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民间文化 > 名镇古村 > 十八滩头第一村——黄田盘家
十八滩头第一村——黄田盘家
来源:桂阳民间文化 作者:郑欣荣 曾庆清 发布时间:2017/6/2

黄田滩水,地处桂阳县东北舂陵江,与常宁、耒阳交界段,俗谓之十八滩。《桂阳直隶州志》述之:“惊涛眩目,溅石危心,自昔相传,号为巨险。”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欧阳海大坝的崛起,十八滩大都已不复存在,然而千百年来,它演绎出河谷两岸村庄古老的人文历史,在舂陵江的漕运史上,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盘家建村史考 http://www.chenzhou.com.cn/

    

盘家村,居十八滩上游,村民大部分为廖姓,迄今所知为青兰境内有史料记载徙入时间最早的姓氏。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盘家,一说因形似螃蟹而得名,亦说因盘姓人家曾居住过而得名。

    

这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村庄,盘家始建于何年,已无法考证,仅有的资料却给我们留下绵延的思索。

    

史载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发兵五十万攻掠岭南,“其时当有六军,其中四军在湖南境内沿楚越旧道南进,一军溯舂陵水踰部龙岭亦攻南越”、秦军穿越关口(即观音阁),当时的黄田垌一带“羊肠如线,巉岩似壁”。然而,此地有无村庄?笔者不敢妄断。


寨头岭


郴州网

据《寨头岭记》载,“后汉赵子龙守桂阳时,驻军于巅,累匕营基”。既然驻军,必供应粮草,饲养马匹。寨头岭坐落的黄田垌应该有先民开垦或耕作田地。若这种推断成立,盘家的历史至今应有一千七百多年。

   

《廖氏族谱》载:“宋乾德四年(公元966年),太祖光胜公敕封为帅,夷匪乱,驻扎郴县桥口,后致仕离职,定居盘家。”据此推算,廖氏先祖肇基此地,迄今已有一千余年。 郴州网

    

自太祖光胜公居此后,即开派十八户于冲头源、藕塘、小陂头、水源头、东山欧家冲、西河吉冲坊、上寺(今桐林)等。以后又建立了聂锡、塘头、鲁塘岭、中庙、下蓝桥(今桥市)……等廖姓村落。还先后开派粤东、四川、郴州、耒阳、常宁等地,目前已繁衍四十五代人。

    

1969年,修建欧阳海灌区大坝,桂阳县淹没土地五万余亩,移民4801户,21843人。盘家首当其冲,大部分田土被淹没,移民大部分搬迁至衡南县廖田、黄狮乡,小部分在耒阳县仁义乡,郴州苏仙区桥口乡,本县的方元乡等。1974年又搬出部分人,安置在雷坪乡上田坊及城郊火田珍珠山等地。近年来也有一些人家迁居城市以求发展。现在,盘家还有住户百余户六百余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优雅的人居环境

    

走进盘家,会对这优雅的人居环境流连忘返。

    

村前的古井。井水长年涌流,永不干涸;水质清冽纯净,常年喝生水不用担心肚肠不适;夏天清凉沁人,冬天热气蒸腾。井底用五寸厚的松木板垫铺,井台全是青石板铺就。井的规模少见,全长近20米,宽将近2米。井分四口,头井供饮用,二井专洗食物。


盘家古井 http://www.chenzhou.com.cn/

    

再看这村容村貌。盘家历经上千年,房屋的设计者、建设者数易其人,建筑风格却一脉相承。一样的青砖黑瓦,一样的飞檐翘角,都是一进四间式和二进八间式,中间为厅屋,两旁为住房,二进式的有天井。横巷、直巷、巷巷想通,所有巷道都是青石板铺砌,光洁如洗。全村找不到一间土砖屋,杂屋、厕所都是砖瓦结构。移民拆迁的屋基上虽然都盖了新房,也未破坏这老的格局。这统一的凝重的色调使整个村子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富有浑然一体的气概。

    

村的两旁分列两条明圳,阻隔外来之水,山洪暴发,村里不会冲进泥沙和杂物。明圳两岸,堤路合一,座座石板小桥横卧其上,小桥之下流水潺潺,行走堤上别有一番情趣。一条阴圳深藏村落中央,吸纳村内的污泥浊水,大雨倾盆时,巷道里不会积渍泥水。三条圳在村外际会,流入舂陵河。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杉坳古石墙


村子北面的杉坳上,有一道长300米,宽约2米,高1-4米不等的石砌围墙。这是乾隆四年修建,它把肆虐的北风挡到墙外,也折射着先辈们艰苦创业的精神。站在围墙上,环顾四周,黄田垌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远山献翠,近林泛青,田园如画,色彩斑斓。一条条溪水象一匹匹白练缓缓流动;一口口鱼塘似一面面古镜轻轻摇晃。大小村庄,星罗棋布。群落在层翠拥护的山麓,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


