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书院与醽醁泉 ——探秘醽醁酒之二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6/8/19

观澜书院早些年被报道过,说是目前发现的湖南最早的家族书院,位于资兴市七里镇(现为回龙山乡)柏树村西廊铺上。“醽醁寺潭闻酒气,观澜堂上听书声。”据《醽醁曹氏家谱》及志书记载,观澜书院又称醽醁书院、醽醁泉书院及醽泉书院,这些名称都与程水及醽醁泉有关。可如今的观澜书院旁既无程水也无醽醁泉,只有一座规模小了很多的重修过的古建筑孤零零地矗立在村前。经历了上千年的沧海桑田,不仅人非、物也非矣!这是一种怎样改天换地的变化呢?醽醁泉到底还有没有?在哪儿呢?8月15日,记者跟随市文史专家刘专可,前往资兴七里,实地探寻。


观澜书院曾建在醽醁潭畔


现存的观澜书院为清末重修,有300多平方米,规模不足原书院的六分之一,2011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上个世纪还办过小学。走进去,可发现墙壁上有些碑文,其中一块镶嵌在墙壁里面的较大石碑上双面都有文字,一面是《重修观澜书院堂记》,另一面是《重修观澜书院纪实》,两篇碑文都作于元大德六年(1302)。碑文因年代久远,有的文字已经看不清,不过,这些碑文都被收录进了《醽醁曹氏家谱》里。其中《重修观澜书院纪实》碑文中明确提出:“斯堂经始于绍定辛卯”。经查“绍定辛卯”即为南宋理宗绍定四年,也就是公元1231年,因此可知,观澜书院创建于1231年,不过之前不叫书院,而叫书堂,后在元初丙子之变被焚毁,至元辛卯年(1291)重修时,才“易堂为院”,其中参与主持重修者就有曹一本等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重修观澜书院堂记》的碑文中则指出了建书院的地址及缘由等:“……乃于醽醁潭上构书堂以训族党之少俊,而取孟子观水必观澜之义以名其堂,意亦深矣……”这里的醽醁潭,应该就是由醽醁泉水汇聚而成,足见醽醁泉水之大。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记者在《万历郴州志》上看到有关观澜书院的记载为:“宋人曹如圭建”,与曹氏家谱中记载的观澜书堂由其先祖行锡公创建不符。曹如圭即是曹氏家族中唯一高中状元的曹一本,其家谱记载,曹一本于元大德甲辰年(1304)高中状元,但有关曹一本的生卒年却不详,而且所有新旧家谱中,竟然没有一篇有关曹一本的专传,而家族明清时期名人却有传记,这很不合常理。 而且据史书记载,元朝一度废除科举,直到1313年才恢复科举,那在1304年又何来的高中状元呢?这些疑问令记者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怎样,曹一本对观澜书院的建设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


醽醁泉到底在哪儿


《万历郴州志》:“醽醁泉,一名官酒泉,在县东北四十里(这里的方位有误),近醽醁寺,旧作亭其上。吴《郡国志》云:程水乡出醽酒……上又有书院,为兴宁八景之一,曰醽泉书院……”光绪元年《兴宁县志》记载:“醽醁泉,在程乡湘源桥往永兴路旁。俗名碓臼井。涌泉一线,夏不涸,春不泛,淆之不浊。以之酿酒,味醇厚,亦可千日。上有醽醁寺旧址,又有曹氏醽醁书院。”从这两处记载可知,尽管相隔了300多年,但对醽醁泉的记载大致相同:醽醁泉可酿好酒,醽醁泉上有醽醁寺和醽醁书院。


《兴宁县志》又云:“观澜书院,一名醽泉书院,在澄溪水头坝,为曹氏读书之所。”这里的“澄溪”就是程水。在曹氏家谱中有关观澜书院的各种记载中,也多处提到观澜书院建在醽醁潭上,而观澜书院的名称乃“取孟子‘观水必观澜’之义”,可见观澜书院旁边必有水,而且是较大的水,以前还有水坝,那这水是哪里的水呢?除了醽醁泉和醽醁潭之外,那就是程水。 郴州网


