竖大门趣话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亮彩 发布于:2017/9/17

在安仁、炎陵、茶陵等湘东南农村,每当凌晨四五点钟,空旷、寂静的乡村忽然响起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时,被惊醒的村民一定会猜想:一定是谁的新屋在竖大门了!

在当地,农家新屋竖大门是很有一番讲究的,也是极为慎重的一件事。按照乡下传统的说法:大门是一幢房子的“食宫”(嘴巴),所以,大门已不是普通一扇门那么简单了,而是关乎到这家子人日后是否丰衣足食、兴旺发达的大事!

http://www.chenzhou.com.cn/

竖大门当然就得先制作大门。以前,由于经济条件所限,农家都是就地取材——用杉木或梓木做大门。做大门当然不能随便,一是木材须选用上等木材,二是做大门的尺寸要落个吉利数。木匠师傅用的尺子,是一种专用的“鲁班尺”,尺上除标有常用尺子的计量单位外,还有“吉、凶、宜、忌”等字样。木匠师傅在制作大门时一定要严格按“鲁班尺”来行事,否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大门做成之日,主家得给木匠师傅奉上一个红包,并煮上一碗烫皮(或面条)外加三个荷包蛋,以感谢木匠师傅的辛劳,而木匠师傅也会顺势说上一通“大吉大利、财源广进”之类的祝福话。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农家建新居所用门窗的材料纷纷改用铝合金或不锈钢等材质了。很显然,与木质大门比起来,这种亮锃锃、富丽堂皇的“金属门”,更似多了一份贵气。诚然,大门的材质换了,但制作大门的“规矩”没变——仍要用鲁班尺、仍要红包和“一碗烫皮三个鸡蛋”。

郴州网

做大门有讲究,竖大门更不能含糊。竖大门首先要选好黄道吉日,并在凌晨寅时(3至5点钟)进行。此时间段,人们还都在入睡,相对安静;倘若推后至卯时(5至7点)进行,此时天已经亮了,附近难免会有一些乡亲前来围观看热闹。而人多嘴杂,叽叽喳喳、指指点点的,这是竖大门所忌讳的,总不能新居落成后有“口舌”之嫌吧!尤其是围观的小孩子因不谙世事,恐口无遮拦、胡言乱语。

记得10年前的一个夏日清早,笔者所在的安仁县羊脑乡广义村的一户张姓人家准备给新居竖大门。其旧居距新居有500米左右,由于木制大门框架重约100公斤,得由俩壮劳力抬起走。由于此时天已大亮,左邻右舍的小孩子们也已起床了。几个孩子见张家抬着大门架在路上行走,于是信口喊道:“看,看,抬丧了,抬丧了!”“抬丧”是安仁农村土话,通常是指丧事中抬灵柩出殡。把新居的大门说成是“灵柩”,这是“大凶”啊!这大门还敢竖么!张家闻言心里一沉,只好忍痛将该大门弃之不用,另请木匠重新制作大门并重新择吉日竖大门。

虽说小孩子的话当不了真,但在乡下有“金口童牙”一说,意思是有时候尤其是早晨,小孩子不经意的一句话,往往会应验的,这是很多农村人迷信的心理和认可。所以有些人清早上山干活或下地作业都很忌讳小孩子胡言乱语。也正因为这些原因,农家新房竖大门的时间都选在天亮前。

竖大门时,户主先要准备一只雄鸡和香烛、纸钱及一套“五色衣”,所谓“五色衣”就是红、黄、绿、蓝、黑5种颜色的纸衣。纸衣是烧给土地神的,求其保佑房子的主家诸事顺遂。点燃香烛和纸钱后,安门师傅便宰鸡,把鸡血洒一点在“五色衣”上,又抹一点鸡血涂在大门上。“五色衣”焚烧后,主家和安门师傅这才合力将大门竖起来,并固定好;然后燃鞭炮,在鞭炮的轰鸣声中,安门师傅放声吟诵贺词(俗称“断言”):“天开黄道大吉昌,好年好月好日好时光。一不早,二不迟,正是主家竖门时。竖在左边左成相,竖在右边右成堂,竖在中间喜成双,生得贵子状元郎。鲁班师傅站在此,荣华富贵与天长!”

竖大门说贺词,是为了讨个彩头、图个吉利,所以,安门师傅(通常是砖匠、木匠)要做到声音宏亮且一气呵成;倘若念得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主家会不高兴的。当然,安门师傅这番贺词不能白说,主家得奉上一个红包和四包香烟答谢。

呤完贺词,安门师傅用水平尺将大门进一步校正定位。在大门“天方”(横框)上,主家还要放进一个厚厚的纸包——包里有一支崭新的毛笔、一块崭新的墨砚、一本崭新的《农家历》和几枚硬币及一小撮大米、茶叶等物,意思是祈望日后人才辈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财源滚滚。

竖大门还少不了要贴上大红对联:安门欣逢黄道日;定磉恰遇紫微星。横批:万代兴隆。此外,在大门天方上还得悬贴三块长约一尺、宽约三寸的红纸条幅,分别写上“紫气东来”、“福星高照”、“安居乐业”字样。晨风吹拂,三条红纸幅欢快地舞动着,在熠熠烛光的映照下,就像三团红红的火苗,燃烧着主人对新生活的炽热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