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造宝盖厚坊岩 ——郴州古堡寻踪之三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8/3/27

第一次见到厚坊岩,不禁为它的雄伟壮观而震撼,那么高的洞口,那么高的城墙,如此天人合一的景观是怎样建造出来的啊!

厚坊岩位于汝城县卢阳镇云善村与暖水镇罗泉村交界的白芒山中,西北距县城约14.6公里。2017年8月16日,记者跟随4位国家级文史专家及市文史专家刘专可一行,在云善村何氏族人的帮助下,首次探访厚坊岩。

山路荆棘灌木丛生,且头天夜里下过大雨,小路陡峭湿滑,我们拄着拐杖艰难扳陟,好不容易才到达了厚坊岩洞口。当那巨大的洞口及恢弘的城墙展现在眼前时,所有的辛劳和汗水都被惊喜所替代。、 http://www.chenzhou.com.cn/

连接内洞及观音洞的天堑


从一扇仅能容一人通过的石拱门进入洞堡,仿佛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洞堡很大,足有六七百平方米,由外洞、内洞、观音岩和前后防御城墙工事、营房、吊桥等组成。城墙由规则巨石垒砌而成,前城墙长36.6米、高9.6米、厚3.04米,为雉堞结构,雉堞分三层,分两排依次筑有35个射击孔(瞭望口)。我踏着石阶,一层层爬上城墙,从一个个瞭望口向外望去,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感。


外洞城墙 郴州网


反身望向洞内,只见外洞有四阶平地,依次建了四排房屋,一排排的土坯墙可见当时房屋的结构。内洞呈人字型,也有房屋两排。内外洞的房间分段编号,足可容纳二三千人。以前动乱时期,何氏族人就按号居住在这些房间里,躲避匪患。 http://www.chenzhou.com.cn/


屋遗址土坯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外洞


洞内一侧有一条小溪,沿着溪流迂行20 余米,还有一道天堑,到这里,必须架桥才能通行。从木桥上小心翼翼过天堑之后,有陡峭石径通一岩洞,俗称观音洞(或观音岩),洞口建有石门,里面还有一块人工填石大坪,大坪一侧为深渊,下有暗河,从大坪一直往外走到后洞口,亦建了雉堞工事。据说这里距罗泉村的温泉不足两公里,极具旅游开发价值。

郴州网

站在观音岩朝外洞口望去,高达80多米的洞口就像一个倒“U”型宝盖,宝盖下露出深邃的天穹。洞内除了倒栖着很多蝙蝠外,还一年四季住着一种不迁徙的燕子——铁燕。它们在洞内轮回飞舞,队入队出,观之颇有趣。我们在洞里找到一块被打断的古碑,拼凑起来尚能识读上面的文字。这块碑刻记载了修建厚坊岩洞堡的时间、原因、经过及捐款人名。碑文如下:

尝闻小贼入城,大贼入乡,俗语亦有云矣。迩年来,贼群如林,每股尚计数万,前者往,后者来,深山穷谷无所搜寻尽净;男则被掠协从,女则受污含辱,四路奔散,昼夜无宁。此等仓卒,言之可悚。已末岁,贼退。回家后,合族父老言及况年,将欲谋一良地,以为永远避难之处。余曰:不有就近本岩乎?我祖自宋卜居以来,历管四朝,其间内虚外实,可容万人之身,苟能齐心踊跃,起造城垣,孰有加于此乎。越年,因祭毕聚堂酌议而众口无异,于是按号捐输,不日凑今千镒,诸匠兴工半载,尽成大观,虽有戒心,何足虑焉;此乃真天设险以厚吾坊也。是以为序。
碑文落款时间为清咸丰十一年(1861)。

“如此浩大的工程,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完成的。据这块碑文可知,该堡系厚坊何氏族人为防匪避乱历经宋元明清四朝,一代代前赴后继修建而成,因此其始建年代应该为宋朝。到清朝咸丰年间又在原来毁坏的基脚上累巨石为城墙,因为这个时代,‘贼群如林’,老百姓不堪骚扰。”刘专可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厚坊何氏族谱》上有一篇《厚坊岩记》,为民国癸丑年(1913)邑拔贡何安行所撰,对厚坊岩进行了详细描述和由衷赞美。“距县治北十里有厚坊岩。方言称岩,实一石洞。厚坊何姓祖业经营修治,为避乱所者也……惜距县治稍遥,山路崎岖,无人顾问。然正惟四无村落,远藏荒僻,虽寇临县治,处处蹂躏,此岩独可庆鸠安。况岩前两旁,削石直插半空,仅一鸟道,中通又极险窄,城墙上安准炮位,炮发必中,一来一毙,寇虽多,其如我何?故论避乱之区,莫有更善于此者……”在何氏族人眼里,厚坊岩是天下最好的避乱之所。

“众水连云动,群峰碍日斜。藏身岩屋里,恍似泛仙槎。”清康熙汝城县令颜明宪的《避兵厚坊岩》与外洞口城墙门楣上的“得其所哉”门匾,一脉相承。如此天造地设的藏身之所,真是上苍对何氏族人的厚爱啊!当贼匪来时,族人躲进厚坊岩,就像到了仙界,果真得其所哉啊!

苦尽甘来,和平年代,厚坊岩失去了避乱的作用,但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还做过云善大队治岩指挥部。汝城何氏文化研究会理事长、汝城县民俗文化研究会会长、书法家何小奴告诉记者,那时开展向荒山要粮活动,云善大队成立了治岩指挥部,有10多人居住在厚坊岩,在白芒山上广种玉米,年产玉米近10万公斤!“1977年,我作为劳动改造对象也在厚坊岩住了两三个月,写标语、刻钢板、搞印刷,做宣传和统计工作。”

厚坊岩还流传着藏宝的故事。何小奴介绍,1927年,中共汝城地下党撤退时,挑了9担光洋去厚坊岩暂避,可半路上有个挑光洋的何姓农民溜走了,此后这个人及其挑的光洋一直杳无音讯。后来还有村民在去厚坊岩的路上发现过几块光洋。近30多年来,不时有人去厚坊岩及周边探宝。“到底有没有宝,这个宝是地下党留下的还是那个逃走的人藏的,到底有没有人找到宝,大家都不得而知,或许永远是个谜了。”何小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