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要塞古渡头 ——郴州古堡寻踪之一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文 刘专可/图 发布于:2018/3/13

编者按 郴州地处五岭中段、湘江上游,扼湘粤两省咽喉,连接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在郴州的一些高山、溶洞、村落中,遗存着一种特殊的建筑——古堡。这些古堡就像一道道凝固的风景,从汉代绵延至民国时期,时间长达2000多年,有城堡、寨堡、洞堡、村堡、碉堡等多种形式,是古代郴州人民为防御匪患、躲避战乱而修建的,现保存较好的约有50多处,统称为郴州古堡群。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古堡群是中国寨堡文化的典型体现,是中国古代建筑类型的一朵奇葩,是郴州作为交通要道和兵家必争之地的实物见证,是古代郴州人民生存发展的智慧结晶,在社会发展历程中,尤其是在动乱年代发挥了重要作用,极具研究价值。郴州古堡群已于2011年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在致力于申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本版今起特推出“郴州古堡寻踪”系列文章,将那些隐藏于深山古村中的凝固风景展示给世人,为宣传推介郴州的历史文化尽一份力。

“九曲涟漪泻碧山,城阴窈窕逐溪湾。千门细柳春风外,一画长虹返照间。”这是曾任明朝兵部尚书的临武人刘尧诲吟咏武水的诗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航拍渡头古城遗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武水,一条满载着历史故事的河流,从九嶷山余脉出发,经临武县城蜿蜒东流,从西流到东,从古流到今,临武也因其而得名。距临武县城约13公里处的临武县汾市镇渡头村,就位于武水北岸。在古代,属于珠江流域的武水是一条繁华的水路,5吨的货船可到汾市码头,渡头之名也来源于当年的码头。渡头村的河岸,一座始建于清道光年间的五拱石桥横跨武水,从村中走上石拱桥,就到了对面的南岸。南岸有一座当地人叫做“城墙山”的山丘,城墙山坡上就是渡头古城遗址。

“我们小时候经常来这里放牛,发现这里有古城墙,很多村民在这里种菜,有人还挖出过砖瓦古物。”出生于汾市镇南福村的临武离休干部、点校了多部古志书的陈礼恒老人告诉记者,在古城遗址旁,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建过乡办农业中学,那时在遗址上开荒种地,因此对遗址表层有所破坏。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渡头古城遗址背倚城墙山,面临武水河,1986年,在全国第二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中被发现。1989年~1990年,临武县文物管理所对城址进行了复查,在外围发现护城壕、椭圆形台和较多的秦汉时期绳纹板瓦、筒瓦残断,并初步认定古城基本为长方形,城址年代为秦汉时期,遗址总面积约4万平方米。 http://www.chenzhou.com.cn/


遗址发掘现场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尽管初步确定了这里是一座古城遗址,但到底是什么城呢?因为现有古籍文献和地方史志都找不到有关它的半点记载,所以在之后的二三十年中,渡头古城遗址一直像一个谜一样:它到底是战国临武邑遗址,还是秦始皇戍守五岭遗址,还是西汉伏波将军路博德征服南越国的驻军遗址,还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西征交趾时的驻军遗址,抑或是汉高祖设立的临武县故城遗址?谁也下不了结论。

为更好地认识、保护和利用渡头古城遗址,2015年12月,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向国家文物局申请主动发掘。接下来在一年多的时间内,由省市有关人员组成的考古队,完成了古城址的钻探和部分发掘工作,由此也初步揭开了渡头古城遗址的神秘面纱。

http://www.chenzhou.com.cn/

城址主体保存较完整,由古城、城墙、椭圆形台和护城壕组成。古城依山势而建,呈西北东南向。现存古城址大体近方形,四面城墙基本保存完好,城墙宽4~5米,残高3~6米。东西、南北城墙残存各100多米长,城址海拔高度在230米~240米间,地势南高北低。

城东南角外近3米处有一夯筑椭圆形台,中有一条长方形夯土台与城墙相连。现存台面直径8~10米,底径22米,高度略高于城墙,高于地表4米。长方形台台面宽2米,长4米。从其结构来看,可能是类似于瞭望台、烽火台一类具有城市管理或军事防御用途的设施。

古城遗址依山傍水,充分利用了地形和河流。瞭望台设置在东南角最高位置,视野开阔,具有一定的军事防御功能。另在城内发现烧制的多孔陶圆形器,这在湖南地区为首次发现,我市文史专家刘专可断定这种陶器就是作战时的投掷器。又因渡头古城遗址位于岭南北侧武水南岸,是古代通往岭南的重要门户之一,据此初步认为渡头古城遗址在秦汉时期是一处重要军事要塞。 郴州网


从遗址中发掘出的投掷陶器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但也有考古人员持不同观点,认为这是临武在汉晋时期的县城故址。对此,陈礼恒及刘专可等人都不赞同。“我认为这就是个军事城堡,应该属于战国中晚期。”陈老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按常理和规律,县治不可能建在武水南岸,直面对手南越国,而是应该以武水为屏障,建在其北岸。而且在渡头古城遗址中只发现了层级式夯土平台,并没有街道。”刘专可分析,“从遗址中发现的大瓦可推测这个遗址的建筑比较雄伟,应该是一个级别较高的驻军指挥部。临武在古代尤其是汉代以前,曾长期处在汉民族与百越少数民族的交界点上,时间长达500年以上,是戍边重地和军事要塞。因此朝廷在此建立永久性的军事设施非常必要,所以这个驻军遗址存在了很多年,从春秋战国到两汉都有可能。”

当地村民反映,在渡头古城遗址前的山上有类似烽火台遗址存在。2009年初,当地村民在山坡上开荒,意外刨出一串汉五铢钱。清《嘉庆临武县志》载:“马侯祠,在马侯山,祀汉伏波将军马援。”“光武时,交趾征侧、征贰反。拜马援为伏波将军,以击之。道经临武,驻营山下。因称其山为‘马侯山’,后人为之立庙……”马侯山俗名马侯岭,距离渡头古城遗址较近,约两三公里。

“从这些记载和现象可推测,东汉伏波将军马援也在此驻扎过,凭借烽火台快速传递军情,指挥与南越国交界的最前沿地带桂阳(今连州)的进攻与防御。”刘专可说。

据参与了渡头古城遗址发掘工作的我市考古专业人士罗胜强介绍,今年,省考古队还将继续对遗址进行发掘考察。期待着考古队能彻底破解这个谜,还原历史,让大家都信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