篾匠“三百六”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7/3/6

在安仁洋际乡乃至县城里,提到“三百六”这个人,很多人都知道,知道他是做竹器的老篾匠,知道如果要买竹器就找他,或找他在安仁县城的代卖点。


“三百六”实名李献金,1957年出生于洋际乡洋际村老水组。为什么人们都叫他“三百六”呢?因为他从小就会做很多行当,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而且他还能说会道,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渐渐地,随着他在当地的名气增大,人们就干脆叫他“三百六”了。


别看他那么自信,其实“三百六”小时候很命苦,13岁时死了老娘,14岁那年,父亲又撒手西去,撇下他和8岁的弟弟相依为命。为了养活自己和弟弟,14岁的他到处找事做。但给人家打短工毕竟工钱太少,聪明的李献金想,不如自己学手艺做点东西去卖。那时的农村,家家户户都需要各种竹制品,于是他想到了做竹制品。起初,他想到了做刷子,当时的洗衣刷子都是用竹子和猪鬃毛做的,李献金把家里唯一的一把旧刷子拆了再做,反复试了几遍,就摸索出了做刷子的方法。“那时的竹子不准随便砍,我就把被砍掉的竹子剩下靠竹兜的那点竹筒再砍来做刷子。”“三百六”用一口的安仁方言对记者说,不久,他还自己琢磨着学会了做饭勺、火笼、竹筅爪等小件竹用品,而且都能很快就卖出去,这让他一做而不可收拾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后来,“三百六”在自家旁边种了一块竹林,随着周边南竹越来越多,他的竹子来源得到了充分满足,做的竹器品种也越来越多,烘笼、簸箕、箩筐、扫把、扁担、竹椅、竹床、背篓、斗笠、粪箕、竹篮、鱼篓……至今已达100多种。“我看到什么就能做出什么,不管你想做什么,不怕我做不出,就怕你想不到。”“三百六”胸有成竹地对记者说。为了更好地做竹器,他不断摸索,还自己发明制作了几样工具。他拿出一个竹筒做成的刨子,演示削竹节,见他似乎只轻轻地一转,一个竹节就被削平了。他破竹篾几乎不用看,也从不戴手套,一根边缘锋利的竹条,他可以很快就破出9层竹篾来。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40多年来,靠着务农和做竹器,“三百六”不仅养活了自己,养大了弟弟,而且还把三个儿女抚养成人。“做这个行当养家糊口可以,但发财不起。”“三百六”直爽地说,最让他自豪的是他的女儿和小儿子,两姊妹都是通过读书走向了大城市,尤其是他的女儿,在上海工作安家,不仅很能干,而且对父母非常孝顺,因此,“三百六”说他只记得女儿的电话号码。最近两年,妻子也去上海帮女儿带小孩了,因此家里只剩下“三百六”一人。


“三百六”家里,到处都堆着竹枝,原来自2016年入冬以来,他做得最多的竹制品就是竹扫把,因为他做的扫把好用且耐用,因此供不应求。本来安仁县城管局和茶陵、攸县等地都来订购扫把,但他现在只能供应本县的,因为他一个人一个月只能做300把,实在满足不了那么多的订单。他说他打算在家门口搭建厂棚,办个小型竹器厂,请人来一起做竹器,但是他想带徒弟却无人愿意学。


“我做竹扫把是废物利用,这些竹枝都是从山上捡来的,因为那些砍竹子的都只要竹竿,竹梢和竹枝都丢在山上无人捡,加上我们这里会做竹器的老人都先后去世了,所以只有我去捡了。”“三百六”又遗憾又自豪地说。至于其他竹器,他都批发给他的大儿子儿媳,摆在安仁县城的老农贸市场去卖了。


“三百六”不仅做竹器,去年还种了35亩稻田,自己开犁田机犁田。记者看到他家里还养了鸡,家门前一口小池塘里养了鱼,几只鸭子正在塘里嬉戏,不免惊讶地问他:“这么多的事,你一个人怎么做得过来呢?” 郴州网


“我每天早上4点钟就起床,只要有事做,我就精神抖擞,而且我学哪样就会哪样!”“三百六”毫不谦虚地说,即将步入老年的他确实手脚麻利,动作敏捷,而且依然非常自信。


郴州网

大半生的辛勤劳作、岁月的沧桑并没有使“三百六”改变多少,唯一变化很大的是他那一双又黑又厚,布满老茧,指头尖还会开裂的大手,这是风霜的洗礼、是无数竹子打磨出来的独一无二的杰作!


图一:“三百六”做竹扫把


图二:破竹子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图三:削竹篾


图四:竹器成品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