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眼邓伟奇与牌楼月池

来源:郴州网 作者:何文 发布于:2018/3/2

一、邓伟奇何以考中榜眼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邓伟奇,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牌楼乡月池村人。明朝洪武十八年(1385)乙丑科榜眼。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最早记载邓伟奇是榜眼的作者叫廖道南(?-1547),1521年进士,他编撰的楚地通史《楚纪·卷二十二内纪后篇》中有较详细的记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邓伟奇,字子才,衡州安仁人,洪武十八年乙丑会试第一。高皇帝亲制廷试策问略曰:朕稽古名世者,惟敬事而畏神人。日运不息,岁运不己。大辅人君,福臻黎庶。朕自代元,统一华夷,官遵古制,律仿旧章,孜孜求贤,数用不当。有能者,或面从志异。有德者,或无所建明尔。诸士悉乃心力,其敬陈之时,预试者四百七十二人,擢丁显为第一,以伟奇次之,俱授翰林修撰。先是四年,辛亥开科,以吴伯宗为首,至是,始复临轩之制。伟奇,天资秀异,博洽颖敏,善属文,尤长于诗。是科实为得人。而二甲马京为编修,吴文为检讨,三甲杨靖为庶吉士。蹇容为中书舍人。厥后俱为名臣。”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从上文看,朱元璋对邓伟奇评价是相当高的,授予“修撰”史官,正六品,前途是很光明的。而“中书舍人”,当时为从七品。由此可知,一甲进士与三甲进士的官衔与待遇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历届进士名单本来是有记载的,先记录在《登科考》中,再刻阞成《进士题名碑》。但洪武十八年进士在“靖难之役”中出了大问题。472名进士对高皇帝朱元璋当然是感恩戴德的,而对篡位者朱棣则是刻骨仇恨的,所以在靖难之役中有127名进士参与其中。这令朱棣非常气愤。朱棣对几个重要人物处以极刑,如黄子澄被肢解,练子宁被“磔尸”,还派人将《洪武十八年进士题名碑》扑倒毁坏,并殃及《洪武十八年登科录》失传,以致现存的洪武十八年乙丑榜进士名录不全或存在错误。


http://www.chenzhou.com.cn/

但关于邓伟奇的记载,学者比较认可廖道南的观点。因为廖道南本身也是进士出身,尽管在距离洪武18年130多年后,但作为受皇帝之命又是第一个编撰楚国通史《楚纪》的人,他的记述是足信的。


清朝人编撰的《湖南通志》记载:“邓伟奇,洪武18年进士第二名。”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中国名人志》(P1560)记载:“邓伟奇,字子才,(?—?),明朝湖广安仁人。博学善文章。明太祖洪武十八年(1385),进士第二及第,授翰林院修撰,迁刑部主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嘉庆版《安仁县志》(P256)记载:“邓伟奇,字子才,洪武时登进士,授翰林院编撰,迁刑部主事,博洽群书,称大手笔,大用未究,卒于官,人咸惜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以上三个版本的记载都引用了《楚纪》中的一点内容,而且还记载邓伟奇升了官,在正六品“修撰”的基础上升迁为“刑部主事”。但也有点困惑:生卒年不详。关于出生的年龄,本来《题名录》中是有的。但《题名录》因毁坏已无可考。那么安仁邓氏族谱中有没有?经多方询问,目前还没有找到安仁境内记载邓伟奇的族谱。不过,“月池”周荣绅老先生在他90岁高龄(2000年)时还多次给作者讲述,邓伟奇的出生年龄已不可考了。因为,洪武之前,现在“月池”这个地方是个杂姓居住的地方,不过以周姓为多。当时邓姓只有邓伟奇一家,邓伟奇考取榜眼后随即到南京翰林院任修撰去了,后来又把他的家人也全部带走了。又因他“卒于官”,何时卒?在当时的条件下不得而知,所以没有明确的记载。不过笔者从“称大手笔,大用未究,人咸惜之”来揣测,极有可能在朱元璋任内就死了。


邓伟奇,何时生,何时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荣膺榜眼对湖南、郴州、安仁都有较大的影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康熙之前,安仁县属湖广省,到康熙时才把湖南省和湖北省从湖广省中单列出来。安仁县虽然现在隶属于湖南省郴州市,但明清时期则隶属于衡州府(治所在衡阳市)。那么,从朱元璋到康熙时期200多年时间里,湖南省内有几位状元、榜眼、探花?有专家作了统计: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榜眼一人:郴州市安仁县邓伟奇(?—?),明洪武十八年(1385)乙丑科榜眼。


