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话词典(八)

来源:郴州网 作者:邓晓泉 发布于:2018/1/13


捡篓子 http://www.chenzhou.com.cn/


篓子,竹篾编织盛放物品的器具。因篓子有许多洞隙,较小或条状物品会掉下被人捡到,这就是捡篓子。郴州话“捡篓子”与当下古玩界的行话“捡漏”近义,表示捡(占)了便宜。[例]万达广场今天打折促销,可以捡点篓子。 郴州网


捡漏


当下全国的人都想“捡漏”,旧时郴州人谁也不想“捡漏”,因为郴州话“捡漏”指检查并修补瓦房屋顶漏水的事。所以,郴州话“捡漏 ”又说“捡瓦”或“捡屋顶”,因屋顶的毛瓦被扰动出现漏雨现象需重新翻拣而得名。[例]快涨端午水了,要请两个师傅来屋里捡漏(瓦)。


捡设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设,音she;郴州话音ser(古入声转二声,音同色)。设,本义摆设、陈列;郴州话“捡”因“拾取”基本义而引申为“收拾”,所以“捡设”指收拾整理家务,即将常用的器物摆设整齐,不常用的收捡入柜。[例]屋里乱得像狗窝,都不晓得捡设一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设掖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掖,音ye,郴州话ie(古入声转二声,音同叶)。“掖”古同“腋”(腋下),即隐私处,郴人引申为藏。郴州话“设掖”与“捡设”同义,就是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干净,把不用东西收藏起来,使房间显得整洁(掖洁)。[例]老婆,晚上我姆妈会来,赶快把屋里设掖干净。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锥紧


郴州话将“塞入”之“塞”另读zui(二声),其本字应是“锥zhui”。锥,本义钻孔的工具。郴州话因“锥”有“钻孔”之义而引申为“塞(插)入孔眼”,“锥紧”表示用物品插入孔洞并完全堵塞。[例]用软木塞把冒喝完的拉菲红酒瓶锥紧,等一下带到KTV包厢接到喝。


http://www.chenzhou.com.cn/

锥钱


郴州话将“锥”当作动词“塞”,所以“锥钱”就是“塞钱”,表示悄悄地把钱塞给别人。郴州话“锥钱”过去指父母偏心私下给某一个儿女零花钱;现在特指“行贿”,即偷偷地将把钱塞给受贿人。[例]锥点钱,事情就好办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揿紧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揿,音qin;郴州话音qian(三声,音同谴)。揿,用手按,为“搇”的白读字(《集韵》:搇,欽去聲。按也。),流通于南方各大方言区。郴州话“揿紧”,指用手按住松软的东西并使劲压实。[例]过季了,要把棉被揿紧装到塑料袋子里收起。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揿死他


郴州话“死”是常见的程度副词,作补语修饰动词,表示其动作程度很大。揿死他,本义指摔跤中用手将对手死死地按压在身下,借指在某一方面全面压制某个人,与搞死他,整死他,玩死他,弄死他近义。[例]在学校里我曾欺负过他,现在他是我的领导,总有一天我会被他揿死。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摁脚


郴州网

摁,音en;郴州话ngen(三声)。摁,本义按。郴州话“摁”与“揿”近义,但“揿”用手掌按(面接触),“摁”用手指按(点接触)。郴州话“摁脚”表示人走在碎石路上或鞋子里进了沙子会硌脚,也引申为新鞋磨脚。[例]刚才打了一个碗,小心摁到脚。


受摁


郴人以为:无论是“手指”或“凸起的硬物”等小东西对身体按压(摁),都会受到不易察觉的损伤。“摁”又有“吃暗亏”的隐喻义。郴州话“受摁”,表示受了委屈,因为被人伤害而又不可言状。[例]对不起,因为我的一句话,使你受惯大的摁。


抱抱的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抱,本义“用手臂围住”。郴州话将拥抱称之“箍”,大人捧小孩才谓之“抱”,源自“抱”古同“袌”(襁葆)。郴州话还将“孵”称之“抱”(抱窝),保留古音。所以,郴州话独有词“抱抱的”是时间状语,表示“开始、起初”的意思。[例]我抱抱的到郴州工作时郴州话一句也听不懂,寅今哪个都不晓得我其实是一个外地码子。 http://www.chenzhou.com.cn/


捧捧崽


捧,音peng。郴州话文读pong;白读bong(三声),源于“奉”之古音;捧,本义两手承托。郴州话将“大人抱小孩”引申为“捧”(音bong3),“捧捧崽”本义为“捧在手上不愿意放下”,同“骄骄崽”,喻指受父母溺爱的小孩。


抱啝子


http://www.chenzhou.com.cn/

抱啝子,郴州话新手或生手的音读字,相当于“菜鸟”。郴州话“抱”是“袌”(襁葆)的白话字,而“啝”(音ho2)乃“小儿啼哭”之古义。郴州话“抱啝子”可视“一抱婴儿就引起婴儿啼哭的男人”,这样的人不是“生手”又是什么?[例]你这个抱啝子,小心点!


