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老码头记事

来源:郴州网 作者:池福民 发布于:2017/4/23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园望断无寻处。”这是北宋著名词人秦少游在郴州时留下的,蜚声词坛的千古绝唱《踏莎行.郴州旅舍》第一句词。他登高望远,那漫天迷雾遮没了郴城的楼台,朦胧的月色使渡口码头迷茫难辨,像陶渊明心目中的理想乐土桃园哪里有啊。在秦少游的笔下郴江的渡口码头在月色中迷蒙难见,充满了神秘感,近千年过去了,今天郴江河的渡口码头又是何种状况呢。


美丽的郴江


郴江真美,那弯弯曲曲的河道远看犹如一条乳白的绸带,哗哗的流水声好像在诉说着郴城历史的变迁。现在的郴江两岸绿树成荫游道宽敞青石护堤石雕护栏,华灯初放时,游人如织,两岸火树银花,五颜六色的彩灯美轮美奂,形成了美丽的沿河风光带。在城区范围内,昔日的渡口都变成了一座座漂亮坚固的钢筋水泥桥,沿河两岸为了安全起见,全部用石栏杆围住,已经无法下河了,古时的渡口码头已渺无踪影,成为历史故事。


古城老码头


据郴县志记载:“郴江发源于江口乡狗肚山,明、清时能通行载重数十担的小舟,境内所产矿产及北上货物均赖此水道运出”。郴州为湘粤之咽喉,南北交通之要隘,南来北往客、货均从此过往,但历史上交通不便,仅东江主流及其支流郴江能季节性地往北通航至长沙,往南航运到郴州裕后街牙石桥码头止,故有“船到郴州止”之民谣。郴州与广东省及邻近各县货物交流均靠人力肩挑或畜力驮运,于是郴州的水运码头也就显得尤为重要,成为北上中原,南下广州南来北往的一个货物集散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古城址在今市内东北隅。《汉书· 地理志》:“桂阳郡郴,项羽所立义帝都此。”郴州还是一个帝都之城呢,可惜义帝遇霸王注定命不长。西汉高祖年间(前206—前195),桂阳郡太守杨璆在郴州肇建城池(城墙和护城河)。古城经历代不断扩展翻修,至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基本保持明朝以来的旧城格局,城墙设有三个城楼门,东称朝阳门,建来鹤楼;南有镇南门,筑迎勳楼;西称瞻成门,设爽极楼。据传北面靠山多虎,为安全考虑故未建北门。有街15条,其中城内有州前街、正街、城外有古渡街、丁字街、大街、东塔街、西塔街、下星街、谢家井街、法宝寺街、扎上街、河街、半边街、正一街、后街,有巷15条。民国时郴州城内称九街十八巷。东门位于今人民东路东段铁路西侧,民国时期修铁路拆除;南门位于今中山北街与义帝东路东端附近;西门位于人民东路郴州军分区路段。自汉唐到明清时期,东门口外古渡街一带就是码头。


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县境有渡口39个,分布在东江、郴江、西河上,多为乡绅、里民捐设,民国时期,渡口仍保持39个。郴江通航河流两岸靠城镇的地方间隔一定距离就有码头,共有大小码头10多个,规模较大的有县城的马头石(东门外)、南关上(牙石桥)、裕后街三大码头。马头石码头为南、北货物集散码头;南关上、裕后街码头主要为运盐、米的码头,码头旁设数座盐仓、粮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裕后街码头旧照片


郴州网

骡马古道的来由


裕后街是郴宜古道始发地,自秦置郴县始,已历经2200多年的沧桑。据《史记》记载:公元前214年,秦王朝为统一中国,发动五十万大军远征南越,人数为十五万的一只分队从湘粤古道的位置由湖南开往广东,郴州至宜章的九十里湘粤古道皱形正是这十五万大军硬踩出来的。汉光武帝建武年间,卫飒任太守,大力改造古道,将路面拓宽约2米,青石铺地,在道上增修亭馆,供往来行人食宿,还建立了邮驿,方便官书传递,形成了北通中原南到广州的北水南步官道。到了清代乾隆年间郴宜官道客商流量大增,嘉庆年间(17961820)扩筑郴州至宜章90里大道,石板路面宽达9尺。古道成为历朝重要交通要道,长年累月的骡马行走给青石板留下了凹形蹄印郴人称为骡马古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南关上的郴宜古道


