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帝陵——发生在郴州的历史悬疑(尾声)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6/5/14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泉五十五突然惊醒过来。

黑暗中电话铃响了起来——一种急促的、熟悉的响声。他伸手去摸床头灯,把灯打开。

他迷迷糊糊地眯着眼打量了一下环境,这是一间装饰十分豪华带有浓郁中式风格的酒店客房,明式黄花梨书桌上摆着文房四宝,装饰有写意中国山水画的墙面,还有一张宽大的的柱床。

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郴州网

挂在床柱上提花浴衣上写着:郴州奥米茄酒店。

难道我一直都在郴州奥米茄酒店睡觉,有关传国玉玺的事只是南柯一梦。

小泉拿起听筒,“您好!”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泉先生吗?”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您预先设定的叫床时间到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泉渐渐想起来了。他昨天下午从江口回到郴州奥米茄酒店。他预订了第二天晚上2230分的广州至京都的飞机票及下午1830分到广州的高铁票,然后在1830分时爬上床睡觉。哦,有关传国玉玺的事是真的。虽然有关传国玉玺的事不是梦。他方才却一直在做有关传国玉玺的梦。

小泉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床边的钟。中午1232分。我睡了整整十八个小时,但感觉却象没有睡够一样。 http://www.chenzhou.com.cn/

他缓缓地从床上坐起,靠在床头柔软的枕头上。他终于明白将他惊醒的不是电话铃声而是萦绕在他头脑中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两天来他一直试图从林林总总的信息里理出个头绪来,就在睡梦中也不例外。

陈久贵老师说密码筒只是一个陷阱,而四行诗却是引诱妄图得到传国玉玺人的诱饵。我应该承认这种说法对自己而言是当头一棒,很不受用。但你又不得不承认这种说法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起码能自圆其说。我已充分领教何国郴设计双关语的娴熟技巧,其实陈久贵一点也不亚于何国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黄水、淇田、白虎是义帝陵的三维坐标,它们同时具有双重或多重含义。四行诗绝对不像字面上那样简单明了,在简单强烈的指向性下却深藏和隐匿着真正的线索。就连密码筒都具有二重功能,当然诱饵只不过是相对功能,而线索才是绝对功能。关键是如何拨开重重迷雾,才能触摸到深不可测的真相。 http://www.chenzhou.com.cn/

他终于爬下床,掀开厚厚的窗帘,外面阳光明媚,房间顿时充满生机。小泉慵懒地在窗前沙发上坐下,仍然感觉象没有睡够一样。为了尽快清醒过来,他顺手拿起就在这两天服务员新放在茶几上一本读物。

这本读物还没有人读过,薄膜包装下夹杂着“地方文化读物,仅供酒店阅读”的纸条。小泉透过薄膜包装清晰看见这本读物的书名是《郴州史略》,菻夫著,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哦,一个郴州男人的地方文史著作。小泉不屑地想,当下中国酒店客房里到处都充斥着地方政府免费宣传资料,还有就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地方文史爱好者粗制滥造的东西。

小泉拆开包装漫不经心地看起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可能吗?

他坐着一动不动,就这样坐了良久。 http://www.chenzhou.com.cn/

他终于起身向洗浴室走去。他走进淋浴间,任凭强劲的水流摩挲着他的全身。然而那种想法仍然在心里缠绕着他。

真的是这样子的吗? http://www.chenzhou.com.cn/

二十分钟后,小泉走出了奥米茄酒店,来到郴江大道。他原以为在酒店大厅里喝上一杯咖啡,就会忘却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然而,他的脑海里还是被那种想法牢牢占据,挥之不去。他径直走出前门,搭上一辆出租车,在温煦的阳光中向郴州城中心驶去。

此时小泉坐在出租车上,心情越发激动起来。

菻夫的《郴州史略》有两篇文章涉及义帝,只是陈词滥调,不足为奇。但《穷泉新辨》一文中记载一事及引用的一条史料却使他瞠目结舌。小泉早就知道《全唐诗》收录有胡曾《义帝陵》诗:“义帝南迁路入郴,国亡身死万山深。不知埋恨穷泉后,几度西陵片月沉。”义帝陵有穷泉,这是郴人皆知的事情。作者菻夫在《穷泉新辨》中写道:

 

