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禾伴嫁歌里的民俗风情

来源:今日嘉禾 作者:未知 发布于:2018/1/29

“北有兰花花,南有伴嫁歌”。嘉禾伴嫁歌是华夏民族婚嫁习俗活动中最成熟、最古老、最完整并最有特色的一种表现形式,就像是一幕反映妇女婚姻生活的集诗、歌、舞一体的抒情民俗歌舞剧。从伴嫁歌舞里,可以充分体验到嘉禾与婚嫁相关的民俗风情。

伴嫁坐歌堂
    

据古县志载:“嫁女前夕,女伴相聚首,谓之伴嫁”。又因“伴嫁时姻族女亲咸集,夜歌达旦”,又叫“坐歌堂”。伴嫁坐歌堂有一套完整的程式。一般富裕人家嫁女前三个晚上开始伴嫁,前两个晚上叫伴小嫁,最后一晚叫伴大嫁(穷苦人家只伴大嫁)。伴嫁时女伴们打扮得艳丽整洁,相继来到歌堂(歌堂一般设在堂屋),先由三、四名服务性的歌手摆好茶具、坐席,然后由歌头(常由歌子多的歌手担任)起音,大家唱起安席歌:“打起锣鼓闹起台,有歌姐妹请出来。有歌姐妹前面坐,无歌姐妹两边排。”接着唱耍歌,一般都用土活演唱。耍歌歌词较短,但数量多,占了一千多首伴嫁歌中的90%。其内容丰富,有嬉戏逗耍的;有反映生产生活的;有倾诉离情别绪的;有赞美新娘的,如“我姐生得白如银,瓜子脸来爱死人,行在路上有人爱,坐在家中有人求”;有反封建婚姻礼教的,如:“半升绿豆选豆种,我娘养女不择家。妈妈呀,害了我。千家万家都不许,偏偏许给财主做三房。妈妈呀,害了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木头背起走。妈妈呀,害了我!”歌声如怨如诉,动人心扉。
    

当歌子唱到亢奋时,歌堂便出现射歌,又叫“厉歌”的场面(形如现在的拉歌),你射我,我射你,歌堂热闹非常。当对方一时接不上茬,另一方便唱道:“筛酒不要断壶瓶,唱歌不要断歌声,断了壶瓶难留客,断了歌声难起音”。伴小嫁活动半夜即散。
     http://www.chenzhou.com.cn/

伴大嫁亦从入夜开始,先唱耍歌,也射歌。歌手大多与新娘关系密切的姐妹和年长的歌手。唱了耍歌唱长歌,长歌歌词较长,“十八年终罗四姐”长达一百多句。长歌有10多首,多为妇女婚姻的悲情故事,一般歌堂很少唱它。这一晚要活动到大天亮。眼看迎亲花轿就要到来,女伴们便跳起多彩多姿的伴嫁舞。

跳伴嫁舞
     http://www.chenzhou.com.cn/

跳伴嫁舞是伴嫁风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舞姿纯朴、简练。据县志载,跳伴嫁舞时,舞者“各持一小瓷盆,对歌而跳”。新娘出嫁前一晚上,伴嫁活动一直到天亮。眼看郎家花轿就要到来,女伴们相处时间越来越短,离情别绪骤然高涨,女伴们便顺手拿起歌堂上的茶具、酒具、烟具等物做导具,跳起热情奔放、诙谐风趣的伴嫁舞,把伴嫁活动推向高潮。
     http://www.chenzhou.com.cn/

舞蹈一般采用伴嫁歌中音乐明快、抒情的耍歌作舞曲。伴嫁舞有10来个,有轻盈、柔美、团团圆圆的“把盏舞”;有热情欢快表现妇女劳作的“走马舞”、“挑水舞”、“纺棉花舞”;有幽默风趣的“推磨舞”、“卖酒酒舞”;有催人泪下、荡气回肠的“娘喊女回舞”;有绚丽多彩的“走火舞”……。推磨舞唱的是“骂媒歌”:“斜山斜岭生斜树,砍倒斜树架小桥,千人万人过去了,瞎眼媒婆踩断桥。”表演时,两女伴立于倒放在方桌上的长凳两端,地上两头各站两女伴推着长凳旋转,凳上两人杏眼圆盯,叉腰拍手,点着对方边骂边唱:“死媒婆,瘟媒婆,吃了好多老鸡婆,你初一吃了初二死,初二埋在大路坡,牛一脚,马一脚,踩出肠子狗来拖!”那真情生动的表演,宣泄了妇女们对封建婚姻媒妁之言的愤懑之情。
    