徐霞客郴江泛舟下衡阳


据《徐霞客游记》记载;明崇祯十年(1637)四月初十上午,游圣徐霞客从良田、万寿桥、南关上进入郴州裕后街,由于下雨无心进城游玩,在码头附近的饭店吃了中午饭后,撑着雨伞过了苏仙桥前往苏仙殿游览。苏仙岭的名胜古迹让他流连忘返,第二天上午才下山,过了苏仙桥在附近的东门口码头联系了一条小船,准备去郴江口换大船再去永兴、衡阳等地。因船要下午出发,所以还有时间进城游览,他经“来鹤楼”(东门)进郴州古城到州署前(明代郴州市政府门前)。然后出了南门到十字口(现在的东街与北街十字路口),那里店铺很多生意兴隆。午后,乘小船,由东北面的苏仙桥下,顺流向西北而去,航行六十里到达郴江口。《徐霞客游记》真实的再现了明代郴州的繁华和码头的航运状况。


繁荣的裕后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明、清时期,郴州码头的盛衰或者说郴州经济的盛衰与广州的海运码头及进出口贸易息息相关。在历史上广州有过三次“一口通商”。就是当时政府只批准广州一个口岸对外贸易,第一次是1523-1566年(明嘉靖年间),共43年;第二次是在清初康熙年间;第三次是1757-1842年(清乾隆二十二年至道光二十二年),至签订《南京条约》止,共85年。大量的入境商品北上郴州是必由之路,裕后街正是水陆交通的交接码头,于是码头集市日渐繁忙,给郴州带来了前所未有繁荣景象;民国初期因战乱大城市人口疏散,大批商人、官家、难民涌入郴城,有不少想前往广州和出境的都聚集在郴州,形成了以裕后街为中心的商贸客流集散地,南北货物均在此分流,裕后街进入了历史上有记载的四次鼎盛时期。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裕后街码头旧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1980年出版的《简明清史》记载:“南北货物均于郴城过载”,《湖南省茶桐油志·郴县》记载:“盐贩贩盐归来,广客买蔴而去,六、七月收焉(烟),九、十月取茶、桐油,行旅客商,络绎不绝,沿河设大店、店栈数十间,诚楚南一大冲会也。”其时,裕后街至河街码头一带商贾云集,热闹非凡,吃喝玩乐样样俱有;郴州的土特产,各式各样的小吃,盐店、米店、烟酒店、日用百货店、各式老字号的店铺、充满神话传奇的犀牛井、李家大屋、曹氏宗祠、崔氏宗祠等,建筑规模沿江发展。码头忙忙碌碌的搬运工,把头的吆喝声,骡马运输队的踢踏声,老板的催促声,账房先生的算盘声,彰显了码头的繁荣景象。


道光二十一年,江西籍商人最早在河街兴建江西会馆,为境内第一所外籍同乡会馆。随后相继建立福建会馆、广东会馆、耒阳会馆。有商业头脑的江西老表在郴州商界占有一席之地,他们主要经营药材、金银首饰、绸布庄,裕后街至今还保留一栋“江西会馆”。裕后街的文化生活很丰富,为了满足客商和郴州市民的娱乐要求,戏院都建了两个,“郴阳戏院”较大,另一个建在犀牛井旁的叫做“民间戏院”。戏院经常性的交换演出祁剧、昆剧、花鼓戏、越剧、皮影戏、无声电影等。内容丰富多彩,场场爆满,座无虚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裕后街的江西会馆


清道光年(1841),鸦片战争爆发,清政府在广州开了海禁粤盐及进口的机织布(称洋布)、煤油(称洋油)、火柴(称洋火柴)、毛巾、线袜、食糖、海产等。货物沿驰道北上,在郴州的裕后街形成湘粤货物集散地,由水陆转运货物分散到各地。同时,湘南农副土特产茶叶烟叶苎麻茶油桐油土纸生猪等经郴宜大道肩运及骡马通行送往广州和出境外销欧州南洋等地获利颇丰带富了不少人也吸引了不少客商来郴州经商。那浩浩荡荡的运输队伍来往于90里骡马古道日骡马2000余匹,挑夫不下2万人,郴江码头出入商船日达三、四十艘,云集于此。沿河一带,盐行、粮行、油行、土产行林立,旅舍客栈达百余家,其时"商贾云集、货物辐辏、颇及一时之盛"极大地带动郴州古城向南沿河发展裕后街又迎来了一次鼎盛时期湘粤古道从南关上至河街沿码头形成了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迁民国17年(1928)公路通车。民国25年(1936)粤汉铁路全线通车。航运逐渐被取而代之,郴江断航后,县城几处码头被废弃。昔日码头的繁荣景象消失了,那码头的吆喝声,戏院里的古韵祁腔,骡马负重的踢踏声,已成为渐行渐远的故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现在的裕后街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旧码头只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缩影,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前行的。现在通过旧城改造,河道治理,裕后街已经成为集商业、居住、娱乐和历史文化旅游于一体的休闲街区。以湘南风情为基调,将东塔、南塔融为一体,形成“一江两岸,两塔一街”靓丽风光,再现了清明上河图之繁荣景象。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