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酒·渌酒·酃渌酒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2/8/19
    郴人好酒,尤好白酒,并非郴人贪杯,只是历史渊源使然。古代郴地盛产美酒,魏晋南北朝,桂阳郡于郴县程乡置酒官,专门生产贡酒——程酒。程酒源自渌溪,别称渌酒,与酃湖酒齐名,亦叫酃渌酒,晋唐通称醽醁,成为古代美酒的代名词。

    一、程酒

    东汉邹阳《酒赋》记载古代名酒有:“沙洛绿酃,程乡若下,齐公之清,关中白薄,青渚萦停。”其“程乡若下”应是产于郴县古代名酒——程酒的极品。

    郴县有一个叫程乡的地方,三国东吴时期就有产酒的记录。记录出自唐《元和郡县志》:“郴县。程乡,《吴录》云程乡出酒”。三国时期,桂阳郡属东吴。《吴录》是东吴大鸿胪张严之子张勃所著记录东吴历史的史书,早已佚散,但根据南朝裴松之大量引用该书注《三国志》,成书时间应不晚于晋朝。

    通过发生于南朝一个著名历史故事“任昉讨教刘杳”得知:程乡不但出酒,而且出美酒。故事出自《梁书·刘杳传》:

    杳少好学,博综群书,沈约,任昉以下,每有一遗忘,皆访问焉。昉曰:“酒有千日醉,当是虚言。”杳云:“桂阳程乡,有千里酒,饮之至家而醉,亦其例也。”昉大惊曰:“吾自当遗忘,实不忆此。”杳云:“出杨元凤所撰《置郡事》。元凤是魏代人,此书仍载其赋,云三重五品,商溪摖里。”时即检杨记,言皆不差。

    北宋窦平《酒谱·酒事》全文收录此事,并将“程乡有千里酒”改为“程乡有千里醉”,依上下文“千里醉”更为贴切,可释读为酒名。这段历史故事说的是南朝两位著名文学家之间的学术交流。有一天,任昉对刘杳说“听说酒中有千日方醉的美酒,恐怕是徒有虚名”,博览群书的刘杳立刻回答:“桂阳郡程乡就有‘千里醉’,饮后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中才醉,正是这样的例子。”任昉听后大惊说:“我实在想不起有这样的事,”刘杳又说:“这出自魏代人杨元凤所著的《置郡事》一书中。”任昉当即取出该书翻开检看,果然如此。此故事被许多史籍收录而名扬天下。

    杨元凤为“魏代人。”六朝中先后有两魏,一是曹魏,另一个是北魏。清朝姚振宗所补《三国艺文志》时,据此补杨元凤《桂阳记》一书,并按云:“杨元凤始末未详,当是吴魏间人。”即认为杨元凤为曹魏时代的人。清末民初史学家王闿运主纂《同治桂阳州志·小说篇》云:“杨(元凤)书不见著录,疑是类书,或曰‘郡志类’也,杨亦疑是郡人”。由此可见,《置郡事》可能是一部郡书地方志,其名应为《桂阳记》,由桂阳郡人杨元凤所撰。倘若如此,《桂阳记》(置郡事)可能是郴州古代最早的方志,亦是记载程乡产美酒最早的记录。

    桂阳郡程乡不但产美酒,而且置酒官,生产贡酒。唐徐坚《初学记》卷二十六引《荆州记》云:“桂阳一郡,程乡有酒官。”唐虞世南《北堂书钞·酒食部》引盛弘之《荆州记》:“桂阳郡东界侠界山下渌溪源,官常取此水为酒,”这两部《荆州记》均成书于南朝,现已佚传。2009年8月2日新开馆的“郴州博物馆” 展示的“西晋简牍” 中就有“郴县呈(程)乡献酒官”的记载,完全印证了史籍中的记载。

    最为完整的记载当属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耒水篇》:“郴县有渌水,出县东侠公山,西北流,而南屈汇于耒,谓之程乡溪,郡置酒官,酿于山下名曰程酒,献同酃也。”

