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官与汉墓 ——探秘醽醁酒之三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6/8/31

记者前面已经探出,醽醁酒、程酒都是古代的美酒、贡酒,距今至少有2000年的漫长历史了。关于此酒,很多古籍志书上都提到了“郡置酒官”一事,却没有具体的“置酒官”时间。那么,古代到底是何时起在桂阳郡程水乡设了酒官呢?酒官一职延续了多久呢?而在今资兴程水流域,隐藏着一个汉墓群,巨大的封土堆表明,葬于此地的人绝非普通老百姓。那么在汉代程水一带的非普通人,除了郴侯就是酒官了,难道这些汉墓之主就是他们吗?8月29日,带着这个千古之谜,记者跟随我市文史专家刘专可再次前往程水流域考察。


http://www.chenzhou.com.cn/

酒官一职到底何时起设


郴州网

关于古代设酒官一事,刘专可等文史专家认为在汉朝就设了酒官,但记者查阅《汉书》、《后汉书》等古籍,就是没有查到明确的文字记载,因此汉代到底有没有设酒官,现在还是个谜。


目前能够查到的最为完整的记载当属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耒水篇》:“(郴)县有渌水,出县东侠公山,西北流而南屈,注于耒,谓之程乡溪。郡置酒官,酝于山下,名曰程酒,献同酃也。”这里的“侠公山”,很多人认为就是“侯公山”,即今资兴蓼江镇的郴侯山。不管“侠公山”是否就是郴侯山,但可以说明,至少在南北朝时,程乡设了酒官,生产贡酒,这种贡酒就叫程酒,和醽醁酒一样献于朝廷。还有古籍《荆州记》虽已散佚,但唐徐坚《初学记》卷二十六引《荆州记》云:“桂阳一郡,程乡有酒官。”唐虞世南《北堂书钞·酒食部》引盛弘之《荆州记》:“桂阳郡东界侯公山下,渌溪源,官常取此水为酒,”这两部《荆州记》均成书于南朝,因此也可证明南北朝时设了酒官。


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2009年8月2日新开馆的郴州博物馆 展示的“西晋简牍”2003年郴州出土) 了,其中就有“郴县呈(程)乡献酒官”的记载,不仅完全印证了史籍中的记载,更是将设酒官的年代往前推了约200年。


汉墓之主究竟会是何人


我们沿着程水流域探寻,找到了传说中的汉墓。在莽莽山野中,一座座的封土堆已经长满了杂草树木,和山野融为了一体,很难发现。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搞开发时,有一座汉墓被挖土机推平,露出了部分古砖,考古、文史业内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典型的汉砖,因此才被人获知,这里原来有汉墓。 郴州网


当地知情人带记者一行找到了那座已经被开发种上了树木的汉墓,在稀松的土壤中,我们又找到几块汉砖。只见这些被挖断的汉砖呈黑色,表面有清晰的纹路,用手去拿,又硬又重,有如铁。而且有两块半截汉砖的一面有一对隼槽,正好可以对接。我们无法想象,古代的人们是如何烧制出如此坚硬牢固、严丝合缝的砖块来的。


从汉砖可以看出,这些汉墓之主绝非普通人,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刘专可分析:他们应该就是一代代的酒官。虽然目前还没找到汉代设酒官的确切记载,但程酒和醽醁酒在汉代就已经非常著名,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因此可以推测,或许在汉代就已经设了酒官,因为如果没有朝廷官府的推崇,此酒也难以如此出名。这些酒官在程乡工作多年,有的就死在这里,被葬在附近,这是合乎情理的。退一步,如果没有设酒官,那这些汉墓就很有可能是郴侯。郴侯是汉昭帝封的,侯爵是可以世袭的。而且,或许郴侯就是酒官,汉昭帝把楚王孙降级封侯,封到郴县来,目的就是要他来督促酿酒,只是没有明说,因此汉朝的史书上都没有明确记载。刘专可还建议,资兴市政府和文物等有关部门,如果能抢救性地发掘一两座汉墓,那就能够揭开这个千古之谜,而且一定会有很多历史性的新发现。 http://www.chenzhou.com.cn/


醽醁酒应是郴州的文化符号


http://www.chenzhou.com.cn/

“桂阳程乡有千里酒,饮之,至家而醉。”此话出自西汉光禄大夫刘向所作的《列仙传》,桂阳程乡就是现在的郴州资兴程水一带,从中可知,程水美酒在汉代已经蜚声在外,甚至比现代的茅台酒还要出名。因此,刘专可认为,醽醁酒应该是郴州非常独特而有文化底蕴的一种文化符号。可惜,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关注重视历史的风气不够,现代很多人都不知道醽醁酒了,所以,挖掘宣传醽醁酒,把这些尘封的历史告知现代人,是很有必要的。


尽管今人已不知醽醁酒,但其实这种酒的工艺流程还是基本被传承了下来,那就是资兴北乡人们所说的老酒、陈酒。今年68岁的曹作金出生于蓼江镇大坪村渡口角,他告诉我们,他家就有两坛老酒,已经窖藏了五六年,是留着给孙子结婚时用的,他的孙子20岁了,刚当兵回来。渡口角就在程水河旁,过去有一个非常热闹的古墟场,如今墟场已经搬迁,程水河也改了一点道,被废弃的老码头下只是一片沼泽地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资兴市档案局局长戴忠诚也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老酒的真实故事。那是在40多年前,他的哥哥患了风湿病,需要老酒才能治好。当时村里有一户人家有一坛10多年的老酒,于是她奶奶就去向人家求取老酒,那户人家大方地倒了一两瓶给他哥哥治病,后来,哥哥的病治好了,但人家那坛老酒却坏掉了。据说,老酒如果帮别人治好了病,那这坛老酒就一定会坏掉,其中的原因不知,但就有这般神奇。此后,他家里也封藏了一坛老酒,准备给哥哥结婚时用。封藏了八九年后,村里另一个人也得了与其哥哥当年一样的风湿病,人家上门求酒,奶奶明知酒给别人治好了病会坏掉,但还是毅然给了人家。后来别人的病治好了,那坛老酒果然也坏掉了。“我们这里的老酒不是女儿红,而是男儿酒,因为窖藏多年的老酒往往是给儿孙取媳妇时用的,这样感觉有面子,而嫁女时可就舍不得啰!”戴忠诚笑着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看来醽醁酒在民间影响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要把它推荐为郴州的一大文化名片。”刘专可说,“如果资兴能够重新发展醽醁酒产业,把醽醁酒打造成郴州的一大文化产业,那必将使郴州、资兴名气更大,亦可造福一方百姓。”


图一:有隼槽的一对汉砖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图二:程水旁渡口角的老店铺


图三:程水流域的村民在酿酒(袁春山  摄)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