一同去的资兴市档案局局长戴忠诚不仅是七里人,而且也是一位文史爱好者。他说:“我早年在蓼江镇工作时,就发现蓼江(程水的一段)旁还有另外的古河床遗址,每次涨大水,水就会流入这些河床里去,现在已经就势修了渠道。还有和柏树村交界、在柏树村下游的水口村,取名水口,却无水,是何因呢?我观察分析,应该是程水改道所致。在几百年前,程水是从观澜书院旁经过的。而且,你们看,现在的柏树到水口这一大片田洞,不正像是洪水过后的冲积平原吗?”


郴州网

戴忠诚的推测得到了柏树村曹氏族人曹八连的认可。“程水曾经不止一次改道,正因为程水多次涨洪水,观澜书院在清朝乾隆年间才搬迁重建到现在的位置。”曹八连还给我们指出观澜书院的旧址,距现址并不远,约200米,就在新修的资永公路旁。但不管是旧址还是现址,都早已无水可观了,因为程水改了道,那么醽醁泉呢?据从这里走出去的陕西省安康市委理论讲师团团长曹辉考察,醽醁泉应该在书院旧址的右下方,解放初期,那里还有很好的泉水,可以下水游泳捉鱼,后来填潭为田,2014年修资永公路,醽醁泉彻底没了。现在那里的淤泥仍然很深,泉区地势比周围明显低。洪水冲毁,书院易址,人为改造是导致历代名泉消失的主客观原因。 


至于柏树村对火井组声称本村的一口古井——对火井就是醽醁泉,这是没有根据的。


“醽醁”不仅仅是名泉与美酒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兴宁(资兴)程乡,不仅有醽醁泉、醽醁潭、醽醁酒、醽醁寺、醽醁书院,其实还有醽醁里,因此“醽醁”不仅是一股清泉、一种美酒、一座古老的书院或寺庙,还是一处水源、一个古地名,也因此,当地的曹氏家族才自称为“醽醁曹氏”。


记者查阅志书,在《万历郴州志》的“水”篇看到:“程江,其源:一自醽醁,一自源头佛母墓,一自凤梧山,一自延溪。至鹿鸣桥出程江口,合郴江。”在“乡都”篇看到,兴宁,有四个乡:资兴、程水、丰乐、下堡。其中“程水,在乡西北,旧辖里三:康定、灵泉、醽醁。”由这些记载可知,醽醁就是一个古地名,在古代,程水乡有个醽醁里,而这个地方为何会叫做醽醁里呢,当然是因为著名的泉水——醽醁泉。从醽醁泉是程江的源头之一可推测出,醽醁泉水源很大,泉水首先汇入醽醁潭,再流入程江,也可证明,程水曾经从观澜书院旁流过的分析是合理正确的。


醽醁泉,这一口古代名泉,现在虽然找不到了,但他对资兴所起的作用、造成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因为大自然的杰作,才有了醽醁泉;古代的人们用醽醁泉水酿出了香醇可口的美酒,于是有了醽醁酒;因为醽醁酒实在美妙无比,因此被朝廷派设了酒官,把醽醁酒定为贡酒,此后,由醽醁泉衍生出很多一样的名称不同的事物。 “玉为曲蘖石为炉,万榼千壶汲未枯。山下家家有醇酒,酿时皆用此泉无。”这是北宋郴州知州阮阅所作七绝《醽醁泉》,可见宋代程乡酿酒盛况依旧。可如今,很多资兴人都不知“醽醁”这个名称,甚至连很多醽醁曹氏的后人都不认识“醽醁”二字,实在可惜可叹!


图一:观澜书院外貌 http://www.chenzhou.com.cn/



图二:观澜书院内景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图三:柏树一带井泉比较多,但现都被废弃



图四:对火井,并非醽醁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