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由生: 钟情“花灯” 一辈子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文图/刘娟丽 发布于:2017/6/22

“我这人本来天生就不是当农民的,但为了唱戏,我放弃了很多工作的机会,最后还是成了农民,老了没有退休工资。”阳光明媚的一个初夏日,年逾八十的老人廖由生叹了一口气,笑着对记者说。钟情“花灯”一辈子,直到2010年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嘉禾花灯戏的代表性传承人,每年才有了几千元的补助,这多少让老人的心得到了一些慰藉。


从“牛生”到“由生” http://www.chenzhou.com.cn/


廖由生1937年出生于嘉禾县坦坪乡石富冲村,他上面本来有8个哥哥姐姐,可惜在旧社会都先后夭折了。“九兄妹只剩下我一个,父母快50岁才生下我,深怕我再有个三长两短,因此给我取名‘牛生’,希望我像牛犊子那么强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1949年,廖牛生高小毕业,然后只读了一年初中就休学了。“因为我父母舍不得我,不希望我去外面读书,而且那时我已经爱上了文艺,想去学戏。”老人讲述,“1950年我开始学祁剧,学了一年多后就改学花灯了。开始从宁远请来一位师父教,学了两三个月,又去县里、地区参加培训。我的师父比较多,如胡土仙等前辈老艺人,反正我到处去请教,加上我悟性高,经常自学,因此学得很快。”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在那个文化生活单调、娱乐设施奇缺的年代,嘉禾花灯戏曾给劳动人民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寄托,因此广受欢迎。但那时的民间艺人生活在底层,地位卑微、收入有限,唱戏并不是一项受人追捧的好职业。因此,牛生的父母总是劝他要找一份稳定工作。1953年,16岁的牛生招工到嘉禾广发信用社当会计,并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由生”。可是他只工作了两年就又回来唱戏了,并先后在大队上当秘书、生产队队长、会计。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1953年,我本来有去郴州师范读书的机会,后来单位上也想派我去湖南会计函授学校学习,我都没去。爱上文艺使我失去了很多机会。”老人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很多人喊他“刘海”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嘉禾花灯是嘉禾民间文化艺术的一朵奇葩,是湘南五大剧种(湘昆、湘剧、祁剧、花鼓戏、花灯戏)之一,历史悠久,剧目、曲目丰富。它源自民间歌舞,至清代形成完整的民间戏曲艺术。传统花灯戏有剧本130多个,曲目200余首。


http://www.chenzhou.com.cn/

老人收藏的花灯戏乐器及书籍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那时花灯很流行,到处请我们去演戏,包括去临武、蓝山演。方圆十多公里内的人都认识我,很多人看到我就模仿我的样子唱戏,喊我‘刘海’,因为我多次扮演《刘海砍樵》中的刘海,这个名字现在还有人在叫呢!”老人笑道,“我不仅演小生,各种角色都会演,而且从演员到导演、乐师、编排都会。那时我们的班子有常在人员十六七个,不仅在县里演,地区、省里的大剧院我都上过台。1974年,我们到省里汇演,在湖南大剧院,我们表演的《刘海砍樵》《打鸟》《毛师傅打铁》等节目还获了奖呢!”


老人说他最擅长的乐器就是打鼓、敲梆子,在嘉禾一带颇具名气。“有熟悉的村民听出是我的鼓声,就马上放很长的鞭炮来欢迎我。”说着,老人拿出了鼓和梆子,表演给我们看(图一)。“咚咚”的战鼓响起,让人感觉老人就像一位将军,在指挥着自己的军队。 http://www.chenzhou.com.cn/


图一(王继华 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廖由生由于年纪渐大,逐渐退出了舞台,主要从事后台乐队工作和教授学徒。1989年,他被湖南省曲艺家协会评为“优秀民间艺人”。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为唱戏几度舍工作


因为对花灯戏的热爱,廖由生一次次舍弃了改行的机会。18岁时,他放弃了信用社的工作;后来他先后去过当地的林场、农科队工作,但都因为不舍唱戏,工作没多久就又回来继续唱;直到1978年,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他当了老师,可也只干了一年就不肯当了。“不要工作就是为了唱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老人摇摇头说,“我尤其喜欢唱武戏,因为热闹,还可以施展身手。”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根练武的长棍,走到门外表演起棍术来(图二)。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图二


原来廖由生年轻时还学过武术,刀枪棍棒都会舞弄,至今每天早上还要打一套拳,怪不得他身体一直很健朗。


“虽然丢了工作成了农民,但爱好文艺、体育让我身体好、心情好。我一拿到乐器就很开心,家里再困难都不放弃自己的爱好,坚持演出,我5个小孩都靠我演出养大,曾经那么困难都过来了。”回忆往事,老人感到很骄傲。“我这辈子排练演出过的戏大大小小有100多回,可惜现在脑子不行了,背不出来了。但现在村里的红白喜事还会请我们去唱,我们还有八九个人,不过只能唱小戏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老人现在的小戏班子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没有年轻人愿意学啊!”老人说着,还慢慢爬到楼上,拿了几套老戏服下来。“这么好的戏服,很多年都没人穿了,多可惜!”老人一件件展示给我们看,并先后穿上两件小生的戏服,走起来!

看着老人挥舞长袖的样子(图三),我们似乎看到了一出精彩的花灯戏正在上演……



图三(王继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