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霞客精神 凝心聚力铸永塘路魂

来源:郴州网 作者:曾湘荣 发布于:2017/4/8

【编者按】20164月,由郴州市维信科技有限公司组织策划,特邀湖南省文物局退休专家谢武经先生率队重走“徐霞客郴游之路”,并于20168月出版《徐霞客郴游之路》一书,由于时间仓促,书中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该书出版发行后,得到了广大读者的不吝指正。在这里,特别要感谢永兴的陈舒藻先生,他在阅过《徐霞客郴游之路》后,在“资兴永兴耒阳段”中“柳洲滩(塘门口)”一节中,发现有错误之处,并立刻向该书总策划郴州市维信科技有限公司反映了这一情况。在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当地老百姓讲,过去塘门口很繁华,有“小南京”之称,二千多年来都是这样,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1991年,永兴县在县城附近建设便江一级电站,后来又在塘门口和两江口之间建二级电站;耒阳在大河滩下游建上堡电站,致使耒水彻底断航,不仅使塘门口航运一落千丈,而且沦为孤岛。2005年,因担心上堡电站关闸蓄水,水位大幅抬升,危及塘门口,县里决定,镇政府搬到马仰坪,老街墟场关闭。果然,2006年,上游泄洪,下游关闸,大水漫天,船可以直接划进老街。塘门口遭此重创,更加一蹶不振,不但商贸锐减,人口也逐渐往外迁移。如今老街上的几条主要街道,铺面关的关,倒的倒,大多已人去屋空,偌长的街道上,见不到几个行人,显得十分萧条。有些商铺的牌号还隐约可见,我们看到一家卖橹的老店,外墙字号上,一个黑底正楷“橹”字,特别醒目,不由得勾起我们对塘门口老街航运繁荣时美好景象的回忆。后来,好在塘门口镇党委、镇政府及时采取措施,举全镇之力,苦战四载,搬掉53万立方米土石方、耗掉5.7万支雷管和26吨炸药、投工63万个,修建了全长8.8公里、路宽7.5米、含有4座桥梁、48个涵洞由塘门口至永兴县城的永塘公路,使塘门口摆脱了成为孤岛的局面。为让后人记住这一壮举,刻《永圹路序》碑以作纪念。”


陈舒藻先生向我们介绍说,书中提到的“举全镇之力,苦战四载,搬掉53万立方米土石方、耗掉5.7万支雷管和26吨炸药、投工63万个,修建了全长8.8公里、路宽7.5米、含有4座桥梁、48个涵洞由塘门口至永兴县城的永塘公路”,并不是2005年后才修的,而是1991年动工,1995年竣工通车的。当时这条路还正是他在塘门口镇担任党委书记时修的。为了修这条路,大家历尽千辛万苦,耗费了无数心血和汗水,至今想来仍历历在目。 http://www.chenzhou.com.cn/


对此,郴州市维信科技有限公司特向陈舒藻先生及所有参与修建永塘路的人员深表歉意!同时,再次感谢陈舒藻先生为本书提出的宝贵意见!


20169月份,在陈舒藻先生的热情邀请下,郴州市维信科技有限公司安排“徐霞客郴游之路”考察人员由李成虎先生陪同再次走进塘门口,了解修永塘路的始末,并再撰文一篇,向大家还原修永塘路的真实情况。

 

传承霞客精神  凝心聚力铸永塘路魂


郴州网


        “江流山色,树影墟灯,远近映合,苏东坡承天寺夜景不是过也”,在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的笔下,柳州滩(今塘门口)的美摄人心魄。沧海桑田,如今的塘门口少了徐霞客笔下的繁华,多了一份世外桃源般的宁静,几条见证着历史沧桑的古街,静静的矗立着,似在无言述说着往昔的辉煌。古镇侧畔的便江,静静的流淌,偶尔往来的船只,划过微波,惊起雄鹰和鸥鹭。江旁宽阔平整的永塘路,傍水依山,通往远方。驱车行驶在永塘路上,一边碧水,一边青山,何等欢畅?然而,当你开怀享受美景时,可曾想过,车轮下的马路,凝聚了多少塘门口人的心血和汗水?
http://www.chenzhou.com.cn/

 

“儿孙不爬黄草坳”

 

