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壁:一代杰出的兵工专家

来源:郴州网 作者:黄孝纪 发布于:2017/4/3

军门娇子,声名远播


http://www.chenzhou.com.cn/

黄壁是永兴县洋塘乡八公分村的符号,也是村里人心目中最景仰的图腾。周边十里八乡,黄壁大名鼎鼎。多少年来,每有外村人谈到八公分村,常会啧啧称赞一番:“八公分出了个黄壁,是个了不起的大角色。”


郴州网

村里人称呼黄壁多叫黄盖,又因他是“朝”字辈分,也叫黄朝壁。黄壁小时候在村北的黄氏宗祠里读书,他父亲是私塾的先生。学堂位于宗祠前厅大天井南侧的二楼厢房,需沿一架木板楼梯上下。有一次,黄壁的父亲检查他的功课,黄壁背诵不出,其父抬腿一脚就把黄壁从楼上踹了下来。此番之后,黄壁一心一意地用功读书,成了村里最有出息的人。


村里人只要一讲黄壁,无不眉飞色舞,自豪之情,溢于言表。黄壁功课特别优秀,从村里读到村外,一直读到省里。再后来,黄壁留学日本,进了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枪炮。回国后,黄壁受到蒋介石的器重,当了简任官,又做了巩县兵工厂的厂长。简任官是民国时期由总统亲自任命的一、二等文官。据相关资料介绍,巩县兵工厂历任厂长,军衔至少是中将。可见,黄壁当年的官阶确实不低。


黄壁的官位曾保护过村里人免遭杀戮。据老人讲,距离八公分村十里路左右的一个地方,驻扎着桂阳县一个还乡团,团长叫雷金胖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有一句名言:</FONT>“到处杀得抢得烧得,八公分沾也沾不得。”为此,村里人都说,黄壁是八公分村的保护神。


老辈人说,黄壁当简任官后曾回过一次家。那次,黄壁回家给他父亲办丧事。随同黄壁来的,还有他的夫人孩子和几个勤务兵。那段时间,在宗祠里大摆筵席,全村老小和周边一些村的父老全部上席,鸡鸭鱼肉山珍海味不计其数。


黄壁此次回乡,黄氏宗祠的正大门又为他开启了一次。村里自古传下的规矩,宗祠的正大门必须在村里出了大人物才够资格开启。上一次是黄壁去日本留学之时开的。 郴州网


黄氏宗祠的正大门能再次为黄壁开启,是有依据的。他乐善好施,深受乡邻赞美。例如,在《黄克诚自述》中有过记载,大意是:1928年黄克诚为躲避捕杀从家乡逃到上海,因无经济来源,生活陷入困境,求助过多位老乡,也没有人帮助他。有一天他偶然从上海的报纸上看到家乡著名留学生黄壁的报道,当时黄壁已是上海兵工厂炮弹厂主任。黄克诚以乡谊身份与黄壁取得了联系,黄壁回信,热情应允愿意给黄克诚以帮助。


黄壁此次回乡,村里村外不少人想跟黄壁去当兵,有的想当官,有的想发财。黄壁乡情难却,希望去一些品貌端正的青年男儿,结果尽是去了一些不成器的人,给他添乱。之后不久,黄壁突然自缢身亡。村里流传的说法是,黄壁被人告发到南京蒋介石那里,说他通共。


求渡苦厄,与世长辞


http://www.chenzhou.com.cn/

关于黄壁的人生经历,尤其是他的死,文献记载不多。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黄壁(1887~1931)字完夫,湖南永兴人,1913年赴日本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造兵科毕业,获工学学士学位。1923年回国,曾在沈阳兵工厂和巩县兵工厂任职。1924年后,在黄埔军校兵器研究处工作,代理处长,兼任高级班教官。后被聘为上海兵工厂工程师兼炮弹厂主任。1928年12月,被任命为兵工研究委员会专任委员。译有《炮外弹道学》一书。是国内杰出的兵工专家。1929年9月,黄壁奉派为巩县兵工厂厂长。到职初始,厂务繁杂,千头万绪,他殚精竭虑,既勤厥职,遂使厂务渐理。日久天长,身心憔悴,于1931年6月13日夜在巩县兵工厂内投缳自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关于黄壁的自尽,还有另一种说法—— 郴州网