撸柴火


郴州话将“搂”之“两臀合抱”的义项称之为之“撸”(音lu,一声),且将“合抱”的对象限定“物”。所以,郴州话有撸柴火、撸茅草,撸被子等派生词,都是表示“伸开双臀合抱起东西”。


脚搂到 http://www.chenzhou.com.cn/


搂,音lou;郴州话lou(三声,音同篓)。搂,用手或工具把东西聚集起来(《尔雅》:搂聚也)。郴州话引申其义,特指用脚在地上拨动,并孳生出行走时被东西绊住的常见义项。[例]我冒揰她!她自己搂到马路古绊到滴(郴州话经典例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搂脚


郴州话“搂脚”本义“用脚去搂别人的脚”,常用于别人行走时突然伸出脚将别人的绊倒,相当于使绊子。另外,“搂脚”也是撩妹勾引的淫猥手段。[例]嗰个骠客崽,喝酒时总是在桌子下面搂我的脚。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揦起袖子


揦,音la(二声,音同腊)。郴州话将“用五指合拢顺着树枝把叶子撸(捋)下来”的“撸”读作“揦”;还依其动作将裤脚、衣袖直接朝上撸起也称之为“揦”,谓之“揦起袖子”或“揦起裤腿”,为郴州特有的土话。[例]捄帕子要把袖子揦上去,免得搞湿衣服。


捞(撩)起袖子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话“揦袖子”是将衣袖往上撸,而将衣袖反转挽起则白读lao(一声),此字音同“捞”义却同“撩”(向上掀起)。其实,“捞”与“撩”古另读音同义通:《集韵》:“捞,郞到切”;“撩,(又)郞到切,同撈,亦取物也。”所以,郴州话将“捞”当作“撩”,实乃古音遗存。


捞魂


捞,lao,本调一声,因声旁“劳”而变调二声。捞,本义从液体里面取(捞取)东西。郴州话将用网具从水里捕捞鱼虾称之为“捞鱼”,又由此孳生出“捞魂”,表示“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某个人”。[例]街上那么多人,我到哪里克(去)捞他的魂。


捞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捞饭,郴州乡村的“一米两吃”的烹调方法,即将大米放入更多的水煮熟后用捞箕捞出当米饭食用,剩下的当作稀饭。捞饭又叫撮饭,因用撮箕当捞箕而得名。捞饭因吸入较多水分颗粒粗大能节约粮食,且口感好,很受欢迎,虽然烹调复杂,自办酒席时常常见到。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捞鸡狗


郴州话“捞(本调一声)鸡狗”,本义是把跌落水里的鸡狗捞起的狼狈模样,相当于“落水鸡”、“落水狗”。“捞鸡狗”被借喻为形容词“背时倒霉”,又借用于语气词,相当于“好倒霉哟”。[例]捞鸡狗哟!晒在外面的衣服忘记收,哈淋湿嘀。 http://www.chenzhou.com.cn/


劳神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劳神”是“劳心费神”的简称,表示耗费精神。郴州话“劳神”多用于否定性,表示耗费了一定的精神和气力却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即“得不偿失”,与“费力不讨好”近义。[例]劳神哦!跑那么远克恰嗰餐饭。


扎挑挑辫


郴州话将“朝天直立”谓之“挑”(另读diao,一声,音同刁)。挑挑辫,郴州旧时常见于小女孩的发型。扎,郴州话音za,本调二声(古入声转二声,音同杂),义为“刺”,转读三声(音同咋)义为捆绑、缠束。扎挑挑辫,就是用橡皮筋将头发朝上扎起一个像朝天椒似的小辫子。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抹,普通话别义异读,音mo义涂,音ma义擦。老派郴州话别义同读ma(古入声转二声,音同麻),既有抹雪花膏、抹石灰水等“涂”之派生词,更有常用的抹布、抹脸、抹赖汰、抹桌子等“擦”之派生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揩鼻脓


