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帝陵——发生在郴州的历史悬疑(第二十五章)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5/11


何小莉看见小泉执意不离开,也就不再坚持。她领着小泉径直向收藏《孔夫子石刻像》的碑石厅走去。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碑石展厅一片漆黑,《孔夫子石刻像》那高大黝黑的轮廓在展厅显得十分突兀,何小莉对《孔夫子石刻像》十分熟悉,不仅是叔叔对它的苦苦寻觅,更重要的是它失踪几十年却意外现身的传奇经历十分吸引眼球被善于炒作的湖南媒体广泛传播。

就在失而复得的《孔夫子石刻像》在郴州博物馆正式展出的当晚,芒果电视台《麓山夜话》栏目播出半个小时的专题访谈节目。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电视台漂亮的女主持人面对镜头说:“在春回大地的今天,郴州博物馆举行了《孔夫子石刻像》开展仪式并举办了祭孔释菜礼。神圣的背后充满了神秘,为此我们邀请到郴州博物馆馆长何国郴先生为观众一一解秘。”

主持人转向何国郴,“什么是释菜礼?”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释的本义是解脱,舍弃的意思,引申为奉献。所以释菜,又称舍菜,出自《周礼·春官》。释菜在周代是春日开学之际,学子持菜蔬献给师长的礼仪,后演变成祭祀先师圣贤的祭祀。释菜礼祭品以菜蔬瓜果为主,一般用芹菜、韭菜、栗子、枣子四样。芹菜代表莘莘学子、韭菜代表才华内涵、栗子代表立志为学、枣子代表敬畏之心。释菜礼原本作为开校启教的标志,汉代及以后成为祭祀孔子的专用仪式之一。”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只知道有隆重的祭孔大典,没想到还有如此典雅的释菜礼,而且意味深长。”主持人感慨万千。

“传统祭祀孔子仪式除释菜礼外还有释奠礼。祭孔大典的前身就是释奠礼,它相对释菜礼而言更为隆重,集乐、歌、舞、礼为一体,主要用于仲秋丁祭。释菜礼仪程比较简洁,一般用于仲春丁祭。”

“今天是传统的祭祀孔子的日子?”

“对。今天是仲春农历二月上丁日,为传统的春祭日。”

“正式祭祀孔子的场所应该在孔庙吧?”主持人问。

“对,隋代朝廷昭示全国州县都要兴建孔庙,地方一般将孔庙与官学并在一处,统称文庙。以后,文庙就成为地方春秋两季官府祭祀孔子的场所。”

“为什么不在郴州文庙举行释菜礼?”

“郴州文庙毁于上世纪60年代。”

“是红卫兵所为?”主持人飞快地问道。

何国郴的脸色有些凝重,缓慢地说:“那倒不是。郴州文庙占地16亩,是古郴城仅次于州府衙门的建筑群。它虽然几经废兴,在上世纪50年代仍基本完好,并作为学校用地保留其千年的教育功能。1961年,长沙华中烟厂迁徙郴州,文庙成为烟厂的临时厂房。为了满足生产要求,烟厂逐步对文庙进行蚕食改造,导致文庙面目全非,最后消声匿迹。因为文庙不复存在,为了失而复得的《孔夫子石刻像》首次公开展出,才在郴州博物馆恢复举行中断百年的仲春丁祭仪式。”

“为什么说《孔夫子石刻像》是失而复得?”

“《孔夫子石刻像》是郴州硕果仅存并具有近千年历史的文化遗物,原本贡奉于文庙的遗像祠。华中烟厂进驻文庙后,遗像祠作为烟厂的机修车间,文革中在破四旧风潮影响下,石碑遭到工人的破坏。从此,《孔夫子石刻像》消声匿影,下落不明,就连照片也难以寻觅。”

“据说您为了追寻这块石碑,花费您二十余年的时间。”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最初接触这件事,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小学老师给我讲述的关于这个石碑离奇的经历。从此引起我对《孔夫子石刻像》的关注,并对该碑的去向产生浓郁兴趣。于是我走访街坊邻里,多方收集资料,开始追寻它的下落。种种证据都指向石碑失踪的时间维度是文革动乱的时期,但来自烟厂职工的信息却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是被砸毁;二是完整埋进工厂防空洞里。为此,我们组织人员到烟厂文革中响应领袖‘深挖洞’的号召而挖掘的防空洞里彻底进行查找,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线索到此中断,追寻工作进入死胡同。”