    渌水,又叫程乡溪,今称蓼江,又称三都水,是耒水的支流。侠公山,即是郴侯山,亦叫侯公山。此水此山原为郴县地,郴县在此设置乡级行政区划,称“程乡”。南宋嘉定二年(1209年)复置资兴县时程乡已改名为程水乡与原资兴地一同划入资兴县。从此,程水乡一直为资兴县辖区。

    晋人张协作《七命》记载了两种名酒,称“荆南乌程,豫北竹叶”。虽未明确两酒产地,顾名思义,“荆南乌程”可释读为“产于荆州南部桂阳郡乌色的程酒”。现在郴地农村仍有一种俗称“牛栏酒”的米酒,村民将已酿好的米酒装入坛中,密封后深埋入土中或牛粪中,数年或数十年后取出,其味美醇厚,汁稠并呈深褐色,也许这就是“乌程”的传承。

    由此可见,程乡产贡酒,称程酒,又叫“千里醉”,与酃酒齐名。程乡酿酒史可追溯于汉朝,其“程乡若下”为东汉名酒,“荆南乌程”为晋朝名酒。

    二、渌酒、酃渌酒

    酃渌酒,亦作醽醁,为古酒名,后泛指美酒。

    古酒名酃渌酒的由来现存两说:一说单指晋湘东郡酃湖酒;另一说为酃酒,渌酒的并称。既然酃渌泛指美酒,应为复数,酃渌应是以酃、渌两酒为代表的名酒的泛称。

    酃酒一般认为是产于晋湘东郡(今衡阳市)酃湖的酃湖洒,但渌酒为何酒,产于何地,尚无定论。

    晋人张协《七命》被南朝萧梁昭明太子选入《昭明文选》,唐朝李善《文选注》引南朝刘宋盛弘之《荆州记》注《七命》“荆南乌程”时云:“渌水出豫章郡康乐县,其间乌程乡,有酒官取水为酒,酒极甘美,与湘东郡酃湖酒年常献之,世称酃渌酒。”由此许多人认为渌酒产于此地。

    豫章郡康乐县于东吴黄龙年间(222~229年)初置,称阳乐县,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年)改称康乐县,《荆州记》认为渌水源此。《水经》和《水经注》持有不同意见,《水经》云:“漉水出醴陵县东漉山,西过其县南。”《水经注·卷三十九·漉水》注云:“醴陵县,县南临渌水,水东出安城乡翁陵山。余谓漉、渌声相近,后人藉便以渌为称。虽翁陵名异,而即麓是同。”

    今渌水,为湘江支流,发源于今江西萍乡千拉岭南麓,西经醴陵市,株州县,在渌口汇入湘。显然,《荆州记》康乐渌水与《水经注》醴陵渌水同为一水,但记载差异很大,后者未注出酒。《荆州记》康乐渌水与《水经注》郴县渌水两水绝对不是同一水,但两书记载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两注中康乐县有“乌程乡”、郴县有“程乡”,境内都有“渌水”,都有酒官“取水为酒”,其酒都“献同酃也”。

    明眼人不免犯疑,为什么同一个地方两则记载如此相左,相反,不相同的地方却如出一辙。由此渌酒的产地产生了两说:一说为《荆州记》渌酒产于江州康乐乌程;另一说为《水经注》渌酒产于荆州郴县程乡。这的确需要我们甄别厘清。

    盛弘之《荆州记》成书于南朝刘宋时期(420~479年),早于《水经注》。《荆州记》唐末已佚,但《荆州记》曾被许多文献所引用。清朝善化人(今长沙县)陈运溶于光绪年间,根据各类书籍引用《荆州记》的片段,辑成三卷《荆州记》共一百七十余条。陈运溶在辑《荆州记序》中云:“盛弘之《荆州记》之类,皆自述乡国灵怪,人贤物盛,参与他书则多纰谬”。又云:“兹所征引得百七十余事,并采集各书为之证,分为三卷,以符原目,因以《水经注》互校,其事实相类者约八十余事,虽详略不同,实则录其书,而隐其名,盖善长著书博采众多,随所甄录。”“今以《荆州记》证之,可知郦注精博,集六朝地志之大成。”