状元一人:岳阳市华容县黎淳(1423-1492),明英宗天顺元年(1457)丁丑科状元。


探花一人:郴州市临武县曾朝节(1534-1604),明神宗万历五年(1577)丁丑科探花。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邓洪波、蒋建国先生在《明代湖南科举述评》中写道:“洪武十八年,湖南考了23个进士(在全国来说算少了)”,但“按每万人拥有进士数排位,郴州竟居全省第一。”清朝,湖南的教育在全国各省中是有相当影响的,这应该归功于岳麓书院的兴盛和湖湘文化的传播。但明朝,湖南的教育从考取进士的人数来看,在全国各省中排名是靠后的,郴州的排名反而在湖南却是靠前的,而郴州各县中安仁排名又是考前的,你看,考取了一个榜眼,而且还有“同科四进士”的美誉。安仁教育之所以排名靠前,不能单说安仁风水,应该与书院文化、耕读文化、家风文化、尊师重道的风尚有关。


邓伟奇榜眼及第,廖道南分析了原因。他归究于南岳的风水。他在《楚纪》中这样赞道:“岩岩乔岳,雄镇奠疆,亹亹祝融,火德居方,诞育名士,为龙为光,雁塔题名,凤岛腾章,卓而不群,万夫之望。”



南岳的确是块宝地。现在每年安仁人、攸县人到南岳烧香的特别多。但笔者认为“月池”也算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安仁的母亲河“永乐江”从安仁的东南流向安仁的西北。当江水从“老君观”流到“神州河”时,是一个巨大的“S”型。这个“S”型正好构成一个“阳阳鱼”。“石立山”(即今神州村东阁组)俨然是阴阳鱼的一只眼睛,“月池”就是阴阳鱼的另一只眼睛。“月池”不仅仅是一只眼睛,还是一只“卧地虎”,它的西面有龙山有龙脉。也许正因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所以自古以来,月池村、神州村在安仁县都是鼎鼎有名,无论是读书的,当官的,经商的,务农的,搞建筑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月池村西面就是龙源村,两村隔壁,元末明初龙源村有个周礼,有一天正在龙源卡子上杀柴、挖草药的周礼救下了朱元璋。于是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颁发一道圣旨,封周礼为“昭信校尉管军百户”,敕一方宝剑,同时还敕一块“科第世家”的牌匾。挂匾的那一天,邓伟奇也去看了。他不是看热闹,他在思考。封周礼是“武官”,但敕的是“文官”牌子。为什么?他悟出了些许道理:打天下要靠武官,守天下要靠文官。而洪武三年(辛亥年)正是恢复科举考试的第一年。邓伟奇明确了一个方向,并立志走科举考试这条路。


邓伟奇听老一辈人讲,南宋咸淳四年(1268年)安仁考取了四个进士,分别是陈亿孙、陈庚雷、李龙金、刘应祥,尤其是陈亿孙考取了第二名(当时官方只有状元一称谓,还没有“榜眼”这个称谓,榜眼、探花的官方称谓是在南宋末期才有的),同科状元陈文龙(1232—1276,抗元名将)应安仁四位进士的邀请,为安仁四位进士撰写了《进士题名碑记》,该《记》中写道:“衡郡擢第者六,而安仁居其四。”这个史实,距离邓伟奇并不久远,尤其是陈亿孙在守长沙城时(1275)表现出来的民族英雄气节,深深的振撼、感动并激励着他。


南宋宰相周必大年轻时、退休之后都来到安仁的玉峰书院读书、讲学。可见,当时玉峰书院的影响是很大的。当玉峰书院毁坏之后,元朝至正二年(1342年),安仁知县王槐重修了玉峰书院,该书院又吸引了大量的有志青年。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风水有,但不是必然的。“同科四进士”,有,但不是偶然的。书院文化的复兴,培养了良好的读书习惯和尊师重教的风尚,为培养科举英才搭建了一个高升的平台,编织了一个知识的摇篮,摇篮里诞生了像邓伟奇这样的奇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二、考中榜眼后给月池留下了什么


郴州网

邓伟奇榜眼及第后,朱元璋为显示皇恩浩荡,在其家乡敕建一栋房子及一口半“月”形池塘,这个池塘后人称“月池塘”。这栋房子后人称“月池公厅”。池塘为什么不是圆形而是半圆形?古人观念,圆代表“君”,半圆代表“臣”。君是君,臣是臣,不能越位。池塘直径近30米。月池公厅前栋宽度比月池塘直径稍窄一点,纵深近50米。纵深分前后三栋,前栋“丹墀”,中栋“公厅”,后栋“敬祖堂”。月池公厅前栋大门右边一直悬挂“翰林及第”的竖匾,该匾直到1964年“四清”时被当作“四旧”之一清除掉了。明清两朝文武官员每每来到月池塘前都要“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月池公厅朝东,其南、西、北面后人不断扩建,形成了“月池巷”,月池巷七弯八拐,四通八达,不熟悉的人摸不着方向,在抗战中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http://www.chenzhou.com.cn/



