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帝陵——发生在郴州的历史悬疑(第四十一章)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5/11


郴州网

深圳盐田港的东边,一个拥有弧形海湾的小渔村成了全国闻名遐迩的品尝海鲜的渔家乐圣地。有些企业家跟风在此建设私人会所,它们会远离长长的海鲜大排楼,隐藏在被亚热带植物掩盖着仍有良好海景的高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一座私人会所前,海风直直地吹向刚从佳美轿车上下来的时春总经理,让他感到阵阵寒意。他竭力控制着不让自己打寒颤,今晚决不能表现出软弱。

三层的会所除了顶层的几扇窗户里透出几缕不祥的灯光外,整栋楼房一片漆黑。那肯定是茶室,时春想。他们还没睡,正等着我呢。他扫视了一下会所陡峭带有Loft的孟莎屋顶,低下头,迎着风继续往前走。

在门口迎接他的美女睡眼惺忪。她就是三个月前迎接时春的那个年轻的女秘书,只是今晚她显得没有以前那么热情。“我们正为您担心呢,总经理。”她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非常抱歉。出城的道路被两部重卡追尾堵塞近三小时。司机没有通知你们?”时总压抑又饿又冷的怒火解释道。

女秘书小声地嘟囔了些什么,接着说道:“他们在楼上等着您呢。我陪您上去。”

顶层的中间是一个宽敞的方形房间,并不是时总想象中的茶室,而是一个小型的会议室。房间的地板和天花板上都由深色的木材装饰,没开窗户的墙壁的摆放着一排高大的书柜,上面摆着一些装饰脸面的数装名著。琥珀色大理石地砖和地面边缘的黑色玄武岩,无不彰显出主人的土豪风度。

“欢迎您,总经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房间那头传来。

时春试图找到讲话的人,可是灯光出奇地暗,远比上次在香密湖会见时暗得多。那时灯光耀眼。那个彻底觉醒之夜。今晚,这些人坐在阴影里,像为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羞愧似的。

时春慢慢地踱进房门,隐约地看到房间那头的长桌子边有三个男人的身影。他一眼就从轮廓辨认出了中间的那个人,那是香港开元资产评估投资有限公司肥胖的首席评估师,另外两个人是深圳嘉禾拍卖公司的财务总监和法律顾问。他们身后站着两个据说是陆战队退役军人,只不过从迷彩服换了全套黑色西服。与香密湖会议相比,还是少了深圳嘉禾拍卖公司技术总监和宋代均窑大盘的出让者。我知道,他们是一伙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时春向他们走去。“我非常抱歉这时候又来找您们。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你们一定很累了吧。”

“没关系。”那位首席评估师说着,双手交叉着放在他肥大的肚子上。“这两位就不用我介绍。这次我又邀请他们作为见证人参加今天的会议,是因为今天的会议是上次会议的延续。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不必客套。时间不早,我们先谈正事吧?”

“当然可以。”评估师说道,“您的总部大楼房产质押借款五千万的期限您没忘记吧?”

听到自己心里咒骂无数次的肥佬用居高临下口吻提醒他时,时春意识到自己正在回想香密湖会议。他们合伙坑我。我被他们私下控制,叫嚷着不交割完均窑大盘余额不放人。最后,时春只能就范,打电话要罗斯将春秋总部大楼房产证带来,并以其抵押向香港开元借款五千万,将均窑大盘余额付清后才离开。

时春每当想到这里,拳头都捏得咯咯作响。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吐了口气,不动声色地说:“当然,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不是吗? http://www.chenzhou.com.cn/

OK。那么,您的第二次质押借款的期限就是三个月,与上次借款同时到期。”

“这个我同意。但为什么把三千万压缩到一千万,要知道,我的总部大楼价值在亿元以上。”时春有些忿忿不平。

“那是包括溢余性资产的价值。”首席评估师说:“资产质押时评估最高为六成,这是国际惯例。”

时春知道再说只是多费唇舌。好在博士同意预付一千万,余额事成之后再付。时春望着长桌那头的黑色大公文包,问道:“那就是我要的?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是的。”评估师不太自然地回答道。“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我们非常尊重您的要求,可是那也太……”

“危险。”嘉禾公司的法律顾问接下去说道。“您确定要亲自携带这笔资金,数目可不小。”

“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郴州网

那帮人看上去有些怀疑。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是我要的数目吗?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评估师点了点头:“央行发行的不记名大额债券。”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时春走到桌子的尽头,打开公文包。里面有两叠厚厚的债券,任何持有人都可将其兑换成现金。

评估师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我不得不承认,假如这笔款子是现金的话,我们都会稍稍安心一些。”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他合上公文包,说道:“债券跟现金一样可以在各地流通。这可是你们说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评估师与他们交换了一下不安的眼神,最后说道:“是的。可是通过这些债券交易记录仍然可以追查到源头的。”

时春暗笑,这也许正是那位博士让时春付债券的原因。这是为保险起见,我们的命运被绑在一起了。“这说明我们的交易是完全合法的。”时春辩解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法律许可的范围之内。”

“确实如此,可是……”评估师身体前倾,椅子被他压得吱吱作响,“我们并不知道你究竟会怎样处置这笔款子。假如有任何违法行为的话……” http://www.chenzhou.com.cn/

“考虑到你们对我的所作所为,”时春反驳道:“我怎样处理这笔款子与你们无关。”

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郴州网

他们以为我真拿到这笔钱就不会追究他们。总有一天,我会把我吐出来的东西叫你们吃下。时春想。“那么现在,有什么东西需要我签字吗?

他们一跃而起,急切地把一份文件推到他面前,好像都盼望着他快点离开。

时春签上了名,他为自己能如此平静而颇感意外。那三个人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感谢您,总经理,”评估师说,“请您到二楼餐厅由美女陪你随便吃点,那可是为您专门准备的。”

时春拿起公文包,来到二楼餐厅。 http://www.chenzhou.com.cn/

美丽的女秘书已将饭菜摆好。时春看到眼前的菜肴只有潮汕牛肉丸被加热,大龙虾、象鼻蚌、野生大黄鱼都是凉菜,大龙虾、象鼻蚌被生刺很常见,但冷冻大黄鱼却第一次见到。女秘书时春摆弄着大黄鱼,便说,“这是钱总最喜欢吃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时春知道,被他们称为“钱总”的就是开元公司首席评估师。“这是瓯菜,”女秘书补充说,“他是温州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记住了,温州佬。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时春向野生大黄鱼举起刀叉。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