郴州话将“擦”称为“抹”,而将“轻擦”谓之“揩”。所以郴州话“擦鼻涕”有“揩鼻脓”、“抹鼻脓”、“耸鼻脓”等不同动作力度的词句。其中揩鼻脓有雅俗两种方法:父母教导我们要用手帕轻柔没有声响地擦去鼻涕,现实中我们往往是用食指或手背一擦了事(因为我们是粗俗的一代)。[例]又用手揩鼻脓,你要不是想讨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捅漏子


郴州网

捅,用棍、棒、刀、枪等戳刺;郴州话将手执长条状棍棒类向上点戳谓之“捅”。捅漏子,郴州话原指瓦屋顶局部漏雨用棍棒移动毛瓦来修缮,但处理不当反而使漏洞从小变大,从少变多,借喻由于某些行为不当惹出了许多麻烦。[例]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专门为我捅漏子。


挏干净


郴州话将“将某物在水中上下抖动”读作“dong”,本字应是“挏”。挏,音dong,源自汉代取马乳制酒的拌动工艺。郴州话引申古义为抖动,延续古音读dong,轻抖读二声(音同“冬”之二声),重抖读三声(音同懂)。[例]把白菜在水里挏干净。


紏干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将衣物在水中漂洗,我们母辈多半会说“漂”(三声),而外婆辈只说“tou”(音同“偷”之三声)。郴州话“tou”可用同音字“紏”来代替。紏,从丝从斗,可视为“将衣物放在水中抖动漂洗”,也算义通。[例]盆子里的衣服已洗了头道,你再紏两道后拿到外面晒起。


扯呼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扯呼,又说“打呼”或“鼓沕”,都是郴州话“打鼾”的形象说法。“打呼”与“打鼾”类似,中规中矩。而“扯呼”与“鼓沕”反义并联,一呼一吸,一张一弛,一阴一阳,相映成趣。鼓与呼同义,气势如虹;扯与沕近义,养精蓄锐。反映出郴州话通俗、风趣、生动等特点。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拢,郴州话一音多义。1聚合:聚拢(合在一起)、凑拢(凑在一起)、集拢(收集归拢);2总合:拢共(总共)、拢统(总计);3靠近:拢边(挨边)、拢身(接近身体)、说不拢(说不道一起)、拉拢(拉近关系)。[例]今年的同学聚会恐怕凑不拢。


絯(戴)项链


郴州话将某物加在头上称之“戴”(音dai),挂在颈、手等处谓之hai(四声,音同害),其本字似“戴”实“絯”。絯,别义异读,音gai(音该)义“束”;音hai义“挂”。郴州话将“絯”之“束”义引申为“系”(絯鞋带),将佩戴(挂在身上)说成“絯”,都是古音义的遗存。[例]文革时期,我们在左胸上都要絯一个毛主席像章


老qiong(共)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话将“共同有同一个性伙伴”的两个人称之为“老qiong(穷之四声)”,其本字实为“共”。共,今音gong;其实“共”还有一读,即“渠用切,蛩去声”(《集韵》)。蛩,今音qiong(四声),所以“老qiong”就是老共,字同音异,为古音遗存。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猪油攉(拌)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拌,反义异读,音ban表示搅和(合二为一);音pan表示分割(一分为二)。郴州话将“拌”之“搅和”义说成“攉”(音ho,“和”之一声)。猪油攉(拌)饭,直接用猪油与热米饭拌匀食用,一种大简至道饮食方法。


郴州网

拌篮子


郴州话将“拌”之ban(音半)让给“攉”,又将“拌”之pan(音胖)代替“挎”(胳膊弯起来挂着东西)。郴州话将“拌”代替“挎”,源于“拌”古同“判”,表示分割(一分为二),郴州话引申为一双胳膊用一支,于是有了“拌篮子”(用一支胳膊弯起来挂着篮子)这个郴州独有词。[例]姆妈,我看到大舅母娘拌个篮子向我们屋里走过来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拌书包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拌”古同“判”(《集韵》:拌,(又)音判,义同。分也,割也)。所以,郴州话将“用一支胳膊挂东西”称为“拌”,将“用一边肩膀挂东西”也引申为“拌”。拌书包,特指用单肩直挂且用手支撑着书包(如穿过脖颈斜挂不说“拌”),亦是背书包的通用语。[例]时间不早了,赶快拌起书包上学克。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抓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抓黑,常被说成“两眼抓黑”,本义指黑灯瞎火下难以寻找并抓取东西。所以,郴州话独有词“抓黑”相当于“抓瞎”,借喻对于某些事情因毫无准备显得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应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抓沙