600多年来,月池公厅没有修缮过,1989年,月池公厅修缮时,在其顶梁柱的中间,发现一个凿成小盒子一样的凹槽,凹槽里的丝绸布上明确记载“洪武十八年敕建”。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拍照,并很快碎掉了。敕建月池塘和月池公厅,在我们安仁绝无仅有。前安仁县颜县长来月池视察时,大为惊叹。他说:“欧阳厚均在安仁、在湖南、在清朝名声是很大的,是著名的清代教育家,但他老家也没有这样的建筑,为什么?”因为清代的欧阳厚均只考了进士第7名,所以没有这样的殊荣。为什么排第7,并不是作文分数排第7,而是因为主考官刘夫子在老家排行第7,有意收厚均为弟子,以继承自己的衣钵,便将厚均安排在第7。


月池公厅现在为周氏所独有。因为月池公厅周围已没有杂姓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月池公厅”改为“周氏公厅”?不能改。因为这是邓伟奇的荣耀与功德。邓伟奇究竟给月池留下了什么,笔者曾请教周荣绅老先生。他告诉我,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是耕读文化,二是书院文化、三是道德文化、四是家风文化。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月池公厅南边住着周一福(1830—1893),清朝登仕郎 ,他信奉“农忙时耕田,农闲时读书,耕读两不误”的祖训,喜欢在敬祖堂教“发蒙”的周氏小孩读书,更热衷于“诗书课儿”(族谱记载)。眼看自己的儿子也大了,敬祖堂也小了。1859年他倡议建造“龙溪书院”。


周一福的儿子周本纯(1852-1925),7岁开始在龙溪书院读书,之后考取秀才,再后来成为安仁县县议员,也担任过宜溪书院、龙溪书院的教师。他在月池公厅大门上曾撰写并悬挂如下一幅对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月下静观栖凤竹,

池中多养化龙鱼。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周本纯的儿子周勋泌(号月沧,1875-1916)是1905年安仁最后一届录取的16位秀才之一。据族谱记载,他“优优拔两试”(即在县试、府试两次科举考试中取得优秀成绩),曾“任雄峰、法政两校校长”(遗憾的是这两所学校没有具体记载)。他在月池公厅中栋的两根柱子上撰写并悬挂如下一幅对联,如今还依稀可辩。


郴州网

读孙书惧兵,读萧书惧刑,读圣贤书兵刑不惧; http://www.chenzhou.com.cn/

耕尧田忧水,耕汤田忧旱,耕心性田水旱无忧。 http://www.chenzhou.com.cn/


周勋泌的儿子周希圣(1916-1947),龙溪书院毕业后,先后在龙溪书院、楚兴寺学校教书。


周希圣的次子周全之(1937-)是中国核学会理事,长期担任湖南省核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福公的子孙散居在长城内外,秉承耕读传家的理念,人人发展很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明清时期,月池周族人共有11人获得皇帝颁发的圣旨。据《龙源周氏族谱》记载,这11人中,有的是县官,有的是卫官,有的是学官。


月池公厅的北边住着周荣绅(1910-2003),笔者在《安仁名人传略》《三位著名艺术家之师——周荣绅》中有详细的记载,他在传承宣传书院文化、道德文化、家风文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http://www.chenzhou.com.cn/


扩建龙溪书院,弘扬安仁书院文化。“龙溪书院”的院址就是现在的安仁县牌楼中心小学东校。该书院在民国七年(1918年)改名为“龙溪小学”,民国三十年(1941年)改名为“松山乡中心小学”,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牌楼中学”,2012年牌楼中学与山口中学合并而将原山口中学改名为“牌楼中学”,原牌楼中学改名为“牌楼中心小学东校”。1942年上期,湖南省督学视察该校时,认为松山乡中心小学很好的传承了龙溪书院的办学宗旨,也弘扬了明朝榜眼邓伟奇的荣耀与功德,只是教室狭窄,建议扩建。1942年下期,安仁县县政府决定扩建六间学生教室,四间教师住房。时任松山乡中心小学教务主任(实任学校校长,因为当时学校只有一个校长、一个教务主任,而校长张英才长期住院)的周荣绅为改扩建“龙溪书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郴州网

周荣绅认为,邓伟奇之所以考取榜眼,那是安仁教育的结晶。安仁的教育是一脉相承的。自从炎帝教化先民识药、采茶、种稻、制陶以来,尤其是安仁建县以来,耕读文化已深入人心。自从宋代安仁书院兴盛以来,教师已形成了良好的教风。他用60多年的教学实践告诉大家,最好的教风就是严字当头、因材施教。正是因为他是这样施教的,所以他培养了陶艺大师周国桢,根雕名家周辉甲,国画大师东方人,核学专家周全之,留苏机械博士周室辅,军事专家周仰贤,语言文字学家何九盈,以及众多的政届、经济届人才。2000年周老90岁寿辰时,有100多位学生署名送他一块“春风化雨”牌匾悬挂在月池公厅横梁上。 郴州网


