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武会有“玉龙”腾飞吗?

来源:郴州网 作者:黄月喜 图/周开发 发布于:2017/4/27


http://www.chenzhou.com.cn/


写下这个题目,抛出一个疑问,表达一种期待。希望有一天临武会有一条这样的“玉龙”出现:她的形态仿真临武石门龙洞中的石龙,她的鳞片以临武的通天玉雕饰而成。如果有这样栩栩如生,闪闪发亮的“玉龙”矗立在游人如织的地方,让他诉说沉睡地下亿万年的历史沧桑,点赞千年古邑的岁月辉煌,该是多好啊。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说她好是因为,这样的“玉龙”具有其它地方没有的属性,她有资格成为中国的唯一。这涉及到石龙文化的悠久历史及其潜在价值的进一步研发的问题。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石龙,潜伏石门龙洞究竟多久了尚无最准确的科学定论,人们什么时候发现它,也还是个迷。而有文字记载的大概是石门村蒋氏家谱提及到宋代本村人对石龙的发现。应该说,宋代之前对石龙有口口相传也是很有可能的。有关资料显示:临武八景,最后确定为明代,“龙洞风云”为八景之一。明代邑人陈经始有咏龙洞石龙之诗篇。尔后便断断续续有文人墨客歌之咏之,亦有点及石龙的。清康熙朝编修的《临武县志》中记载:“龙洞,在县北二十里……洞口时有烟雾结聚,盖龙气也,为临武八景之一,曰‘龙洞烟云’。”这里也没有提到石龙,只说到龙气。真正详细地将石龙载入史册,让其登上大雅之堂的当是15世纪30年代的徐霞客游记中的《临武三日游》。郴州文史专家刘专可说,从目前查找到的资料看,徐霞客关于龙洞的记载是年代最早的。说到徐霞客游临武,依个人愚见,临武人,应该有遗憾的,因为历来没有充分研发徐霞客游记的潜在价值,影响力不是很大。笔者曾发拙作提出徐霞客对临武关爱有加的观点。依据是:徐霞客游临武,用时多(3天);记载的文字多(近3000字);考察面广:临武八景中详细记载了石龙、秀岩、挂榜山三景;略记了舜峰、武水;走了旧城的四个门。对某一地有这么详细的记载,在其整个游记中是极为罕见的。可是徐霞客游临武,对后世的影响力就有点让人扼腕叹息了:大型书店中有一种《徐霞客游记》选读本,虽有楚游记,但游临武是被删除的。各种版本介绍徐霞客的经历、成就时,会提及很多具体的地方,尽管徐霞客对临武龙洞有“足以压倒众奇矣”的极高评价,但临武还是被忽略了。在区域性研究徐霞客游记中,本可以浓墨重彩一笔的临武,也不是很突出。据说,几届旧版临武县志中均未提及徐霞客游临武并有详细的游记之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现在,这种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近几年,龙洞石龙多次引起一些文史专家、地质学家、民俗专家的关注;中央电视台《地理中国》和地方电视台以及其他宣传媒体都先后进行了相关报道。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有关临武石龙的知识,并有了积极的影响。对此,许多人是有诸多贡献的。让我们钦佩的是,省文物局退休专家谢武经多年来对石门龙洞做了不遗余力的孜孜以求的颇有成效的探索研究工作。早在1984年他就亲临实地详细考察,而后又多次考察,并且以多种形式,向各种机构,宣传介绍临武石龙。他还将临武石龙与中国龙的原型联系起来。他认为,临武深厚的龙文化,或许与龙洞中的“中国龙”有一定关联。他提出:像炎帝文化落地炎陵,舜帝文化落地宁远一样,让中国龙文化落地临武的观点。这是很有前瞻意义的。以石龙为核心的临武龙文化是应该值得我们好好研究的课题。临武民间文化研究专家陈礼恒先生在《临武人与龙》一文中列举了临武许多与龙相关的风俗、地名、故事等。他指出:在临武人心目中“只有龙,才是最关心的,是可畏可敬的”。现在,临武县政府也趁势而为,出于保护的目的,用铁栅栏封住了龙洞口。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还是有几许惋惜。基于此,便有了对临武“玉龙”腾飞的渴望! http://www.chenzhou.com.cn/


2017年4月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