冲头源

    

冲头源是黄田村最大的一个自然村,后龙山上,几十上百株古树虬曲盘旋,古意森森,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画。浓密茂盛的古树,依托着山势把整个村庄轻拥入怀,目之所及,一片盎然。村子进口处,是一栋历时百年的古祠堂。祠堂青砖灰瓦,外墙配以木雕、石雕、砖雕、彩绘,显得古朴端庄。走进祠堂,窗明几净。三进厅的祠堂里,还保存着精致的木质古戏台,古戏台上的梁、柱、板、壁,雕刻着栩栩如生的戏曲故事和各种人物形象,手法精湛,细致入微。古树北面一座庄严肃立的惜字塔,似乎在向人们诉说村庄沧海桑田的变迁。如今,村前有风景塘、休闲广场、停车场,成为一个村前村后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现代新农村。


郴州网

蒋家田古戏台

    

蒋家田,为粮源村最大的一个自然村,人文厚重,民风淳朴。村中的古祠堂始建于雍正元年(1723年),经乾隆十七年(1752年)、嘉庆廿二年(1815年)等多次修缮,现祠堂规模宏大,明亮整洁,形制古朴的戏台上雕龙镂凤,工艺十分精美。祠堂,过去平时作为族中私塾,“积德昌后,贻谋燕翼”;良辰佳节,祠堂又是族人祭祀庆祝的主要活动场所。村中历时百年以上的古民居甚多,其通风、采光、排水、雕刻,无一不显示出古代建筑艺术的高超,具有较高的美学价值与科学内涵。一座建于光绪十九年(1893年)的惜字炉,虽历经百年沧桑,依然屹立在村口,向路人诉说着本村耕读继世的往事。 http://www.chenzhou.com.cn/

    

大井门

     http://www.chenzhou.com.cn/

下黄田村庄后龙山,林间有一股清泉常年水流奔涌。泉水顺流而下,如珠玉落盘,傍村而过,汇成一井,形如门状,因而名“大井门”。

     http://www.chenzhou.com.cn/

相传,观音座下弟子金童玉女,为造福舂陵江两岸,居神仙岭架桥。见“大井门”水清澈透明,甘冽清甜,二神皆在此取水饮用,沐浴仙体,更令此井仙气萦绕。方圆百里的百姓,奉此井水为神水,纷纷至此膜拜取水饮用,以其消灾祛病。

    

至今千百来,“大井门”水润天成,经流不息。近年,村民们巧做水文章,利用暗河与村庄的水位落差仔细规划,让以前白白流走的井水变成宝贵的资源。在上游出水口修建了瀑布和步行石墩,在中游修建了村中观景池,在下游维修扩建了古池塘,河道上面修建了数条廊桥相连。于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小溪经规划改造后,立马变成了村庄的景观风景带。源源不断的溪水自流进入景观池,然后又流入河道进入下游的水塘,借天然之势维持人造的山水景观,令人不得不惊叹村民的智慧和远见。

    

桅子树下

    

封建时代,盘家曾是“文官要下轿,武官要下马”的圣贤之地。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始祖廖政琮曾官至光禄大夫,一胎生三子,俱授将封侯。七世祖廖光胜曾为宋御前都指挥使。明清时,盘家“榜花大开”、“甲第蝉联”、“功名陡起、大振基堂”。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祖籍盘家,曾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廖代谦晚年回忆:儿时,在村前池塘旁边的空地上,曾竖立着十三对条石,呈夹板状。每对条石在相同位置凿有两处拳头大小的菱形穿口,夹板中间矗立着一根高高的木杆,木杆在条石护侍下,被上下两根横木通过,穿孔栓固着。仰望顶端,约略现葫芦状的配饰,类似旗杆的圆顶。

    

科举时代,每逢村中有人中举、进士,便会在村前这块空地上竖立一对旗杆,悬挂旗幡,以示光宗耀祖。旗杆本称“文笔”,因貌似船上的桅杆,故村民呼之为“桅子”,它一般高56米,栓固在两块石柱中间,石柱上雕刻有主人的生平事迹和官阶、学位等。空地时久桅子林立,村中人称此地为“桅子树下”。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清乾隆年间,湖南桂阳直隶州儒学学正胡师亮在《廖氏族谱序》中云:“州之著姓多矣,其累叶相承,久而愈盛者唯廖氏为最。……类以孝悌、力田、说礼、敦诗为本务。其间贡成均、游胶序代不乏人。”惜至今日,桅子树下已无桅子,仅在村外古书院——觐光书院遗址及其四周荒野,才可以见到部分桅子的断臂残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寨头岭与觐光书院

    