撰写“公民道德歌”,弘扬安仁道德文化。2002年2月17日,安仁县县长颜新民、县教育局局长谭善良、湖南日报驻郴州记者站站长谭涛峰等一行亲自来到周荣绅家里,聘请他为“安仁县公民道德教育顾问”,并将他撰写的《公民道德歌》发表在《郴州日报》、《湖南日报》上。《公民道德歌》如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公民道德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一) 爱国守法


泱泱中华,博物广疆; 历史悠久,屹立东方。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改革开放,国强民康; 热爱祖国,世代弘扬。

国家法律,治国之纲; 犯法可耻,守法荣光。

有法必依,惩恶照章; 学法用法,公民莫忘。


郴州网

(二) 明礼诚信


炎黄华夏,礼仪之邦; 举止方正,容貌端庄。

对外交往,落落大方; 地球一村,明礼高尚。

诚实守信,事业兴昌; 假冒伪劣,主客均伤。 http://www.chenzhou.com.cn/

诚昭日月,信誉穹苍; 公平公道,社会安康。 http://www.chenzhou.com.cn/


(三) 团结友善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团结力大,独臂难撑; 众志成城,自古至今。

和衷共济,可振家声; 上下一致,国运隆兴。

友爱邻里,善待家人; 恃强凌弱,情理不容。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尊长爱幼,毕敬毕恭; 积善之家,余庆无穷。


http://www.chenzhou.com.cn/

(四) 勤俭自强


克勤克俭,传统优良; 勤能补拙,俭可廉公。

洁身自好,拒腐良方: 勤劳致富,稳妥正当。

家国精良,自立自强: 乃文乃武,科教兴邦。

中华狮醒,吼声远扬: 奋蹄扬鞭,赶超列强。


http://www.chenzhou.com.cn/

(五)敬业奉献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任劳任怨,敬业爱岗; 尽心尽力,殚智竭精。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业无贵贱,地容各方; 合创伟业,共谱新章。

无私奉献,天下为公;贪心杂念,视如浮尘。

涓涓细流,汇成海洋;祖国前程,无比宽畅。


不忘初心,弘扬家风文化。每年正月初一月池公厅周姓人必到敬祖堂举行团拜及敬祖仪式,辈份高的人,德高德望的人,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都要就家风传承问题发表讲话。有一次,只任了一年国民党乡长的周荣绅说:“邓伟奇留下了良好的家风,家风是什么,家风就是敬祖爱国。敬祖堂中的祖既指我周姓的祖宗,更指邓伟奇。国之根本在民,民富则国富,民弱则国弱。不管哪个政党执政,只要为民服务,为民干实事,我们就要爱这个政党,爱这个政党,就是爱这个国家。即使嫁出去的女人也要将家风带到婆家去,让敬祖爱国的思想得到广泛的传承。”


茶陵县界首镇白沙村(与安仁县安平镇比邻)有个叫陈寅(1891-1951)的,他是月池的外甥。因为他的‘号’叫‘松林’,所以月池人都叫他“松林猛子”(猛子:安仁话,指这个人很肥胖)。他曾任湘军第八师第十五旅少将旅长,1939年起任茶陵县自卫团副司令,也是茶陵同乡谭延闿(1880-1930)的学生,而谭延闿又是清朝解元安仁龙市乡人谭莹的学生,谭延闿对安仁很有感情,对“松林猛子”更是器重有加,希望他为国民政府贡献自己的力量。而解放战争时期,松林猛子看到国民党节节败退,共产党深得人心的现状,就在思考,是继续成为国民党的铁杆,还是易帜倒戈投身共产党?他将这种心理告诉他母亲。他母亲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几句话:“我是月池人,月池出了个榜眼邓伟奇,我很骄傲。每年正月初一长辈人都要到月池公厅敬祖堂团拜,重温家风。月池是一个大家,家风就是敬祖爱国。敬什么祖?敬积极向上的祖宗。爱什么国?爱安宁详和的国家。我堂弟周荣绅只当了一年国民党乡长就不干了,毅然决定当教师。”松子猛子听了母亲的话之后,于民国38年即1949年8月4日晚响应县长的号召举行起义迎接解放军进城,解放茶陵。遗憾的是1951年被错杀,庆幸的是1983年被平反,定性为“起义人员”。


邓伟奇留下了月池,留下了浓浓乡愁,

月池传承了邓伟奇,传承了耕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