹅寨的记事碑最让人感怀


http://www.chenzhou.com.cn/

    从苏母山向便江对岸眺望,飞鹅寨山岭形似一只迎着朝阳展翅南飞的天鹅。飞鹅寨是永兴最古老的寨堡,1238年开始修筑以抵御贼寇,旧称鹅公寨。1357年春﹙元至正十七年﹚,土匪横行城乡,百姓受祸至惨,“邑官奔遁于郡”。郴州郡府议事官彭若舟临危受命,平息匪盗,安抚民众;重修飞鹅寨,倡建相公堰。其子孙入籍永兴,被尊称为彭相公家。而叙述彭若舟当年安民兴邑的两处摩崖记事碑,虽然在明万历《郴州志》、清嘉庆《郴州总志》和永兴的志书中记载详细,但今人却是在2014年5月,因有飞鹅寨的邓永昌老人指引,在一处崖底工棚旁,才有幸亲眼目睹记事碑的真容。


    侍郎坦的摩崖石刻群最撼人心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侍郎坦因韩愈而得名,位于便江镇湘洲村便江右岸,上覆下空,依山傍水,是一条长15米、宽1-3米不规则的石廊。现发现有十六方石刻:南朝石刻一方,唐代石刻十一方,清代石刻四方。这些石刻价值极高,是湖南省首次发现的南朝时期摩崖石刻,首次发现的唐代石刻群,首次发现的韩愈手迹。


    韩愈曾五次乘舟经过永兴,805年秋,他从贬地阳山回郴待命,和谪任临武县令的张署一起北上荆州赴任,因大雨滞留侍郎坦多日,韩愈作诗两首记事,又在临江石屋旁用白垩书写“昌黎经此”四字。永兴县令王晋庆,1827年命人阴刻之,作跋曰:“侍郎窾为永邑古迹之一,临江石屋粉书‘昌黎经此’四字,体势森严,风骨遒劲,历千百年而未损,此真事属创见。”次年阳刻之,还延请著名书法家程恩泽鉴赏:“侍郎窾石屋有署曰‘昌黎经此’,无款及年月,波砾崚嶒,非唐法,意宋人所为。白垩书而未刻,历久弥新,亦一奇也。知永兴录事王君晋庆,抚刻面江之壁,使遇者式焉,且便毡蜡,意良善。大清道光八年夏四月古歙程恩泽跋。”


    2013年5月,侍郎坦摩崖石刻群入选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石窟寺及石刻名单,为永兴县两处“国保”之一。如今,侍郎坦已成为便江风景区最具人文魅力的旅游景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观音岩 灵岩

观音岩.观在上

侍郎坦 昌黎经此

文史工作者在侍郎坦考察(廖永衡 摄)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