何国郴陷入片刻沉思,然后缓慢坚定地说:“但我坚信,偌大的一块石碑,它绝不会凭空消失,即便被损毁,残石断块仍会存在。它一定是静静地躺在某个角落,等待我们去发现。”

主持人打断何国郴的叙述,故作风趣地说:“因为追寻工作进入死胡同,所以导播在我耳麦中提醒我该插播广告了。各位观众不要走开,广告来了,精彩的故事还会远吗?”。 http://www.chenzhou.com.cn/

令人生厌的广告终于结束了,主持人面对镜头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何馆长追寻文物进入死胡同又如何峰回路转的呢?且听何国郴先生一一道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主持人转向何国郴,“请您为大家揭晓答案。” 郴州网

何国郴笑了笑,神秘地说:“前年,一张《孔夫子石刻像》的拓片悄然出现在文物市场,引起在湖师大历史系郴州藉教授曹跃平先生关注并予以重金收买。曹教授将拓片的照片传真到我馆,根据拓片上碑记文字可以判断拓片系原郴州文庙所收藏的《孔夫子石刻像》所拓。我们欣喜地赶到长沙,见到拓片马上有了令人激动的发现。”

主持人追问:“什么令人激动的发现?”

“我们发现《孔夫子石刻像》的拓片拓于破碎的石碑,虽然拓片被做旧,但内行人一眼能看出这是新的拓片。为了慎重从事,我们委托做了纸张鉴定,结果证实了我们的判断。”

主持人不解地问:“这说明什么?”

“《孔夫子石刻像》已破碎,这说明石碑曾被砸毁的传闻绝非空穴来风,也说明拓片是在石碑被毁后拓印的。更重要的是,新的拓片证明石碑实际上仍存在,它被某人收藏着,不久前还被拓印成拓片。”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真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主持人十分感慨,接着说:“你们是不是顺藤摸瓜就很快地找到了《孔夫子石刻像》。”

“没有那么简单。拓片几经倒手,我们溯流求源也无法寻找最初出手人准确的信息,只知道拓片出自长沙望城。”

“线索再次中断。”主持人厂感叹道。

“当我们束手无策的时侯,郴州市政府组建了专案组,抽调警察参与追寻工作。抽调的刑警大队侯刚同志经验老到,他用警官推理方式提出追寻新思路,为破解这个难题有了重大突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什么思路?”

“石碑遗失在烟厂,出现在长沙望城,而烟厂是从长沙迁徙来的,全面排查祖籍长沙望城而文革在职的郴州烟厂老职工行踪。”

“的确是个好思路。”主持人也明白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通过排查,一个人出现在我们视线上,成为我们追寻的重点。”

“他是谁?”主持人问。

“请原谅,我不方便在这里点名道姓。但我可以告诉大家,他的家庭出身高,读过私塾,是五十年代的老大学生,文革中曾下放到四车间当技术员,退休后返回长沙望城原藉生活。”

“条件超出预期,结果往往事与愿违,警官小说都是这个模式。”主持人完全进入情景中,禁不住点评起来。

“的确,主人公已经故去。”何国郴望了望有些洋洋得意的主持人笑了笑,接着说:“但他老伴还在,还有一个儿子仍在乡村务农。虽然他们最初也予以否认,但通过当地政府多次工作,还是将收藏于阁楼上的石碑交还给我们。”

“真是功德圆满了,不管怎么说,老先生护碑有功。”

“是啊,听他老伴说,她丈夫是一个在私塾里启蒙的文化人,对孔夫子十分尊敬。他看到《孔夫子石刻像》被人砸毁后扔进防空洞准备作施工石料,十分心痛,便在晚上悄悄地将石碑藏起来,并利用到长沙运输设备的机会将石碑偷偷地将石碑运回长沙望城保存。改革开放后,老爷子想将其归还郴州,但遭到儿子、孙子极力反对而作罢。这次是她孙子想利用石碑嫌钱,找人拓印了十张并做旧,想逐步推出市场以获取利益。没想到第一张竞引来郴州有关部门的调查追寻,害怕政府追究,便偃旗息鼓,矢口否认。”

“其实年轻人追逐利益也无可厚非,何况客观上为石碑回归提供线索。”主持人为他们说起好话来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言之有理,郴州市政府为此给予他家庭10万元奖励。”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