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家渡寻踪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生权 发布于:2016/11/20

柏家渡坐落于飞仙圩下游一公里处的舂陵江北岸,西南两面环江,东北两向是千百亩良田。距渡口半里之遥有陈氏族人居住的村落,现称“柏家村”,迄今已有九百八十余年历史。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陈氏择居江畔,修建“百家渡”


据考,柏家渡原称“百家渡”,柏家陈氏始祖修建。元朝大德六年(1035),蓝邑(rǎn)溪南平环伯公的第九代裔孙大乙郎三十岁时,置货赴衡阳,泊舟于飞仙官田村上游八百米左右的龙家渡,登坡观望,见“有鹅形,山水环绕,甚奇,即与妻儿曰:止也。时筑室于此”。迄今仍有痕迹可寻。


长子少三郎,次子法善郎等兄弟叔侄,姐妹妯娌和睦相处,十分和谐。至大明洪武年(1377),已居三百余年。时有精于堪舆者经过,徘徊观望后,邀陈氏人细谈风水。堪舆先生曰:“此地鹅形,山水环绕,吉则吉也,但卜为阴也,不可阳宅 ”。陈氏族老听了,回思先人筑室三百余载,丁粮不旺,认为先生之言有理。诸兄弟六人相商后,就沿江而下,分别择“上埠、下埠、神仙下、马投江、青石江”等地开基立村而居,繁衍至今。而丙伯公发现小龙贤寺后面四百米以外处,可筑千百座房屋,两面环江,另两面有上千亩土地肥沃、水草丰茂的平川,中间又有一条小溪顺流而下,小溪两边较平坦的开阔地可开垦农田。水陆交通好,江岸上有上千百棵古香柏,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是人间桃源之地,喜之,择之。定居后修建了一个通往上埠的寨下渡口,和一个通往下埠的石林渡口。在小溪两边开垦良田,繁衍生息,乐业至今。这两个渡口是集上千百家圩市、商贾通往临武、蓝山、嘉禾、新田、宁远、常宁等地要口,在政治、文化、商贸、游览的必经之渡口。远近闻名,因此,众人就把两个渡口和村落统誉为“百家渡”。


二、慧门寺的没落,柏家渡的兴起。


慧门寺原称龙贤寺。从明朝中期至清朝中期,香火鼎盛,信徒络绎不绝,寺宇十余栋,和尚百来号,有百余亩的水田出租。据说,属于“湘南三个半大寺”之中的“半个大寺”。寺侧的小溪与舂陵江汇口处,还修造了一座石拱桥,供和尚休闲,乘凉,观河潮,俗称“和尚桥”,此桥迄今完好无损。寺前修造了一个至江岸边上的码头,供食品和物资运输等之用,也是和尚们挑水、洗涤、游泳的下水口。


陈氏族在此居将近四百年来,男丁稀少,不如寺内的和尚多,村人还时有被和尚欺负。相传,村中只要诞生一男婴,寺里的和尚就到外地买一个十来岁大的男孩来当和尚,其用意可谓叵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清雍正年间,有一位云游道士从南岸的卦卜山经过时,欣赏河对岸的山水风光,发现寺后有一村落,但村子的龙势没有寺里的龙势汹涌。因当时释、道两教明争暗斗,相互诋毁,积怨较深,产生了整治龙贤寺的想法。道士从下埠登舟过河,找到陈氏族长说:“贵府对龙贤寺看法如何?”族长答:“我族筑室四百年来,丁粮欠佳,还时有负气,奈何?”道士曰:“莫急,只要在村前修一条往水埠上出水的水渠,可把寺的龙脉挖断,村丁则盛也,信否?”族人信之,修之,可修到叫嚎口二十来米长的一段,今天挖通,明早两边的泥土又合拢了,次次如此。族长告知道士,观后曰:“惧否?挖矣,通后告知,自有办法”。挖通了,道士前往,站在渠底右手挥舞拂尘,左手五指并拢,立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词后从身上拿出一道铜符,升起铁锤,把铜符往渠底打下,并边打边念:“不怕挖来不怕挑,一道铜符斩断腰”。第二天观之,渠道完好。可渠底流出了像锈水一样红的水来。道士曰:“此水乃是寺里的龙脉之血也”。至今,还时有出现锈迹般的洪水,你说奇不奇?怪不怪?


