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岣嵝与熊廷弼

来源:郴州网 作者:谷背明 发布于:2017/12/5

陈岣嵝,名陈诗楚、又称陈家础(1580-1630),总角补弟子员,原宜章长策乡大竹村人。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陈岣嵝自幼聪明,博极群书,淹通经史,兼晓律历、天文、武韬,他预卜先知,神断如仙,他还将八卦原理运用到军事实战布阵中。他十五岁时参加县试,文笔有动风雨泣鬼神之句,县官主考大为称赏为“刘晏李贺之奇才”。十六岁衡阳参加典试,主考官面试,九流三教对答如流,老师试以天文,陈岣嵝回答说:据夜观星斗,十五年后,辽东有兵燹,为今之计,要在平壤(朝鲜)设兵三万,以防倭寇(日本)入侵我疆域。到时,可以退敌。过十五年,辽阳果然告变,边境荡摇。日本发动了入侵朝鲜战争。


郴州网

《陈氏族谱》是这样记载的:“老师试以天文,先生即言建西十年后当有变,为今计莫如平壤,置一总戎,设兵三万。平壤即朝鲜也,朝鲜置兵平壤以备倭为名,而其实则为十年后蠢动之计,如有天元北阙,刚三万兵可摄其后也。惜乎未有闻之,当事谁复为屈哭之事乎,至今先生之言不幸中矣。早知此而迨天未雨,辽阳千百里地,岂其蹂躏至此哉。岣嵝很自信的说,以我洞晓天机之识,参加军队作战部署,日军如推枯拉朽。”因此,明万历戊午年(1617)冬,正值青壮年的他,血气方刚,陈岣嵝辞别家人,仗剑北行,参加了中国援朝抗倭战争。


陈岣嵝临别时说:“此去扑灭倭寇,不然誓不生还。”他英勇善战,谋略超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以兵部右侍郎任经略辽东的熊廷弼,发现了陈岣嵝的雄才大略,并与熊廷弼意气相投,结为好友,成为军队统帅的左提右挈,参与军队高层军事决策。


熊廷弼(1569—1625)字飞百,号芝冈,湖北江夏人。万历二十六年进士,有胆略、知兵事,且善谢。万历三十六年(1608)擢御史巡按辽东,后又升为兵部尚书成为抗击后金统帅。


天启元年1621),熊廷弼升任“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驻扎山海经略辽东等处军务”后,陈岣嵝深得熊廷弼的信任,协助熊廷弼,处理军务,安定农民,恢复生产,可谓鞠躬尽瘁。熊廷弼在收复辽东、平定辽东所采取的一系列安边策略都凝聚了陈岣嵝的智慧和心血。如:招抚流民、还乡生产、安定民心、整肃军纪、赏罚分明;部署防务、决计固守、以守为战,修边城堡,增强边防,充实军备。并制定进剿、恢复、固守三个战略步骤,即以广宁为基地部署重兵,抗击后金,牵制其全部兵力。


明金在辽东爆发了许多次战役,这让辽东人民深受其害,而熊廷弼采取的一系列政策,给辽东恢复生机带来希望,深受辽东人民的欢迎。在平定和收复辽阳的战役中,颇显陈岣嵝的安边方略。而现实中陈岣嵝看到了由于明金不断发生战争,倭寇经常到我边境码头集市村庄进行骚扰,并抢占夺取,而明朝军队也无力管及,屡屡失地。更重要的是目睹了情同手足,朝夕相处的熊廷弼一心报国,忠心大义,反被奸臣诬陷所害最终落得被朝廷处死,“传首九边,弃尸野外”,没能战死沙场,而冤死在自己人刀下,从熊廷弼个人的不幸和悲哀,想到了明朝的不幸和悲哀。熊廷弼即使有备守土之志和卫疆之才,也因奸臣当道难以施展,无力回天。想到残酷的朝廷党派之争的打击株连,不寒而栗,陈岣嵝痛恨至极,憾大才无以施展,壮志难酬,最后郁郁寡欢回到了家乡。 郴州网


陈岣嵝“辟参军务,固辞归隐,著有《岣嵝集》”(《湖南通志》)。他在赤石肖家村南井水旁筑室建太圣庵,念佛修行,后来在访友中客死在燕京某大学士家,葬宜章县沙坪骑罗塘,享年51岁。


陈岣嵝著作除《岣嵝集》外,还有《治水篇》《十八策》《衔兵议》等传世。康熙十九年(1680)宜章知县鹿廷瑛主修的县志把陈岣嵝列入《隐逸篇》,对岣嵝的宏才伟抱、壮志未酬感到悲憾。写道:“悲期宏才,伟抱未见,诺大行耳,不然,则断鸭绿即封狼居胥,方欲以封侯万里之事以期。”清举人宜章县长卜世藩在三望坪学校(现在的宜章七中)碑文中称其“名人陈岣嵝”。<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