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丐王王萧氏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杨金玉 发布于:2017/5/9


近代史上,宜章县曾出现一位叱咤风云的女性,她叫王萧氏,是乞丐军的首领,人称丐王。在封建社会里,女性的社会地位很低,嫁了人的女性地位更低,她们有姓而没有名字,在称呼时先要把丈夫的姓放在前,然后再叫女子的姓,后面加个氏,就是已婚女人的名字。王萧氏她丈夫姓王,她姓萧。她是何方人士史料无记载,民间传说是天塘白沙一带的人,王萧氏一介女子,为何能成为丐王呢?俗话说:时势造英雄,乱世出枭雄。乱世造就了王萧氏,乱世也使她走上了断头台。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邓典谟总纂的民国版《宜章县志》记载:咸丰元年(1851)辛亥,大清朝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灾难,1850年到1864年,洪秀全在广西起兵,掀起了太平天国运动,1856年到1860年又爆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十余年来,天地会、捻军等造反风起云涌数不胜数,内忧外患,遍地硝烟。


宜章县位于楚尾,邻近广西,受太平天国军的影响,时局异常动荡不安,再加上连年大旱,赤地千里,数年大饥,农民只有举家外出乞讨活命,乞讨人流浩浩荡荡。能吃的野菜、草根、树叶被采光,甚至出现了食人肉的现象,路边饿殍随处可见,哀鸿遍野。而官宦商贾却是酒池肉林,真可谓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王萧氏的丈夫和父母全都被饿死,为了活命她只能乞讨度日,她虽然相貌平平面泛菜色,但身材凹凸有致,胸挺臀翘,火辣撩人,令男人瞅一眼就会邪念顿生。她聪明嘴甜,眼能观六路,耳能听八方,故她乞讨到的食物总比别人多。她虽是女流之辈,但生性豪爽。她常把剩余的食物都给她的亲戚吃,于是亲戚就跟着她乞讨。他们发现伴之就能乞讨到食物,反之则饿肚子。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全村人都跟着她,后来邻村的也来了,再后来邻村的邻村的邻村也跟来了,形成了壮观的乞丐大军。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一下子跟来了千余人,为千张要吃的嘴,王萧氏想大了脑壳。她先聚集大家训话,为了每个人都有粥喝,她告诫大家必须听她出主意,违者驱出丐群。大家都诚服于她,一致拥她为丐王。王萧氏把童叟派出做散活,散活就是挨家逐户去乞讨;中年人就去做力活,帮饭铺老板做些粗活,以求得食客剩下的残羹剩饭,如有心肠歹毒的老板不肯施舍,王萧氏派人到饭铺门前嘻耍打闹,敞胸露肚捉虱子,让食客恶而离之,使老板生意惨淡门可罗雀,逼老板屈服求和。每次把乞讨来的饭菜汇总熬成稀粥,在每人一碗的均数下,乞讨食物多的人可加粥,这样便激发了积极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灾年不断,乞讨每每空手而归,丐军中已饿死了好些人,悲愤之际,王萧氏不得不派年轻人去做跳活。跳活就是偷窃,这行语还是沿自偷盗鼻祖鼓上蚤——时迁,蚤者跳也,王萧氏规定盗之有道,只偷食物不偷金银钱财。这回跳活挑走了驻卡守备处五担白米。军粮被盗,这可是惊天大案。官兵四处搜索,在粮库外的草丛里找到一破烂不堪的半截鞋,推断是乞丐所为,火速奏明提督。清代的守备是管军饷军粮的官,相当于现在司务长,守备赵鸿宾差点被摘了顶戴花翎,因此他对王萧氏恨之入骨。


王萧氏也知偷盗军粮犯了朝廷死罪,她带领丐军逃窜到粤北山区,创立了沙钵会,广收乞丐入会,湖广两省的乞丐都投入她的麾下,每人发一个黑色的沙钵,一根带暗刃的打狗棍,作为丐军身份证件。她提出老天爷已发给了每人一份口粮,为什么他们要低声下气去乞讨,受人白眼,与其饿死不如掠抢胀死!王萧氏还用“豺狗围食”“树倒猴散”等阵法操练丐军。她还指挥丐军在曲江、阳山等县,见食就抢,使得曲江、阳山诸县圩场的小摊、饭铺纷纷关门休业。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些县的营兵前往清剿。丐军被打得七零八落四处逃窜。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公元一八五一年八月初六,王萧氏带领丐军窜回莽山思仁坳。驻卡守备赵鸿宾得到禀报后,心中大喜。他认为雪耻机会来了!他召集千总张凌云、把总杜瑞。清朝的军队建制千总带兵千人,把总带兵百人,而驻卡的千总把总只是个官职。他们带领的仅有三四十个巡兵。这些巡兵长年不操练,作战能力低下,只知怎样欺压敲诈老百姓。赵鸿宾没有想到双方力量的悬殊,复仇使他失去了理智。为了多一人多份力量,赵鸿宾还叫上了额外唐学。唐学心里很不高兴。他的额外这个官职是用银子捐来的,也就是用钱买的。咸丰帝是允许买官的,并且明码标价。唐学这个额外官职没入朝廷命官的正册,用现在编制来解说,额外就是编制外的军官。唐学虽然一肚子不情愿,但官大压死人,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走。


一行人行至天塘湾,不见丐军,等行至莽山塘房岭,已人疲马惫,刚想坐下休息,突然丐军出现在眼前。赵鸿宾的军队乱成一团,仓卒不及御,被丐军用“豺狗围食”的战术分割开。丐军越战越勇,几十个乞丐围住一个巡兵,前面的乞丐吸引巡兵的注意力,后面的乞丐拉出藏有暗刃的打狗棍,攻击巡兵,打狗棍像闪电一样刺来。赵鸿宾、张凌云、杜瑞、唐学的军队寡不敌众,全部惨烈战死。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王萧氏的丐军大获全胜,马不停蹄窜至白沙圩腊园背陈家,将全村洗劫一空,获得大量食物。陈家乃名门旺族,县衙州府都有族人当官,族老修书急告后,诸官勃然大怒,调集几县营兵和督兵前往追剿。督兵追至思仁坳。丐军又故伎重演。督兵的弓箭手唰唰放箭。利箭像雨点一样飞来。丐军死伤无数。王萧氏号令使用“树倒猴散”阵法。丐军像黄鼠狼一样,钻遁于草丛灌木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清剿营兵立即将思仁坳团团围得水泄不通,并统一号令放火烧山,大火由山脚熊熊燃上山顶。丐军大部分被烧死。王萧氏等十余名头领被擒获。余党销声匿迹。


最终,王萧氏被以谋反罪、杀害朝廷命官罪判处凌迟刑罚。一代</FONT>“枭雄”香消玉殒。宜章历史上第一次乞丐作乱平息。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作者系宜章县广播电视台退休干部,宜章县第四、五届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