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影戏

来源:人文郴州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5/11/15

有这么一种小戏剧,不需大舞台,仅要一个四方桌;不需繁杂布景,仅要一盏灯;不需男女老少演员,不需专门的乐队,仅要两人合作,便可装扮成生旦净丑末,唱尽天下奇人奇事。这是什么剧种呢?这就是一副挑担即可游走乡村的戏剧——皮影戏。
 

据《搜神记》记载,相传汉武帝时,其李夫人死后,武帝思念成疾,一名叫李少翁的方士想出一个办法来,每到夜晚在武帝就寝的帷帐之后点燃蜡烛,再吩咐和李夫人形貌相近的宫女在帷帐后做出各种姿态,寝内的 武帝仿佛透过帷帐看到了当年的李夫人,终于慢慢抒解了怀恋之苦。这一做法渐而演变成后来的皮影戏,历经多个朝代,到清朝时已走向成熟。
 

郴州的皮影戏主要分布在永兴、安仁、北湖三县、区。1978年在永兴县域登记有皮影担28付,艺人70余人,但今天仅有该县的洞口乡还留存此艺。安仁县在2006年全县民间文艺队伍普查时,调查到皮影队幸存6个,以该县的平背乡为主,而此前曾有过17个之多。北湖区的皮影戏目前仅存于华塘镇的油山村。该项文化遗产正濒临失传,亟待抢救保护。郴州永兴、安仁、北湖三县、区的皮影戏风格大抵相似。剧目大多取材于民间传说、历史演义,如《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薛仁贵征西》《薛刚反唐》《岳飞》等。当然,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艺人、群众也自发地创作出许多作品,很多民间故事、笑话、俗语、幽默词句都被引用到剧作中来。剧目内容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歌颂真善美,鞭挞假丑恶,对后世具有较强的教育意义。唱腔或是渔鼓小调,或是花鼓戏调,往往融入湘剧、花灯、小调等的地方风格。
 

皮影戏除了在戏剧方面的意义外,还特别具有工艺美术价值,因为皮影的制作是一项精雕细琢的艺术活儿。先将牛皮用清水浸泡数日,取出后反复两面刮净,薄至透明,晾于木框上阴干;接着用湿布捂软、推板磨光,用钢针在上面描绘出人物图样,再将牛皮压在木板或蜡板上根据图样一一镂刻;人物模型出来后就开始着色了,红、黄、青、绿、黑都用,不过主要用黑色;色彩阴干后,就熨压平整,用上丝线在人物模型的手、臂、腿、身等关节点处订缀起来。这样完整的皮影人就基本做成了。表演起来,皮影戏艺人真如泰山顶上穿针线,开不得半点小差。伴奏者手敲脚踩,铿铿锵锵,忙得不亦乐乎;唱者更是得全神贯注、烂熟于心。手指尖尖,牵动起人物的一笑一颦,一唱一和,亮出人物的内心世界,其难度真如田螺壳里做道场。
 

皮影戏虽如小家碧玉,却兼具多重文化价值。皮影戏中的“影”,影影绰绰、似有似无、来去无迹,仿佛是人与神之间沟通的媒人。因而,古人要是遇到瘟疫天灾,人为不可治时,他们就向主管这方面的天神许愿, 言如果能平安度过,就一定会请艺人唱皮影戏给神灵欣赏还愿。皮影戏自然也就成为敬神、娱神同时也是娱人的一种仪式,这也使得皮影戏承载了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的诸多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