“镐声炮声漫九宵,千古天堑康庄道,儿孙不爬黄草坳。同谈笑,来日南京更妖娆。一路风雨一代骄,漫漫沧桑有暮朝,春秋肝胆两相照,弄浪潮?不负民众便风骚。”这是时任塘门口镇党委书记陈舒藻感由心生而作的一首《渔家傲.永塘路》,透过这首词,我们看到了作者对爬黄草坳刻骨铭心的记忆,看到了作者竭力改变现状,造福儿孙的深深情怀,更看到了修建永塘路的艰辛,以及永塘路修成后作者的欣忭与豪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是的,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岁月。

 

塘门口,座落在永兴便江河畔的一个山区小镇,距离县城九公里,物产丰饶。塘门口因其下游200米处河中连续有大、中、小三个沙滩,统称柳洲滩,故塘门口古代亦称柳洲滩。在徐霞客的笔下,塘门口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港口码头,还是一个夜色迷人的地方。他借用苏东坡的小散文《记承天寺夜游》以景抒情,让人心醉。

 

当地老百姓讲,过去塘门口很繁华,有“小南京”之称,二千多年来都是这样,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有衡阳、湘潭等地的人特意坐船跑来塘门口看电影。在塘门口老政府办公区,现在还可以看到这家宽敞的电影院,据说这家电影院是永兴当时规模第二大的电影院,每周都放几次电影,有时还演戏,其热闹程度可想而知。然而,随着陆路交通的发展,水路渐渐冷落,塘门口由于缺少一条走出山外的公路,交通很不方便,渐渐变得冷清了。开始还有一趟从永兴往返于耒阳的船,但一天只有一趟,错过了就只能等第二天,或者是走路。到后来,连船都很难坐到了,人们外出便只能靠双脚走。当时,塘门口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外界,翻山越岭,要走好几个小时,特别是黄草坳,这座又陡又高的山,足可以把脚都走跛,所以,每个爬过黄草坳的人都难以忘怀。时任塘门口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的李成虎说,1991年他工作调动到塘门口时,带着自己的儿女一块走路过去,爬黄草坳时,年纪尚幼的儿女们好几次都累得爬不动,好不容易翻过黄草坳,到达塘门口时,小孩们已经一瘸一拐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 http://www.chenzhou.com.cn/

 

面对“行路难”的困境,1991年冬,塘门口镇党委、政府决定:一定要修一条从塘门口通往永兴县城的公路。便动员马仰村、塘市村、年丰村三个村的劳力,修了一个冬天,1992年以党委书记陈舒藻、镇长吴志学等为代表的新一届党委和政府将修筑永塘路纳入了议事日程,鉴于修路的工程量实在太大,光靠三个村的力量显然不够,必须动员全镇所有的村一起来修路,并成立了指挥部,由吴志学任指挥长,李成虎任常务副指挥长。发动18个村,动员全镇3000人以上劳力,投入到修路中来,大家不分晴雨,不分严寒和酷暑,起早贪黑,当时,没有挖掘机,也没有铲车等机械,全靠一双双手,在石壁上、在荆棘中一点点地开出一段一段的路。

 

两年后,1994年,大部分路已修通,还有一段路涉及到湘永煤矿,因故没有动工,通过永兴县委、政府与煤矿方面沟通协调,1994年上半年,开始修湘永煤矿区域这一段的路,八个月后,1994年冬,从塘门口到永兴的永塘路终于修通,全线8.8公里,路面宽7.5米,桥梁四座,大小涵洞48处。弯少坡缓,道路平坦。1995年上半年,永塘路开始铺沙石路面,仲夏竣工,同年9月通车。

 

在永塘路旁立的《永塘路序》碑上,有这样一段话,让人感慨万千:“镇党委、镇政府举全镇之力。人不分男女老少,地不分东南西北,众志成城,披荆斩棘,凿石填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奋战四载,搬掉53万土石方,耗5.7万支雷管、26吨炸药,投劳动工日63万个,方始有成。” 郴州网

 

