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一个地名的启示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萧落落 发布于:2017/6/19

湘南——不能到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名寄托着乡愁,凝聚着乡谊,一个个串联起来的地名让我们找到了回家的路。但是,“路牌”不能概括所有地名,许多地名永远无法到站——“湘南”便是其中一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们经常听到列车员报站:株洲站到了,衡阳站到了,郴州站到了……但“湘南”站永远到不了。“湘南”不是一个省,不是一个市,不是一个可以到达的地点。于是,有人开始怀疑了:“湘南”也许不是一个地名!难怪以往编辑的《郴州市地名志》、《湖南省地名志》没有“湘南”条目。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既然郴州、衡阳、永州可以组合成一个叫“湘南”的地名,那么“红三角”算不算?“红三角”是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著名实业家霍英东先生提出的一个地域概念,因为毗邻的湖南郴州、广东韶关、江西赣州同属红色丹霞地貌,同属“红色”革命老区,故称“红三角”。霍英东先生曾创设“霍英东基金会”,支持这一地区发展,希望它们能连成片。如果“红三角”是地名,那么“珠三角”,“长三角”又是不是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然而,我们应该注意另外一个事实:“湘南”与“红三角”、“珠三角”、“长三角”等诸多“三角”不同,它不是一堆“三角”地名的排列组合,而是有其历史渊源,也有其文化传承。


湘南——海外寻根


日本也有“湘南”,而且只有“湘南”没有“湘北”。日本的湘南地区指神奈川县相模湾沿岸地区,包括逗子、镰仓、藤泽、茅崎、平冢5市,是著名的度假胜地。日本的湘南其实源于中国的湘南,中国的“湘南”自汉有之。


湖南的湘潭曾经叫“湘南”。西汉,析临湘置湘南县(东汉为湘南侯国),其治所在今湘潭市石潭镇古城村,隶长沙国。自南朝齐建元二年(480年),湘南县废,建制约五百年。今“湘潭”与“湘南”谐音,也许就是这个渊源。湘南县治今湘潭县石潭镇,是禅宗沩仰宗的主要传播地,随着佛教文化传播到邻国日本,当时的中国高僧来到镰仓后,觉得这里的风物和故乡湘南相似,于是就有了日本湘南。


当你理解地球板块学说,就不会诧异大陆会飘移;当你了解人文历史渊源,就不会惊讶地名也会飘移。中国的“湘南”会传到日本,千年前的“湘南”会南移,为郴、衡、永三地共享。“湘南”南移,实为“湘”之南移。“湘”,这个独特的汉字地名,最初是一条江,而后代表一个省,最终成为一种文化传承。“相”,“目”在“木”上为“相”,表示观察瞭望。若是爬上江边高树远眺,就构筑了一个传承五千余年的汉字地名“湘”。《湖南通志》十三“长沙府”释曰:“湘犹相也,言有所合。至永州与潇水合曰潇湘,至衡阳与蒸水合曰蒸湘,至沅江与沅水合曰沅湘。会众流以达洞庭。”原来,“湘”最初只是三江合流的下游地段,难怪古人以湘潭为“湘南”。当“湘”扩展为包含整个湘江流域的一个省,其南部的郴州、衡阳、永州三市并称湘南也就顺理成章了。


湘南——历史演绎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梳理湘南建制历史,撇开日本“湘南”、湘潭“湘南”不谈,可以发现郴州、衡阳、永州湘南三市结成行政板块,起源于压迫与反抗。早在元代元贞元年(1295年),因衡永郴桂诸路人民抗粮、抗丁,起义频繁,朝廷于衡州设立行枢密院,强化这一地区的统治。至清朝康熙三年(1664年),湖广行省置衡永郴道,领衡州府、永州府、郴州;雍正十年(1732年)增领桂阳州,更名为衡永郴桂道。民国初年保持了这一建制,直到民国11年(1922年),废衡阳道,各县直属湖南省。然而,这一板块并没有因为撤消行政建制而销声匿迹。湘南自古“天高皇帝远”,有崇山峻岭之地理屏障,有好义尚勇之人文精神,仍是当时中国最为活跃的政治板块。1927年7月23日,共产党人毛泽东看中了这一板块,他起草的《湘南暴动大纲》,提出建立以汝城为中心的湘南政府,武装暴动,夺取政权。这一大纲被中共中央采用,决定组成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为书记的湘南特委,拉开“湘南起义”的序幕。1928年1月12日,朱德进入宜章县城,当晚智捕20多名官吏豪绅,吹响了“湘南起义”的号角。3月20日,湘南工农兵代表会议在永兴县城太平寺召开,选举产生了湘南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这是全国第一个地区级苏维埃政府建制。湘南起义失败后,国民党政府为了加强这一地区的统治,“湘南警戒区”、“湘南行署”又相继建制,一直保持到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后,湘南行政公署大约只保持了两年光阴(1952年至1954年),随后相继拆分为郴州、衡阳、零陵三个地区。湘南,曾经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县、一个省,又因为文化交流成为日本的一个地区,有如此深厚的文化渊源,怎么能说它不是一个地名?


湘南——合作理念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湘南行政区撤消后,这一地名的上下级隶属关系顿时消失,转而被区域政治经济合作理念取代。1971年,欧阳海水库建成。桂阳县为此牺牲了5.4万亩土地,移民2.1万人,灌溉了衡阳72万亩农田——这就是区域合作的“欧阳海精神”:牺牲自己,帮助他人。1971年,郴州卷烟厂“湘南”牌香烟创牌,欧阳海水库作为香烟图标沿用了三十年,这一地名品牌成为一个时代珍贵的历史记忆。 郴州网


英雄欧阳海代表了湘南精神,欧阳海水库则是郴州以水利引领湘南的先例。英雄的精神就是“敢为人先”,这也是改革开放的核心精神。1988年5月11日,国务院批准成立湘南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将郴州、零陵、衡阳三地市纳入其中。郴州作为湖南南大门,在湘南三市当中处于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抢占了先机。2011年10月6日,湘南地区正式获批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郴州获得了省委、省政府授予的“先行先试”34条优惠政策。在政策的支持下,郴州建设了出口加工区、海关、公路口岸、国际快件监管中心、湘南国际物流园、省农产品验放场等平台,成为全国首批加工贸易梯度转移重点承接地。在没有行政中心的湘南,获得了更多的平等协作空间,也增加了你追我赶的竞争意识。谁发展快一点,谁就引领谁;谁先行先试,谁就引领湘南——已经形成共识。


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笑话,郴州人看见邻省广东高速发展急在心里,在一次研讨会上,有人急切提出郴州只有“脱湘入粤”才能大发展。在场的广东省领导立即表态:“欢迎郴州加盟。首先给100个亿,以后每年无偿支援140个亿。”现在,我们对此有了清醒的认识:郴州属于典型的湘南文化,与南岭之隔的广东并无太多共同之处,将郴州划入广东省管辖,郴州除了用煤炭、有色金属等资源交换广东省的“无偿援助”,并没有太多意义。如今,我们有了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优惠政策,早已不再羡慕、忌妒邻省的发展。“湘南”这个文化同源的“三角”区域繁荣发展起来之后,必将成为全国最耀眼的地名。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