穷,即窮。本义就是身屈穴居,很窘困。郴人谓穷泉为一枯井,并引《一统志》云:当年义帝被英布追逐于此,势穷而死,故名穷泉。笔者为此请教郴州著名学者何国郴先生。先生笑答:“郴人望文生义。穷泉实乃一涌泉,溢水成溪。”笔者不解,直至近日发现宋代《太平御览·卷八百二十四·泉》的一则记载方才恍然大悟。该记载源自被正史收入的古郴州第一部书——《桂阳先贤画赞》:“穷泉,皇水出焉,西流注于北湖。”……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黄水,皇水?穷泉犹九泉,指陵墓。白居易《李白墓》诗:“可怜荒陇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义帝陵有泉水,泉称之为穷泉,水谓之皇水,的确是顺理成章的说法。

黄水之源。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黄、皇,音同义通。黄水之源不就是皇水之源吗?《穷泉新辨》显示何国郴早就知道它们二者相通,这难道不就是他常用的双关语手法吗?

琪田之麓。

琪田、即骑田。麓,本义是生长在山脚的林木。郴,谓之林中之邑。琪田之麓,不就是位于骑田岭北麓的郴城吗?

果真是这样子的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简单的往往是最复杂的。小泉屡屡中招,已被何国郴二元手法所拆服。……在位于骑田岭北麓的郴城……在涓涓皇水的源头……这些想法恰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出租车在文化路义帝陵入口前停下。

小泉是第二次谒见义帝陵,但上次义帝陵正在为申报国家级文保单位进行全面整修施工。他是从西侧门直接带入陵墓区,当时南边的义帝祠主体工程及东大门尚未竣工,四周都被脚手架所包围。他此时望着重修完毕且被撤除脚手架的庄严肃穆的东大门牌楼,感觉到整个义帝陵园与秦始皇陵相似,呈覆斗状。虽然义帝陵比秦始皇陵小很多,但完全符合秦汉帝陵的礼制啊!

小泉拾级而上。发现牌楼的四根柱子正反各有两幅对联。正面对联为:“帝子曰归,摘天上白云作心香长奉;义旗是举,镌山间青碣成华表高擎。”“郴水溯源,古郡曾居帝子;国殇在此,新祠好读离骚。”背面对联为:“有人逐鹿,一弑一尊,当年项暴刘则善;无路穷泉,速生速死,此日民贱君尤轻。”“酹酒招魂,自有三侯来岭北;别姬看剑,更无匹马渡江东。”显然对联是新写的,但其中“郴水溯源”、“无路穷泉”的词句和颂赞高帝刘邦贬斥霸王项羽的内容仍使小泉感慨万千。

牌楼后面有一照壁,铭刻着“义帝徙郴”大型浮雕。只见义帝站立船头,率领船队溯郴江徐徐驶入郴城。哦,浮雕上铭刻着三个“郴”字,除小篆源自《说文》,另两个更早的楚篆字可是我上次来义帝陵时提供的摹本,显然他们采纳我的建议才铭刻在上的。一个是《鄂君启舟节》的金文“郴”,另一个是郴字之源——来自《新蔡竹筒》中的“菻”。这可是“郴”字的源流,也是我为郴人追根溯源的结果啊!小泉有点沾沾自喜。

庄严肃穆的义帝祠是义帝陵园的主体建筑。义帝祠前有一副对联:眼前突兀,乾坤花雨一杯土;架上翻飞,楚汉风云两卷书。义帝祠内有义帝青铜像和八幅楚汉风云壁画。小泉匆匆一瞥,就知道这些壁画体现大家所看到的《史记》的视角,集中反映了义帝、刘邦、项羽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刘邦、项羽对待义帝的不同态度所导致的不同结局。

小泉知道走出义帝祠,知道义帝祠后有一副对联。此时,他关注对联可不是为附庸风雅,而是因为它们也许携带着有用的信息。他回头一看,如果真有一副对联:史志郁芳香,徙郴名著谢司马;祠堂森翠柏,望帝春归啼杜鹃。他只是欣赏了片刻。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义帝祠正面的义帝陵。

小泉转过身,义帝陵墓映入眼帘。义帝陵基本保持着原样,但通往陵墓的司马道两侧新置放三对镇墓石兽。他望着最前面的那对镇墓石兽,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可是一对用白色汉白玉雕塑的石虎啊!他慢慢抬起双眼,有点不相信地看着竖立在司马道旁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那对古朴的石雕。