陈舒藻和吴志学及当时的塘门口党委、政府领导干部、塘门口镇所有百姓,用自己的热血和汗水,终于实现了“儿孙不爬黄草坳”的愿望,更是极大地改善了塘门口的交通条件,促进了塘门口的发展。2002年调离塘门口镇的县级领导陈舒藻又亲自挂帅指挥,对永塘路进行升级改造,铺上了水泥路面,塘门口的交通越发便利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血汗挥出通衢道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当年修路的艰难,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实难体会。每每回忆起修路的那段日子,现已快退休的李成虎都很有感触。在他的记忆中,在修路那段时间,最忙碌的就属陈舒藻和吴志学了,身为一镇书记、镇长,除了有自己的一大摊子工作要忙,永塘路的修建,更是让他们一刻都不敢放松,每天都紧绷着神经,许多决策,都需要他们的深思熟虑、需要他们的果敢、需要他们的勇气才能拿出。而修路的安全问题,更成为了他们心头最大的牵挂,整个修路期间,他们终始把安全摆在第一位,几乎天天都要抽空去工地查看、询问相关情况。修路当时,还不能开车,除了偶尔碰到有船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每天靠一双脚来来回回,鞋都磨破。

 

谈及修永塘路的艰辛,李成虎说,自己有一次也险些出了意外。当时是晚上八点多钟,他和曹金福、李海水三人在一起放炮取石,刚接好雷管炸药准备放炮,三人都躲在一隐蔽处准备放炮,突然上面掉下一大堆石头,把他们都吓呆了,有的石头都已经砸到脚了,事后他们看了看,当时从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足足有一个大货车那么多,现在回想起来,李成虎仍心有余悸。他说,由于石壁陡峭险峻,民工们当时开凿石壁,都是系根绳子在腰上,吊在树上,这样爬在陡壁上,用钢钎、锤子、镐子等工具,人工手凿出一处又一处的洞,以待放雷管、炸药。我到现场看过,这样的石壁山,一般人确实不敢爬,也爬不上去。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当时有一位负责放雷管、炸药的是年丰村人王芳平。王芳平回想起当年修路的情景,也是感触颇多,他说,当时修路,全靠人工,同样,雷管、炸药也是人工背。当时,他和指挥部成员胡晓彦两个人去运炸药时,先是从炸药厂把炸药背到船上,又从船上背上岸,再背到仓库,背一次最多的时候有两到三吨重。去放炸药时,又要用背篓背着,钻茅草、爬峭壁,把炸药背到目的地去放。为了安全,他必须见缝插针的找时间,早上要赶在别人开工前,中午要赶在别人吃饭时,晚上要等到别人散工后,他才去放雷管、炸药。所以,修路的几年里,他总是早出晚归,经常一天只吃两餐饭,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而且由于他作业的路段最长,其他村负责的路段修完了,可以休息了,他还不能休息,就这样,一直到永塘路全部修完,他才算忙完。而就在永塘路快完工时,王芳平有一次去放炮,炸药响起时,他本能去躲避飞起来的大石块,没想到却被一块飞过来的小石头打到额头,连安全帽都打烂了,流了一脑门子的血,到镇里的卫生院包扎了一下后,王芳平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照常出工。而当陈舒藻听到王芳平受伤的消息时,他正提着桶子准备去洗澡,惊得手里提着的桶子都掉了,又急又心疼。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当年的退休老干部胡年昆,年丰村老支书周潜福等一批热衷于永塘路修建的人士,他们为了永塘路的建设,忘我工作、无私奉献、尽心尽责,从工地服务、后勤保障、工作协调、安全监督等操尽了心思,尽到了职责。特别是年丰村当时的村支书周潜福。由于当时修永塘路的指挥部设在他家,工作人员都住在他家,可周潜福一家人从无怨言,他爱人胡香凤天天都要做几大锅饭菜,为工作人员提供食宿保障。而今,周潜福已经离世,思及故人,李成虎和王芳平两人止不往有些伤感。

 

正是因为大家的上下一心,无私奉献,挥洒热血与汗水,才铸就了永塘路这条通衢大道。永塘路的修建为塘门口人民的生产生活、交通运输、企业发展以及镇政府中心的转移、经济腾飞都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抚今追昔,那些为永塘路建设作出贡献的各级人士,人们不会忘记你们,历史将永远记住你们。

 

如今的黄草坳,草木繁茂,如今的永塘路,坦途依旧,如今的塘门口,妖娆可待。微微的暖风拂过江水,拂过草木,拂过塘门口的古街,拂进了走在永塘路上每一个人的心。蓦然,陈舒藻所作的另一首词《满江红.永塘路魂》,便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挥出坦途,仰仗那上下左右。洒尽了,腔腔热血,寸心悠悠。山河依依有穷时,河泊深深可飞舟。搏激流,一条儿孙路,情铸就。千载事,百载忧,弹指间,壮志酬。物换星移事,代代无愁。顺路遥看天下广,来人更敢换春秋,有尽头?天地长相转,永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