跳走火舞时,歌堂灯光暗淡,舞者手持燃着的篆香、蜡烛翩翩起舞,边舞边唱:“一把生柴满把火,照见姐妹舞婆娑。今日歌堂好热闹,明日歌堂好冷落。本想留姐多日伴,风吹云散奈不何。姐呀姐,莫奈何!皇帝养女招驸马,凤鸟展翅要离窝。手把轿门喊声姐,日后莫忘转来坐。”堂屋上那飞舞的火星和烛光就像那闪烁的星雨和翻腾的火龙,把女伴们的惜别情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哭嫁
    

据县志载:“新娘将嫁旬日,见亲人必哭,妆嫁者至哭,花轿至哭,声嘶,女伴代哭”。在新娘出嫁前一晚的伴嫁活动中,女伴们跳完伴嫁舞,刚好天亮。郎家花轿就要到来,新娘子百感交集,便出来哭嫁,把父母恩,姐妹情、亲友爱、离别的伤感一股脑儿向外倾泻,哭得泪流满面,声嘶力竭,在场人无不潜然泪下。
    

哭嫁歌是一种情绪音乐,声音高低,节拍节奏比较自由,歌词随兴即编,即编即唱。内容多为恋旧惜别,有哭爹娘的、哭歌嫂姐妹的、哭送亲女友的、哭轿夫的。如对爹娘哭道:“哎呀娘,我的亲娘!天光了,上轿了,爹娘门前没份了。妈妈娘,怎么舍得,有我冤孽,热热闹闹,屋里一早一夜,妈妈白疼着我……”,还有哭轿夫的:“轿夫哥,抬轿的哥,借你的眼睛做灯笼,借你的肩膀做凳坐,借你的脚板做凳脚。抬桥的哥,你若不顾狗力气,打飞脚,我就歪着坐,用脚跺,跺得你头上冒汗,鼻子出气,跺得你肩上的皮一块一块的脱!”
    

新娘上轿后,亲友相送于途,女伴们把着轿杆,依依不舍,轿子走得特慢。新娘仍在轿内哭嫁。到了交亲亭,女伴返回,唯男客送亲前往。此时,轿夫打起飞脚前往郎家而去。男婚女嫁,洞房花烛本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为何新娘泪洒喜歌堂,在封建婚姻的桎梏下,酸甜苦辣女心知啊!

戏新郎
    

伴嫁歌里有一种幽默风趣的徒歌,是用来恭维、戏弄新郎唱的。婚后三天,新郎提一条猪腿、一只大肥鸡偕新娘到女方家拜门。届时,为新娘伴过嫁的女伴们便欢聚一团,等候新郎、新娘的到来。待新郎入席坐定,一场戏新郎的风趣场面便开始了。女伴们事先用辣椒泡好茶,用针把筷子钉死,在酒杯下沾条红带子等恶作剧。新郎一不留神,用茶、进餐时使用了上述东西,便洋相百出。女伴们见状便哈哈大笑,并趁机念四句诗,叫“提四句”,亦称“拜门歌”。其声调抑扬顿挫、似唱非唱。歌词除“新娘生得窈窕,配到我家姐好,丝鞋送一双,同偕到老”四句约定俗成外,其余大都根据新郎上当受骗,出洋相的难堪场面即兴而作。若新郎拿到钉紧的筷子吃菜时,女伴们便念:“今年年成真是好,桌上筷子生根了,好像新郎配新娘,同床共枕好到老”。若新郎粗心大意,洋相屡出,女伴们的“四句”便一个接一个念下去,弄得满堂笑语喧哗,热气腾腾,一场戏新郎的欢娱场面很快驱散了娘家嫁女后的冷清氛围。据说这也是对男家闹洞房的一种回敬。不过戏新郎的花招要做得天衣无缝,不能露馅,其花招要时常翻新,否则新郎是不会上当受骗的。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