当时的军政部兵工署署长陈仪,为培植私人势力,把其外甥张宗敬安插在巩县兵工厂总务处长的位置上,该厂的其他要职,多有他的亲信把持。这些人平时有恃无恐,狼狈为奸,极尽中饱私囊之能事。黄壁接任巩县兵工厂厂长,为给工人按时发饷,与张宗敬一伙发生摩擦。1931年5、6月间,兵工厂工人自发聚集在总务处门口,强烈要求如数发给工资,张宗敬一伙置若罔闻。总务处鸣枪恫吓,结果更引发众怒,张宗敬被追打。为此,黄壁、张宗敬等均出面与工人解释。张宗敬将发饷扣款的责任推向兵工署,并答应亲带出纳科长赴南京讨要。黄壁怀疑他们逃之夭夭,因而将出纳科长扣作人质。因为这个科长是张宗敬的胞弟,这就更让张宗敬邪火中烧。张宗敬在只身前往兵工署时,诬告黄壁支持共产党煽动工人闹事。加上之前黄壁一个在兵工厂任会计的表弟邓丰立曾携款到上海购物而一去不返,张宗敬一伙更诬陷该会计有共产党嫌疑。结果黄壁有口难言,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加上对腐败的社会深恶痛绝,乃于1931年6月13日夜投缳自缢。张宗敬还嫌不解气,又派稽查抄走了黄壁的日记本、手稿、文件等遗物。


居功厥伟,后人缅怀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黄壁在担任巩县兵工厂厂长期间同情工人疾苦,关心基层生活,死后全厂工人集资为其购置坟地安葬,并筑厂长黄公讳璧字完夫先生纪念塔,以示纪念。纪念塔镌刻故巩县兵工厂厂长黄君碑铭:


君讳壁,字完夫,湖南永兴黄氏,世系详谱牒。君生而颖异,初习举业,誉冠童军会。变法废科举,入湖南高等学堂,三年毕业。民国二年考取留学度日本,经一高预科及三高而入帝大,选习造兵,学成,受工学士学位。十二年归国,历任东北、巩县各兵工厂要职。国民革命军起粤东,任黄埔军校兵器研究处处员,代理处长兼高级班教官。身膺七职,寝馈不遑,而责无旁贷。沪兵工厂张前厂长岳军知君名,聘为工程师兼任炮弹厂主任,旋简调军政部兵工署专任委员。既勤厥职,公余,迻译德人可兰慈氏名著《炮外弹道学》都数十万言,数易稿皆自手录,非毅力过人者不办。迨巩县兵工厂筹议兴复,君出任厂长。既受职,千头万绪,棼如乱丝,殚精竭虑,厂务渐理,而神经损于劳瘁,时露衰徴,不禁刺激。每遇难决之事,辄绕室傍徨,若受严谴,形容倾顇。辄致欷歔,数以疾辞未尝报可,最后自拟电呈。驻厂军队更调频繁,匪警数传不已。因头疼实不堪繁剧,末,有</FONT>“辜负培植若得轮回再图报称”之语。人皆讶其不类。凶讣随至,君已投缳死矣,时民国二十年六月十三日夜也。春秋四十四,配邓氏、妾杨氏,子三人,男锦铭,邓出,男简生,女汉生,杨出。生平箸述有可存者,以译德人克著为绝诣之作,待梓行世。君耿介不阿,视天下事无可喜戚者,然遇事则重以自任。不肯敷衍苟随。不为其轻若此,遗嘱留示全厂职工,复作绝命词云:“五蕴皆空,求渡苦厄,牺牲一切,与世长辞。”若深有得于佛家说,了然生死之际者,何其从容,若是耶?是可伤已。君既逝,巩厂同仁重其所为,而感其谊,皆哭失声。因醵金於厂之附近营房后,辟地两亩,以藏君魄,并树碑铭。


铭曰:人生自古谁无死,泰山鸿毛有间耳。君胡一瞑竟长巳,见仁见智良有以。推论何必执常理,君或权衡至当矣。况留半偈示忏悔,遗爱在人德之美。佳城欎欎黄河涘,丰碑峩峩嵩华峙。三尺青绅为君纪,马鬛崇封永其祀。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中华民国二十年十一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军政部政务次长兼兵工署署长陈仪拜撰

军政部兵工署巩县兵工厂厂员费玉庭拜书

巩县兵工厂全体工人敬立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代杰出的兵工专家,一心报国,却抱恨而死,时年</FONT>44岁。据相关文献记载,巩县兵工厂是上个世纪中国四大兵工厂之一,在巩县兵工厂的历任厂长中,黄壁是少数几个贡献最大的行家领导者。


尽管死者长已,身葬他乡,但百余年来,黄壁一直是村人心目中的一座丰碑,他是八公分村的骄傲,是村里每个读书人的楷模!他发奋勤学报效国家的故事至今仍在村里流传,并将继续激励后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思慕前贤,心潮激荡,赋诗一首,以吊黄壁: http://www.chenzhou.com.cn/


勃勃英气出祠堂,东海抚舷渡异邦。

十载造兵学业就,一朝赴国盛名扬。 郴州网

黄埔鞭指河山远,巩县厂兴枪炮良。

不惑正当思效力,人谗自弃实堪伤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作者系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