抓沙,本义用手抓取沙子。因细细的沙子很容易从你的指缝溜走,难以抓取。所以,郴州话“抓沙”借喻处理事务缺少规划显得手忙脚乱,与“抓黑”近义但时态不同。“抓黑”表示即将开始时“不知所措”;“抓沙”表示进行当中“手脚无措”。[例]做事要先考虑清楚,以免到时两手抓沙。


http://www.chenzhou.com.cn/

耪藕


耪,音pang;郴州话音pan(因声旁“旁”而变调二声,同旁)。耪,用锄翻松土地,为“薅”之北方俗语。郴州话独有词“耪藕”,就是在泥塘中“挖藕”,因使用短柄铲及手在藕的“旁边”翻开塘泥(不影响藕的完整)取出藕而得名。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耪泥鳅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话“耪泥鳅”为“耪藕”衍生词,即用手直接翻开淤泥捕捉藏在其中的泥鳅。耪泥鳅的绝招一是要根据泥鳅留下的钻洞痕迹跟踪追击;二是泥鳅很滑腻,要轻抓或用手指甲钳住其腮鳍处。[例]今天干塘,等一下我们克耪泥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盘,多义词。〈名〉1,扁而浅的用具:盘子;2,形状像盘的东西:磨盘(石磨)。〈动〉1,仔细查究:盘货(清点货物)、盘算(细心打算);2,转让:接盘。〈量〉一盘菜;盘盘(每一盘)。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烫斗


郴州网

郴州话“烫斗”实为“熨斗”之俗称,因“烫”与“熨”形近义通而得名。熨斗,古称“火斗”(《集韵》),用来“火展帛也”(《广韵》),即用木炭在形如斗状的金属器具内烧热后用来烫平衣服。即便熨斗自古有之,但旧时寻常人家难觅其踪,只有裁缝铺和大户人家才有此物,也算是高档器物。


折铺盖


折,音zhe;郴州话ze(古入声转二声,音同泽)。折,本义折断。因郴州话“折断”另说“kue断”,“折”之基本义为“折”之引申义“叠”。折铺盖,即“整理床铺,叠好被子”之通称。[例]早上起来后,要把被盖折好。


折寿 郴州网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话因物品“折断”会出现损耗,或因“折叠”后会缩小原有面积而引申为“减少”。所以,“折寿”就是“缩短寿命”,隐喻某些言行不符合传统习俗会带来报应,表示否定。[例]不要背后哇老人家的空话,小心折寿。 http://www.chenzhou.com.cn/


折本


折,音zhe外另读she(《集韵》:折,食列切,音舌);郴州话音se(古入声转二声,音同舌)。折,音zhe义“拗”;音she义“断”(《说文》),属近义异读。折本,即“亏本”,源自“折”之本义(折断)会出现损耗的引申义(亏损)。[例]商人从来都不愿做折本的生意。


折魂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话将“丢失”、“失掉”、“失盗”等义都读se,其本字就是“折”,源自“折”之本义“断”的引申义“损失”,并成为郴州话的常用词。郴州话“折魂”就是“失魂”、“丢魂”、“掉魂”。[例]你折地魂呀!喊你半天都冒反应。


择人


择,音ze;郴州话音ze(二声,音同泽)。择,本义挑选(《说文》择:拣选也”。有选择就有比较,所以郴州话“择”有“检验”的引申义。郴州话“择人”不是“挑选人”而是通过言行来观察检验一个人的品德,这就是“有比较才有鉴别”。[例]你仔细择他,就会发现他喜欢撒谎。


择称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话将再次秤量时因损耗其分量会减少称之“折se秤”,而将刚购买的货物用公平秤或其它已知准确性的秤来复核检验其重量谓之“择ze秤”。择称后倘若货物重量不等,有正常的“折秤”,也有奸商在“称”(度量衡)上做了手脚的可能。[例]老板,称准点!我等下会择称的。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择菜


郴州话将在土里收获蔬菜称之“摘菜”,在家里整理菜蔬谓之“择菜”。郴州话“摘”音ze(古入声转二声,音同泽),“摘菜”与“择菜”音同义通,一般人难以区别。实际上“择菜”就是将不好的部分摘(切)除,留下好的部分食用,所以是“择”(选择)不是“摘”。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焙干