水渠修成,全族庆贺,待道士如上宾,席间道士说:“如把寺后面大山窝的百十来棵擎天香柏砍去毁掉它的秀气和灵气,还能大伤它的元气。则寺可衰没,村人更盛。观贵府后龙山有千年香柏林立,根深叶茂,郁郁葱葱,有千秋万代兴旺发达之像,如把百家渡的‘百’字异为香柏的‘柏’字就更好了”。族长曰:“然也,就称柏家渡吧。把大山窝的柏树砍伐下来用来建栋宗祠。”道士曰:“妙哉,但需建在寺龙脉的七寸处更妙,龙贤寺必殁无疑。” http://www.chenzhou.com.cn/


经过一番辛劳,到乾隆二十年(即1755年)一栋六百余平米的陈氏宗祠竣工(宗祠大门左侧有清代年号砖刻,宗祠完好,并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宗祠竣工后,从道光年间起,龙贤寺的香炎渐渐冷淡,田产变卖,和尚出走,元气大伤,庙内和尚又想重振山门,便把龙贤寺改为“慧门寺”。但是,换名号也没能挽回衰落的趋势,百余年后的清末,慧门寺彻底走向没落。柏家渡村民从乾隆年间后期,慢慢兴旺发达,到解放前夕的二百来年里,盛至一百四五十来户、五百余人口,比乾隆年以前的人口翻了一翻,这大概就是道士的功劳吧了。


解放初,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时提倡“破除迷信”。慧门寺内没有和尚主持,香火冷落,菩萨跟着受罪。“土改”期间,斗地主、分田产, 群众参加的大会多,干部开会更多。开会时,冬天无柴火取暖,就拿木质菩萨抵死,学校生火做饭、烤火都是菩萨的功劳。庙舍的木材,砖块、瓦片用于建造政府用房和村里的公益建筑,比如村里的泮香亭等,迄今再无实存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新中国成立,柏家渡定名为“柏家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重视医疗卫生,人民生活不断提高。柏家村发展成一个四百多户、一千七百余口的大村。


郴州网

三、货运船的兴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柏家渡有天赐的水路交通优势。据现在唯一健在的86岁高龄老船工陈贤祐回忆,在清朝道光年间,原有十来户人家造船搞货运,客商把当地的粮食、牲猪、茶叶等农副产品往白沙、耒阳、衡阳、长沙、等地销售,再把瓷器、布匹、食盐等生活用品返运回来,所以船家的生活、经济比在家务农的人家强得多。到光绪年间,又有农家变卖田产造船搞货运。在鼎盛时期货运船达四十余号,船工百十余人。过年时,村里的石林、水埠上、寨下等三个码头都泊满船只。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解放初期村里还有一首顺口溜:柏家渡,驾船员,不要三百田,能要一条船。下长沙,到衡阳,生意兴隆赚大钱。扯洋布、置首饰,回到家,送婆娘。办年货,买墨鱼,购礼品,称果糖。帆空袋,装不完,老婆担,女儿抱,喜笑颜开见爹娘。杀肥猪,宰鸡鸭,团团圆圆过大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八年抗战时期,日本鬼子为了运送战略物资,大量抢霸船只。为了抗战,国民党也大量征集民船,柏家渡的货运船遭殃了,到解放前夕只剩下七八条船了。解放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们修路架桥,各地陆路交通逐渐便捷,水路交通萎靡。到二十一世纪八十年代末,陆路运输完全替代了水路,柏家渡三个渡口人流极少,几乎停渡。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四、 只居无商的“石林圩”


清光绪年间,一些有智商的船工,为搞货运方便利于守船,于是就在离村四百来米处河边上的小石丘上建造了以居代商及借宿的房子,把返运回来的各种生活用品在此屯放,进行销售,商机极好。客商的货物都得从石林码头托运,几华里以外的人家都来这里购买瓷器、食盐、布匹等生活品,销售量较高,来往的人较多。这样石丘中一块四五百平米的丘地跟着出现了卖包子、水酒等小吃的,还有卖猪肉、菜蔬等小贩。成了“麻雀虽小,担五脏惧全”的小集市。因为这里的山石如树木般林立,如同“石林”,赶集人就称这里为“石林圩”。


石林圩与四周的村庄都有几里的距离,水路虽好,陆路不便,赶圩损时间,耽误生产。这些迹象引起了商家的注意,他们就把货物运往上游二公里处村庄密集的飞仙村开圩、设店铺。北向四公里外的商家,就雇请劳工把物资运至十字圩开店经商。这样,盛之一时的石林圩就只居无商了,但石林圩之名一直原用,现今还流传有“开启飞仙、十字圩,扯死柏家渡的石林圩”的说法。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1755)的柏家渡陈氏宗祠


石林圩旁的和尚桥



作者简介:陈生权  男,舂陵镇柏家村人,退休教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