寨头岭,在盘家北面约一华里,它扼守舂陵江之咽喉,居南北之要冲,号“蓉城锁钥”,乃兵家必争之地。寨头岭,因三国时赵云守桂阳曾驻军于此而得名。登高四望,寨头岭四面空脱,岿然特秀,远山逶迤苍翠。山下村庄鸡犬相闻,炊烟袅袅。河水蜿蜒如带沿山脚历十八滩滔滔北去。

   

《寨头岭祠院图记》载:“光绪庚辰(1880年),族中绅士十八人院试归来,同倡斯议,族众欣然乐附,始建祠院于山之腰。上厅为宗祠,寝室附焉;中为大成殿,师房附焉;下为光裕堂(即觐光书院),监院附焉。上下两廊各辟横舍,以容肄业诸生,院前护以短垣,形如类沼,内皆规模宏敞,不亚鹿峰院之东西。”祠院植基于庚辰(1880年),落成于癸未(1883年),开馆始于丙戌(1886年),以南宋文学家,湖湘文化创始人之一胡安国的治学理念训导学生“明道立志”。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家谱统计,廖氏后人文武庠廩达一百五十三人,其中中举二人,进士三人,敕授儒学正堂大夫的五人。其中,不少人才出自觐光书院。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书院停办,六十年代末,修建欧阳海大坝时,因属于浸没建筑而被拆除,至今,水位消退时,仍有桅垛石、残碑可见。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泯没在舂陵水中的黄田墟

    

一处繁华的聚居地,必然少不了圩场。盘家也一样,有一处黄田墟,亦称盘家墟。黄田墟位于盘家西北约一公里处。它扼舂陵江之咽喉,居南北之要冲,古为桂阳州的门户,其地理优势闻名遐迩。

    

在没有火车和汽车的年代,水路是便捷之道,舂陵江是桂阳南北通衢。明、清、民国时期,蓝山、嘉禾、桂阳、新田四县的竹木、烟、猪等货物都从这里运往衡阳、长沙等地。舂陵江是山区性河流,水位涨落变化大,天晴数日,水位骤降,上下舟楫必须泊岸候雨方或前行。黄田墟是『十八滩』的门槛,因此又成为一个重要码头和物资集散地。那时,舂陵江中白帆点点,排筏争流。黄田墟商贾如云,铺面栉比鳞次,盐行、布行、旅舍、饭店、药铺、当铺、庙宇、戏台,样样齐备,商客、船工、脚夫日聚数百上千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桂阳至舍人渡的公路修通以后,舂陵江水运货物开始减少。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常宁河段拦河发电,已成碍航之势,黄田墟亦失去了往日的繁荣。1969年,修建欧阳海灌区大坝,黄田墟全部被淹没。

     http://www.chenzhou.com.cn/

黄田渡 http://www.chenzhou.com.cn/

    

黄田渡,位于交通要道,上通嘉禾、新田、蓝山,下经常宁、耒阳进入湘江。桂阳解放初,县内有渡口37处,渡量最大的有16处,黄田是其中之一。民国时期和19世纪50年代中期,县曾组织两次炸礁,“十八滩”上的险情有所改善。黄田码头上的货物吞吐量和过往旅客大大增加,渡口旁边的圩市异常繁华,除了逢农历三、六、九赶集外,平日里也十分喧闹。

    

欧阳海水库建成蓄水后,黄田渡口渐渐萧条。往来停留的多半是和平、桥市与青兰各地走亲访友的短途客。随着黄田新农村的建设,当地人们越来越重视对古民居古遗迹和自然环境的保护,前来观光游览、荡舟垂钓的人逐渐增多,昔日冷落的黄田渡又慢慢热闹起来。

    

存仁积德造福祉

    

宋宝元年间(公元1038-1040年),光胜公四世孙四八郎公首倡同募创建常乐寺,开创了桂北佛教之先。解放后,常乐寺改为学校,部分建筑尚存。不久某公又扩建林里观,光胜公的将军头盔也陈列其中,备受后裔瞻仰和凭吊。林里观长期香火旺盛,延续至解放初期。以后均海公子孙募建福田庵、虎溪庵,均寿公子孙则募捐建包公庙,杞公房则在大滩炸礁,义务疏通河道,名扬蓝、嘉、新、桂四县,桂公因房则募建石盘头凉亭,桂公用房则重新修建黄田渡亭……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正是这种争先恐后的“存仁积德”,促进了盘家人完成了“十八座凉亭一百里石板路”的善举:盘家至桥市、常乐寺、神仙桥、林里观、中塘头、黄婆窿、大滩,方圆三十里七条路约一百华里全部改泥土路为石板路,其间共建立了十八座凉亭。高峰石墩头至关庙五华里石板路和大板塘凉亭,据传为桐林周浩公独资修建。

   

这些路、亭、寺庙,如今遗迹尚在,都是先辈树立的一道为民造福的丰碑。

来源:《桂阳民间文化》2017年5月刊(总第十六期)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