白虎之下。 郴州网

小泉感觉到自己此时已经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好运接踵而至。难道何国郴未卜先知,还是他预先安排?他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一想到那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他就激动得几乎要发抖。他颤颤巍巍走进石虎,看见石虎旁有一块石质小牌,上面写道: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郴,旧县也,桂阳郡治也,项羽迁义帝所筑也。县南有义帝冢,内有石虎,因呼为白虎郡。”

 

《水经注》是一部可信度极高的古代地理典籍啊!郴州古称桂阳郡,而桂阳郡则别名白虎郡。小泉早就听何国郴说过,现在看来不是他未卜先知,而且他胸有成竹。小泉抚摸着石虎,古郴城的布局一一在头脑里呈现。他想,白虎可不仅仅是义帝陵的护卫,而是是郴城的拱卫。古郴城坐北朝南,背倚来龙山——北门岭;面朝案山——南塔岭;左青龙——郴江;右白虎——义帝陵山。还有燕泉河横卧东西,曲水朝堂,金带环抱。好一个天上紫徽宫再现的风水宝地,而自己却被郴城义帝陵是只是衣冠冢以及密码筒的四行诗里的黄水、琪田所迷惑,却对此视而不见。真所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答案却在不远处。

无数的偶然就是必然,的确答案就在前面。

小泉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匆匆穿过其余两对辟邪、独角兽的镇墓石兽,走到陵墓前。他望着硕大半圆形义帝冢。九级台阶下竖有一对大理石华表,上有繁体联刻:“楼头有伴应归鹤;原上无人更牧羊”。这是唐代诗人沈彬的诗,小泉从中读到了新的意境。

义帝之陵。

这时,小泉听到了陈久贵说过的话。“有朝一日你终会明白的。”

现在,他就站在义帝陵的前面,强烈感受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假时假亦真”所蕴涵的哲理。小泉上次来时就已经听说,文革中开掘义帝陵时发现文物中有一件是一枚初铸于汉武帝元狩五年的五铢铜钱,考古部门后来的结论是盗墓贼遗留下的物品。

小泉此时想起毛泽东主席的“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论断,其实“义帝之陵”也是坐标。所以说,五铢铜钱其实是郴侯把义帝陵加大加高时遗留下的物品,这座这条义帝冢下串联两座墓室,上面的墓室为疑冢,下面的才是真正的义帝陵墓。

对侠公堂、侯公堂以及义帝研修会而言,还能找到比这更好的地方来保护他们的秘密吗?他终于明白何国郴留下来的四行诗的确切含义。传国玉玺……在位于骑田岭北麓的郴城……在涓涓皇水的源头……在白色汉白玉雕塑的石虎和义帝陵的下面。

传国玉玺陪伴着义帝在这里终于得到了安息。

他环顾四周,凝视着被修剪整齐的篱笆包围起来,宽阔而长满青草的半圆形义帝冢前的汉白玉供桌,有多少文人墨客在此凭吊,有多少达官贵人在此祀奉……它是郴州悠久历史的象征……这块圣地已经成为国家重点文保单位——是这座城市最不同寻常的一座纪念碑。

传国玉玺陪伴着义帝会佑庇着这座城市。

小泉陡然升起了一股敬意,他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http://www.chenzhou.com.cn/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是何孟春在五百年前在谒祀义帝祠、环步其冢时发出的一连串的疑问及感慨……

 

悲乎!刘、项于义帝,事等北面。义帝生存之时,尝为帝矣。作史者曾无楚义帝纪,楚世家又不缀其事?始末不具。始云在民间为人牧羊,不知何人?踪迹之何地?方立之时,不知其年?方杀之时,不知其敛葬之礼?……冢切空城,魂萦宿莽……汉即帝位之时,其遣官临祭,分户奉守之举,不知其有也?嗟夫!悲乎!……(何孟春义帝庙记》)

 

小泉知道:最清楚其答案的,其实就是何孟春啊!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全书完)

 

 

         郴州街上的老奶钵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2012年夏构思于湖南郴州市皂角树下三闲斋

2015年夏完稿于浙江温州市横渎河畔思湘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