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里街

来源:视界桂阳 作者:何琦 发布于:2017/12/10

桂阳在历史上曾是监、军、路、府、州所在地。但治所并不大,从明代修筑的城墙来看,城中心自然是在“十字街”了。在东西南北四门的方位上,七里街在西门口。所谓七里街,从盐行脚到高码头、沙子坪,号称七里,实则5.79里,是一条南北贯通的石板街。这条全部由青石板铺成街道,宽约4米,两边分别砌有不足一尺宽的小水沟。小沟里终年流淌着清澈的泉水,冬暖夏凉,曾经还有小鱼虾出没。至于水里摆动的红色的丝虫和一些不知名的浮游水生动物,则随处可见,是我们这些“鬼仔得”赏玩的对象。


http://www.chenzhou.com.cn/

七里街虽不长,可在读中学以前,我从来也没有走通过。谁要是走通七里街,那就算走出桂阳城了。所以说,在我的眼里,七里街是悠长的,有如厚重的桂阳历史,联通着祖先们平淡而坎坷的人生。七里街也是神奇的,它那一块块凹凸不平的石板,有如一个个拼写而成的汉字,细心人能读出许多许多故事来。七里街更是悠雅的,低矮而古旧的街屋,不知何时从安徽或四川或江西迁移而来的邻居,大家都讲着桂阳话,用不尽相同的风俗融入日常生活,于是,有了桂阳的民俗文化。


郴州网

七里街,是我的文化根脉。它不同于世上任何一条街,有如我不同于其他人一样,街与我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条街就在宝岭脚下,街边随处有井泉,所以,七里街是湿润的、阴凉的,自然也是宜居的。由于并非每年都下雪,两三年间,冬天里偶尔下一场雪,街景就会显得特别新奇。这时,街边的小水沟冒着热气,街上的行人穿着木屐,小心翼翼,在结了冰的街面上走动,咔嚓咔嚓,行色悠然。仿佛家家都有这种木屐,不仅下雪时穿,平时下雨也穿,出门时往脚上一套,回到家里,脚从木屐里一退,十分方便。过去,居民日常生活多穿布鞋,木屐的作用自然不小。木屐少有小孩子穿,因为木屐下有四棵铁钉,与石板街的光滑的青石接触面小,走起路来多有限制。但我就很喜欢穿,那种悠闲的感觉,正是七里街的人们悠雅的生活。尽管街坊邻居见了面首先就会问“呷了冐”,然而,粗茶淡饭的日子里,能悠雅地生活不也是一种人生境界吗?我时常想,人生一世,忙忙碌碌,所为何事?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里曾说过:“我们闲不下来,目的就是为了能悠闲。”可见,街,不仅是为了人门行走,更重要的,或许还在于“能悠闲”。街,毕竟不是大马路,不是拥堵的现代交通,甚至,也不应该是装饰亮丽或豪华的店铺,不然,如何有踏实的日子可过?


可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七里街上的几百年历史的石板街不见了,换成了平整的水泥路面。也不知那些磨得溜光的青石板搬到哪里去了?仿佛一棵饱经沧桑而充满灵气的古树被砍去,面对着刚种下的一片草地,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扼腕长叹、夜不能寐啊!每至于斯,我便有文化学者责任感丧失的巨大压力,亦深感自己的藐小无力。


没有了青石板铺就的七里街,这还是我的桂阳吗?


失去了悠雅生活的七里街,桂阳文化的根在哪里?


好在十字街还剩下百余米的石板街,尽管它无法比拟七里街,每当我走在这条街上,仍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有如听到桂阳话的慰藉。我希望它能得到人们细心地呵护、引起政府的高度关注。 郴州网


悠长的七里街啊,悠雅的七里街,我为你在此祭祀——魂兮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