    陈辑《荆州记》中有八十余事与《水经注》相类似,陈认为两书“详略不同”,《水经注》实际是引用了《荆州记》,只是没有标明引处,认为郦“善长著书” ,所以会“随所甄录” 。陈运溶虽认为《荆州记》不失一部有价值的地理志,但将《荆州记》与《水经注》相互印证,得出《荆州记》“多纰谬”,而“以《荆州记》证之,可知郦注精博”的结论。陈运溶将两书“渌水出酒”共三条记载全部归类于郴县条目下,想来他是发现了两书异地相似这个问题,并赞同渌酒产于郴县的说法。

    晚清著名学者赵守敬注疏《水经注》在郴县渌水下进行了考疏。他认为李善《文选注》引《荆州记》原文有误。指出:“‘豫章康乐’四字误,彼涩水即后篇的渌水,不闻出酒,程上‘乌’字亦衍。”又按云:“《元和志》引《吴录》程乡出酒,《初学记》二十六引《荆州记》‘桂阳一郡,程乡有酒官’亦是证上《荆州记》之误衍。”的确,依据赵守敬的断读,《荆州记》应改为“渌水出桂阳(豫章)郡郴(康乐)县,其间(乌)程乡,有酒官取水为酒,酒极甘美,与湘东郡酃湖酒年常献之,世称酃渌酒。”两书就并行不悖,也许,这就是郦道元“甄录”的结果。

    《荆州记》、《水经注》等古籍成书于雕版印刷兴盛之前,口授传抄,造成误衍实属常事。两书作者治学原本就有一定的差异,《荆州记》为佚书,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水经注》经后人多次校注释疏,为传世佳作。两书真伪信讹,一目了然。再者,江州康乐渌水出酒尚缺其它文献来佐证,而荆州郴县渌溪出酒已被众多文献所印证。

    最有力证据莫过于2003年郴州出土的西晋简牍至少有两枚与其相关:一是编号为(C-9)的简牍,牍文:“[郴]县东界,去县[城] 四十里,从[东]界到郴县呈(程)乡献酒官卅里。”简牍(C2-118)另记:“ 口廿三, 酒工。”这两枚简牍与《水经注》相互印证。朝廷在郴县程乡设“献酒官”,即主持生产贡酒的官吏,并有“酒工廿三”。显然,与酃酒齐名同为贡酒者,当属荆州桂阳程乡所出的程酒。程酒取渌溪水为酒,故别称渌酒。

    渌通绿,常被引作水的修饰语。现代人称水发绿,是指水体富营养化滋生藻类,水质变坏而呈绿色。古代绿通清,绿水则指清澈的水。古人取水为酒,故称米酒为清洒、青酒。程酒既为佳酿清酒,又取渌溪水酿酒,二者兼而有之,程酒被世人别称渌酒实属自然。

    醽醁泛指美酒,源自酃渌。酃从邑,为邑名;渌从水,为水名。酃渌实指酃湖、渌溪,酃渌酒实指产于酃湖的酃湖酒和产于渌溪的程酒的省称。只是名气大了,酃渌改称醽醁,泛指美酒。

    正是有了这个泛称,唐以后郴人便将渌水源头改称为酃渌泉了。北宋郴州知州阮阅作七绝《醽醁泉》:“玉为曲蘖石为垆,万榼千壶汲未枯。山下家家有醇酒,酿时皆用此泉无。”可见宋代程乡酿酒盛况依旧,仍被后世所载录。


    《清一统志》:兴宁 “程江,在县北,源出县东北四十里醽醁泉,西流入耒水,一名绿水,一名渌水。”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兴宁县醽醁泉。在县东北四十里,其水清冽甘美,酿酒极佳,即程水正源也。昔置官酿于此,名曰酒官水,其酒亦曰程酒,献同酃酒。刘杳云:‘程乡有千里酒,饮之,至家犹醉。’谓此也。”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地古代产美酒,笔者早已耳闻,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因资兴东江湖酒业有限公司相托,方才追本溯源,一路走来,顿感自己浅薄无知。郴州古代产酒源远流长,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更给我们一份惊喜。郴州古代曾设金官、铁官、酒官、钱官,可见古代郴州官府手工业如此发达,足于让今天的郴人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