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镇营堡田岗寨 ——郴州古堡寻踪之四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8/4/3

隐藏在寨堡里的小山村——寨家坪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桂阳县方元镇高桥村(原属燕塘乡)寨家坪组是一个仅有20来户人家的小山村,坐落在海拔800多米的桂岭山脉一隅,临(武)桂(阳)之边界,看上去与其他的山村大同小异,但它有个最大的特点——位于一座古寨堡里面。这座寨堡亦叫寨家坪寨。

寨家坪寨是当地人的俗称,其实它本来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田岗寨。那么田岗寨是何时何人何由所建呢?

3月24日,在桂阳县文史研究爱好者张日生、周小明等人的带领下,记者首次探访寨家坪。如今的寨家坪交通条件已大为改善,一条崭新的水泥公路即将竣工通车。我们从高桥村的刘家庄开始徒步,没多远就到了伯公田(现为白公田),继续前行不久,就见山野中一堵长长的青石城墙映入眼帘。城墙高约5米,西侧有一道石拱门,门墙均由一块块打磨规整的青石垒砌而成,不用一点石灰或别的辅助建材,其建造工艺堪称神奇。


保存完好的北门及城墙 (张日生 摄)


“这里就是北门,也是寨家坪四道寨门唯一保存完好的一道门。”高桥村主任邓相德介绍。

跨过寨门,穿过一片田土,就是寨家坪这个小山村,村里居住着不多的留守老人和儿童,安静得只听到狗吠声。


郴州网

蜿蜒在山中的南部城墙 (张日生 摄)


寨堡内地势开阔,面积宽广,有小山有平地,有残存的青石板路,被废弃的古井,一些房屋残墙以及砖瓦碎片……这些人类生活的遗迹已被草木荆棘覆盖,渐渐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中。


被废弃的古井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东门遗址处,我们看到了一堵更加雄伟的城墙,可惜寨门已被毁。南门也没逃过被拆毁的厄运,寨门上的石构件横七竖八地散落在门口。从东门下去可直达方元镇的月华村(月华铺),从南门处再往前走5里路,就可到对面一个叫西家寨或寨顶的山头,那里曾住过一大户人家,老百姓管这大户之主叫“刘寨官”,此人就是建造田岗寨之头领。

寨家坪72岁的邓阿杏老人告知,寨堡内以前还有两个小村子,1957至1958年都搬下了山,分别迁到了方元镇的下邓村和上、下高桥村。寨堡里的居民都是邓氏族人。那这些后人与当初建造、隐居寨堡的先人有什么关系呢?邓氏与刘寨官又是何关系呢?带着种种疑问,我们来到月华村的刘太生老人家里,查看他收藏的一本民国二十一年(1932)的《刘氏族谱》。

“……稽其近而足据者则自惠卿公始。夫公原江右人也,厥子讳盈,字泽洪,相貌魁梧,善骑射,南宋开禧间以军功官仕楚镇营,临桂之交,公随子任所,即其扎营山麓下卜宅而居焉,名月溪村。其孙曰均玉,亦以父功同食朝禄。尔父子弹压功烈,史阙有间,而镇守营迹至今(明万历间)犹存。”

“泽洪,官名盈,生于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年),殁于南宋景定元年(1260年)……伊时之地,广环千余里,具属崇山峻岭,深林密沟,不逞之徒啸聚险要,树栅成寨,居民苦之。我公刚直严毅,智略超人,次子均玉亦有胆识。愤诸寨苦民,率被害居民勇敢者,力服一二寨。诸寨闻风胆落,具俯首归公父子。荆南总管闻诸朝,令公父子总官约束诸寨,宋之总官即今(清初)之总兵职也。自是而居民始免汤火,庆安堵焉……况稽龙岗庙列修碑记或称寨官。父子粤稽坐镇营田,佑名田岗寨。”

从家谱中的这些记载可知,南宋开禧年间(1205-1207年),刘泽洪因军功而被封为楚镇营,来到了临武桂阳交界之处,在楚镇营的营田建造了寨堡,并取名为田岗寨。泽洪公因此被称为“寨官”。与此同时,其父刘惠卿等一家老小也跟着来到这里,在山下建村,名月溪村。

刘太生老人介绍,田岗寨主要是养兵之所,即是刘泽洪父子的部下及家属居住地,而刘泽洪自己一家则是住在5里之隔的寨顶上,现寨顶上还有房屋遗址。

“楚镇营即湖南镇守营的头头,镇守营设在临武,当官的家属一般不住临武县城,多住在桂阳城或临桂边的寨堡附近,因为临武离广东太近。”临武方志专家陈礼恒老人解释,明朝在月溪村旁的官道旁建了一座驿铺,叫月华铺,因此,月溪村也改名为月华铺了。1964年,月华铺从临武划给了桂阳。

《刘氏族谱》还记载了刘寨官的两名家将,一位叫邓湖公(1189—1264年),一位叫石礼公(1195—1243年)。刘太生老人说,石礼公无后,邓湖公则后代兴旺。在月华村的一座老学堂里,我们看到刘氏族人供奉着泽洪公及其伯父以及这两位家将的塑像,其中泽洪公、邓湖公的塑像皆为红脸。

“传说泽洪公和伯公都精通法术,他们喜欢在寨堡旁的一个寨塘里游泳。伯公长着一张红脸,而泽洪公本不是红脸,但他也想变成红脸。一天,两人打赌,先各自把头取下放在塘边,然后游泳比潜水。泽洪公耍巧,只潜了一会就爬上岸,把伯公的头戴上,等伯公上岸发现时,只好和泽洪公换了个脑袋,于是两人都变成了红脸。”刘太生老人一边讲一边带我们爬到半山腰,来到寨塘边。

那这个伯公又是谁呢?从邓湖公的红脸塑像可推测,伯公就是邓湖公。而寨堡下现在有个小山村,原名就叫伯公田,且村民皆为邓氏,可见伯公田的居民就是邓湖公的后裔,这个小村应该是邓湖公在世时就建成的一个村落,而之后的高桥村、下邓村等从寨堡里迁徙出去的邓氏族人,应该都为邓湖公之后。

泽洪公父子在田岗寨养兵屯田,镇守这一带,总管周边寨堡,打击土匪豪强,确保了一方百姓的平安,因此百姓感其德,还在山下为其父子建庙塑像,名龙岗庙。“公即临邑西北二十五里官道右龙岗庙寨公神也。”《刘氏族谱》介绍泽洪公时即把他尊奉为神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田岗寨,一个有着800余年的古寨堡,在南宋末那个动荡的年代,为保一方稳定和平安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也为今人研究宋代史提供了有力物证。改朝换代后,寨堡被废弃,因此“田岗寨”这个名字也渐渐不为后人所知,被叫成了寨家坪。更有甚者,从家谱中断章取义,误称此寨为“粤稽寨”,误人不浅。

http://www.chenzhou.com.cn/

由于“寨”与“蔡”音近,因此寨家坪又被误作“蔡家坪”了。1983年版《桂阳县志》记载:“蔡家坪寨,位于燕塘乡高桥和方元乡月华村交界处,海拔850米。系南宋时期临武邑守将刘泽洪揽群山建造。寨堡呈椭圆形,寨墙长5公里,现存1.5公里。寨有南北门及东二门,今部分损毁;西是悬崖,无墙,上有三座炮台。寨内田螺岭有钟鼓楼,其南有寨王殿,今楼殿已毁。”县志记载的寨堡内容还准确,却把寨名弄错,看来,还原这座古寨堡的历史真相,不再误导后人,实在必要啊!而保护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寨堡遗址,使其不再遭破坏,更是刻不容缓!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