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之谜“临武君”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周坚韧 发布于:2018/3/30



郴州网

在《资治通鉴·秦纪一》中有如下记载:楚春申君以荀卿为兰陵令。荀卿者,赵人,名况,尝与临武君论兵于赵孝成王之前。当时的时间是公元前255年。

http://www.chenzhou.com.cn/

作为临武人,笔者为本县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而自豪。在浩如烟海的史书中,遇到了与自己县名相同的人名,肯定是激动不已,同时也充满好奇心。



郴州网

翻遍历史资料,看不到“临武君”的详细记录,此君有点来无影去无踪的味道。只是在《战国策·卷十七楚四》当中,也出现过“临武君”的名字。大约是公元前241年,战国时期的最后一次合纵攻秦,楚国作为盟主,联合赵、魏、韩、卫等国伐秦。赵国使者魏加来到楚国,问春申君谁可以为将军。春申君是谁呢?他是战国四大君子之一,当时楚国的实际掌权者,相国黄歇。他回答说:临武君可。魏加劝阻说:临武君是秦国的败将,不可以。并以“惊弓之鸟”的故事来说服春申君。从考烈王封君以及春申君对临武君高度信任这两件事来看,尽管临武君用墨不多,但在楚国应该过得比较滋润。

临武君后来是否担任了攻秦统帅,书中没有交待,《史记》中记载的是赵国将军庞煖。这个庞煖也是来无影去无踪,只在公元前242年、241年赵国快要灭亡时作为大将军出现过两次。

那么问题就出现了:首先,能够在赵孝成王前一起商讨国是、论辩兵法的临武君,自然不是一般人物,他姓什么、叫什么、哪里人、生卒何时,为什么史书上没有一点记载?其次,临武君是谁封的,什么时候封的,其封号与当时已经设为邑的临武邑是否有必然联系?其三,临武君就是一些专家学者认为的赵国将军庞煖吗?



对于上述问题,我们要想到,无论是《史记》的作者司马迁,还是《资治通鉴》的作者司马光,他们所处的时代可以说是生产力不发达,信息不灵,交通不便的时代。而且他们的作品中,指导思想很明确,重点就是记帝王、记大事、记大家族、记大人物。所以,要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在那么浩繁的工作中,把所有人物都交待清楚,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像临武君这样的人,也就被忽略了。另外,“曾与临武君在赵孝成王面前论辩兵法”这句话包含了什么信息呢?赵孝成王是赵国第十代君主,公元前265年—245年在位,也就是说临武君在这期间里有一段时间在赵国,而且因懂兵法与赵孝成王关系不一般。另一个就是在这段时间讨论兵法时,临武君已被封君了还是未被封,文中也没有说明。

春秋战国时期,人才的流动性相当大,也相当自由。由于楚赵两国交好,互相往来应无障碍。而且封君仅是一个荣誉,不代表官职。笔者倾向于临武君是赵国人,谈论兵法时尚未被封临武君,赵孝成王时,太后当权,加上“临武君”未被任用,于是到了楚国。楚国当时是考烈王当政(公元前262年—238年),考烈王鉴于当时楚国国力日下,正是用人之际,便接纳了他,封了个“临武君”。在《史记·赵世家》和《史记·楚世家》等史书中,根本没有提到论兵法和封君号这件事,这也是个谜。有学者认为因为临武君于赵国是背叛者,于楚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所以两国都不认可,对他封杀了。此说有一定道理。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提到了荀卿为兰陵令,但也没有辩论兵法的内容,更没有临武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假如考烈王是以临武邑的名称来封的临武君,那么临武设邑的时间必须是在公元前255年之前,距今2240多年。还可以猜测的是,临武邑地处与越国交界区域,属古南蛮之地,距当时楚国首都巨阳邑上千公里,山高路远,临武君恐怕只听过,没到过。另外一个可能是由于临武君年纪偏大(有专家考证生于公元前320年左右),又无突出政绩,考烈王只是碍于春申君的情面才把这个偏远小邑的名字封给他。

也有专家学者经过研究,认为临武君就是赵将庞煖。其理由是:庞煖精通兵法,在赵国不得志,便跟随老师鹖冠子在楚国生活了很多年,庞煖被春申君推荐为伐秦统帅……这种论证有一定的道理,但有几个矛盾尚需解决。其一是《史记》中把最后一次战国合纵伐秦认定是赵国牵头,庞煖为大将军,而《资治通鉴》中则说楚国是盟主,主权者是春申君,没有证明谁是统帅。而春申君想用临武君为将,却被赵国使者魏加用“惊弓之鸟”的故事否定了。也就是说庞煖与临武君是不是同一人没有得到正面回答。其二是时间,《资治通鉴》记载,公元前242年之前,庞煖就代替廉颇担任赵国将领,而且大败燕军,杀死了燕国的将领剧辛,在赵国威望很高。而合纵伐秦的时间是公元前241年,春申君想用临武君为将,赵使来阻拦,如果庞煖是临武君,与庞煖在赵国功高深得赵王信任存在巨大矛盾,难道赵王会派使者来阻止自己的爱将去担任统帅?同时也表明当时临武君还在楚国,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在不同的国家。后来庞煖为将,是否为春申君所说的临武君,史书上也没有交待清楚。其三是年纪,按照部分学者考证,庞煖生于公元前320年左右,到公元前241年已经是79岁高龄了,这个年纪还当统帅抗秦,应该是千古名人,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历史上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然而,史书上却一带而过,值得探究。如果说是史料记载错误,或魏加根本不是赵使,临武君就是庞煖,庞煖就是临武君的考证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

但仍然只是猜测而已。

郴州网



无论怎样的人,都不过是历史的匆匆过客,临武君留下的千古之谜恐怕永远也难以解开,但不会影响我们对临武这片古老土地的敬仰与热爱,不会阻碍我们对临武漫长历史的探索和叩问。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