焙,bei;郴州话bei(四声,音背),本义用微火烘烤。郴州话根据“焙”之“背”音引申为“背着火烤”,所以“焙干”就是将鞋垫、袜子等小东西贴在煤灶或煤炉外壁上利用余热烤干。[例]把湿袜子焙到炉子上。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找,音zhao;郴州话zao(三声,音早)。找,“寻”的白话字。郴州话“找”的基本义是:1,寻觅:找人、找麻烦、找死、找魂,找拢;2,寻求不足之处:找平、找齐;3,寻退多余部分:找钱。


掸灰


掸,dan(三声,音胆)。掸,本义轻拂;掸灰,指用鸡毛掸子拂去家具上的灰尘。鸡毛掸子是旧时体罚顽童的常用工具(因唾手可得),郴州话“掸灰”借指在体罚中“高高举起,轻轻打下”。[例]狠狠地打,不要像是掸灰。


撴猪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撴,音dun①;郴州话音den(一声,音同蹲)。撴,揪住。郴州话将其代替“阉”,即揪住雄性动物的生殖器官飞快地割去。撴猪,阉割公猪,源于同音字“驐”为阉马,“犜”为阉牛之孳生义。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撴眼睛


郴州话将瞪大眼睛称之为“鼓起眼睛”,表示人惊讶或发怒。每当此时,也许会有郴人说道:撴刮你的眼睛。郴州话撴眼睛就是挖眼睛,为“割”之引申义,是郴州话独有词。[例]鼓起惯大眼睛干什么?小心撴刮你的眼睛。 http://www.chenzhou.com.cn/


扽国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话将“竖立”称之“扽”(den顿)。扽国乃我辈孩童时常玩的战争游戏,因使用大铁钉垂直往泥地上甩立不倒(扽)而得名。游戏时每人在泥地上划一个圆圈,代表自己的领土(国家),然后依次用大铁钉扽在泥地上为一据点,并划线将此点连接,表示自己的军队到达这里。跨越对方线(封锁线)时必须扽在其线上方能通过,最先到达(攻入)对方国家并将大铁钉扽立(插红旗)为赢家。


横竖有理


郴州话将动词“竖立”说成“扽”,只保留与“横”相对的“竖”(表示上下)方向词。熟语“横竖有理”,文革中受阿尔巴尼亚电影影响,又说“墨索里尼总是有理”。其“横竖”原义是“既有横又有竖”,借指“都”,作为副词,表示肯定(反正)。所以“横竖有理”就是“反正(总是)有理”,表示某人自负或不讲道理,总认为自己有道理,为贬义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话“用容器取物”,老派称之“搲”(ua瓦),新派谓之“舀”(iao咬)。搲,本义用手捉物(《集韵》),郴州话引申为“舀”:1舀取液体:用瓢搲水、用勺搲汤;2舀取粒状固体:用碗在米缸内搲米、用长畚箕在河里搲沙子。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打桩扶脚


扶,本义搀扶。郴州话“扶脚”原义为抓住东西的底部,使之更稳定,借指房屋基础施工(扶屋脚)。“打桩扶脚”又说“打个钉子扶个脚”,表示先摆明观点且不会改变(把话撩在这里),或将事情预先安排妥当。[例]我首先打个钉子扶个脚!这个问题处理意见是向大家通报情况,不是征求意见。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接,jie(古入声转二声,音同杰)。“接”为郴州话常用词:1(基本义)用手或容器接住:接毛毛(接生)、接水、接漏;2(派生义)收取:接礼、接钱;3迎接(引申义):接客、接亲(迎亲)。


接手(脚)


郴州话“接手”与“接脚”近义,都表示“接过别人的事情继续做”,但二者仍有差别。接手,表示接替,即接替别人做同一事情;接脚,表示接任,则表示接任别人的岗位干同类事情。[例]我接邓局长的脚,其首要任务就是要接手在年底完成内设机构改革工作。


鬥(閗)


郴州网

繁体字“鬥”同“閗”,与“北斗”之“斗”一并简化为“斗”。郴州话音dou,沿袭古义且别义异调:“斗”为三声是名词(音抖);“閗(鬥)”为四声是动词(音豆)。閗(鬥),本义为搏斗。因搏斗产生于两方的纠缠,郴州话则引申为拼接:閗榫、閗缝(拼接);因连接之前必须先接(凑)近,所以有“凑”之引申义:閗(凑)钱、閗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