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染村古戏院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忠华 文/图 发布于:2017/8/27

大染村戏院是迄今为止全国保存较为完好的一座古戏院。古戏院位于桂阳县舂陵江镇(原余田乡)大染村,因为春陵江水上交通便利,从而带动了余田的经济繁荣,于是文化物质也应运而生。


图一


戏院坐东朝西,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分四大部分,即门牌、戏台、耳台和观众厅。戏院的门牌高10多米,宽20多米,雄伟壮观(图一),在中国传统建筑风格上纳入了欧式的韵味。门牌的西化,证明建筑时间应该是在晚清,但戏院门牌是经过多次修建改观的,两边大大的窗户就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产物,门牌上的“大染学校”则是1969年弄上去的,我亲眼所见,出自恩师刘錪庶老师之手,也正是恩师的这几个字使我知道了我们“泰安村”原来有一个古怪的名字“大染村”。

http://www.chenzhou.com.cn/

进入大门就是观众大厅,观众厅又分前厅、耳厅和后厅,中间有大梁和石柱支撑,前后厅均有四根6米多高的石柱支撑着巨大的木梁,前厅和后厅之间有集雨水用的晒池。那时候,有钱的人在前厅摆上桌子,一边悠哉地欣赏戏剧,一边品茶吃点心。而普通百姓却只能在两边的耳厅和后厅观看。有时候一部大戏演来,一看就是一两月,甚至是一年半载,像当地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下洛阳》《杨家将》《蠢子卖纱》等戏剧一看就至少得半个月。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二


戏台,家乡人管它叫戏台楼(图二),包括两部分:前后台和耳台。从戏台主体造型来看,与门牌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戏台的屋顶造型与天安门同出一辙,是典型的明代建筑。戏台高1.5米左右,女儿墙高40厘米,戏台有四根木柱子支撑,正前方还设有两根吊柱,吊柱上雕龙画凤。前两根柱子是点灯用的,后两根柱子是挂幕布用的。后台的两边还各有一间厢房,分别是男女演员休息和生活之地,后来都成了我们小时候的教室。戏台的左右耳房是包厢房,包厢里看戏的人全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乡绅富贾,耳房下面是厨房和茶水间。戏台迎面的左手边有一座石头台阶。戏台的照明是在戏台的两个外柱子上各绑上一个用铁丝织成的网笼子,家乡人管它叫“藤笼”。每个藤笼有一个人负责掌管,掌藤笼的人不时地将富含松脂的松树柴火往藤笼里面放,让火烧得旺旺的,将整个戏台和观众厅照得透亮。掌藤笼的人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一旦火暗了,下面的观众就会叫骂不停。一个晚上下来大约要一担谷箩的松柴。

小时候冬天看戏,我们就到藤笼下面捡掉下来的火炭取暖。有时候掌藤笼的家伙缺德,看到你在下面捡火炭,故意敲打藤笼,让火炭掉在你的头上,烧得你的头发希臭,弄得你狼狈不堪滑稽极了。戏院有点阴森,原来戏台上“杀青口”杀死了一个人。杀青口就是在舞台上真枪真刀干,演员所使用的刀具全部是寒光闪闪的锐利真家伙,杀青口的双方在上台前必须签生死状。那时候有钱人不把戏子当人看,为了寻找刺激每晚都有这个压轴戏,而穷人家的孩子为了挣口饭吃也不得不从事这个危险职业。

那是晚清时期,这天来了一个有名的戏班子,戏院里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戏班子里的司鼓和武生两人同时爱上了头牌师妹。那天是演《穆桂英挂帅》,武生演杨宗保,师妹演穆桂英。尽管是真刀真枪,但演员毫不含糊,而且一招一式都是有惊无险,都有套路和节奏,且完全由锣鼓点子来控制,所以司鼓在戏班里举足轻重。戏已经进入高潮,开路先锋杨宗保与耶律达大战一百八十回合不分胜负,精彩极了,台下连连喝彩。按照剧情的发展,是耶律达铩羽而归,然而突然之间锣鼓点子一阵慌乱,于是舞台全乱了套,结果杨宗保被耶律达一刀砍下身首异处。这时全场一片混乱。戏班的人将司鼓绑送官府不提。却说那个武生尽管身首异处,但身子不倒,那落地的头颅上的眼睛死死瞪着司鼓不肯闭上,最后村里人买了棺材将他埋在离村子约一公里处的满凉亭旁边,因为是田洞,一马平川,可以与戏台遥遥相望。然而,从那以后,怪事就发生了,有人经常看到武生现身,深更半夜他一个人在台上吊嗓唱戏。更邪门的是,有时候戏院舞台上的演员演着演着就唱腔和念白都文不对题了,说是演员被鬼魂附体了,所以古时候一个戏班来大染戏院演戏,都要烧香烧钱三拜九叩方能够平安无事。

闹鬼之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反正村人一提起这件事都是眉飞色舞言之凿凿,害得我大白天干农活经过满凉亭的时候老是心慌慌的,我甚至不敢一个人打那里经过,更不敢一个人进入满凉亭。当然,稍大一些后我也在这个戏台上演过《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之类的现代戏,却始终没有遇到过村民们所说的那件诡秘事情。

郴州网

大染村是一个古村落,历史的长河沉淀了许多神秘的文化让我心驰神往,也让我毛骨悚然,它带我走出了童年走进了外面的世界。每次回老家我都要专程去看看古戏院这个“老朋友”,它实在太苍老了,孤苦伶仃没人管它,让我感到心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