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鹅岩上安集寨 ——郴州古堡寻踪之五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刘娟丽 文/图 发布于:2018/4/24
石寨高无极,远眺类飞鹅。

风岭遥相望,龙山亦并拖。
相将侣灵鹫,仿佛浴天河。
便邑此天险,当年保聚多。

—明·曾绍芳《飞鹅悬寨》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明《万历郴州志》:“飞鹅岩,在县东南,形如飞鹅。旧传彭相公筑寨于此以避兵。”

飞鹅岩下的龙华寺 (胡年兵 摄)


  飞鹅岩即飞鹅寨,位于永兴县便江镇水南村寨上组。广义的飞鹅寨是指永兴县城南郊,便江西岸龙华寺、大明寺、华光寺(又名开元寺)三大禅寺所在的一带丹霞山;狭义之飞鹅寨则仅指古代建造的用以躲兵避乱之寨堡,又称安集寨。


安集寨下坦遗址


  清《嘉庆永兴县志》:“飞鹅砦,在县南渡头山,即安集寨。元末(应为宋末)矩山徐相公筑。摄县令彭若舟砌石加修前寨门,高一丈,长五丈。后寨长二十八丈,高一丈。掘去鹅颈,长五丈,深入一丈,四面皆石壁,上有三池水,甘美清冷。官造瓦屋两廊,计九十丈。天生二窾于其间,民可聚居,永为保障。详见飞鹅寨碑记。昔人采入十景,谓飞鹅悬寨。”


郴州网

  飞鹅悬寨是永兴古十景之一,可以想象那里的风景一定很优美。3月30日,趁着雨后放晴,记者一行登上了飞鹅寨。百里丹霞春光明媚,漫山竹林绿意盎然,琉璃寺、清鑫寺、龙峰寺等小寺庙散落在路边。站在山脊俯瞰便江,碧波微漾,仿佛一块弯弯的无瑕翡翠。对岸可遥见苏仙庵、曾子庙,还有那片绿洲背后,即是永兴历史名人曾绍芳的故居;再往东南方望,则是便江最大的支流——注江入口之处;而脚底下,即是傍坦而建的龙华古刹,好一处自然人文景观荟萃之处!


  安集寨现在早已不见了城门和城墙,但在上下两处坦内还有房屋遗址。尤其是在地势低处的那个下坦里的赭红岩壁上,我们找到了珍贵的两方元代石碑。由于年代久远,碑文难以识读完整,好在清朝的各部《永兴县志》上均记载了这两块碑文,其中一篇《飞鹅寨碑记》如是:“大资致政矩山徐相公以嘉兴﹙嘉熙﹚二年治邑,特值高垓贼徒出没,是邑实贼之冲也。公念便江为邑(之要泾),四通八达,初无保聚之地。由是,与父宿谋修近邑南渡头之后山,旧名鹅公寨,公更名安集……至至正改元丁酉,北风日凛,而邑大夫初无固志,邑之有力者吝费,贫者不出力,于是,以舟为障。次春,甫阳与横强之民,陸梁五乡,富者失人失财,于是,八次至邑,焚居破舟,受祸至惨,邑中常平金谷一空。至二月,邑官奔遁于郡。郡帅杨侯特差节制司议事官彭若舟来摄邑……若舟一力调度,将邻寇招安,乡寇勉谕,擒渠魁十余名,解赴抚司,凌迟示众,方得安贴。即与曹簿雷奋、文学兼尉曹良弼议行经理斯寨。营财命工,甃砌前寨门,高一丈,长五丈,砌断后寨,长二十八丈,高一丈,掘去鹅颈,长五丈,深入一丈,使巍然峭立。寨四维皆石壁,中可立屋,居民迁避,不可胜计。且有三池洁水,甘美清冷。官造瓦屋两廊,计九十丈。天生二坦于其间,永为便江保障民社云。”


  从《宋史·徐经孙传》可知:“矩山徐相公”即徐经孙,其号矩山,作有《矩山存稿》五卷。从碑文可知,安集寨是南宋嘉熙二年(1238),永兴县令徐经孙为“避贼”而修建,并且更名为“安集寨”。到了元至正丁酉年(1357﹚年,社会动乱,强盗群起、起义频发,百姓“受祸至惨”,以致永兴县的官员都外逃。面对此种危急局面,郡府派出彭若舟来收拾乱局,平定了寇乱,然后加固重建了安集寨。安集寨前后寨门城墙高大雄伟,寨堡内有山有水,有屋有庙,真如世外桃源也!


  清《乾隆永兴县志》:“彭若舟,字汝涉,南昌人。元至正十七年丁酉,贼四起,攻县治,官吏弃印遁归。都帅以舟摄县事,舟以县当要冲,无保聚之地。乃度县南山险,曰‘鹅公寨’,斩截甃砌,筑室其中,令民迁避者入居之。复时御戎服以作士气,民赖以宁。又于金陵乡王相山下筑石堰,障水灌田万余顷,号‘相公堰’,民至今利之,其子孙入籍于永,永人称为‘彭相公家’。” http://www.chenzhou.com.cn/


下坦崖壁上的古碑


  看来,徐经孙、彭若舟都是为民办实事的好官。可我们仔细辨别碑文,却发现了问题。石壁上紧挨着的两块碑文标题一块为《安集寨记》,另一块为《□□会修安集寨记》,两块碑文的内容与县志上收录的差不多,可是标题却截然不同,这是怎么回事呢?“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应该以碑文为准。”同去的文史专家刘专可说,“这两块元代的古碑为研究元史提供了宝贵的物证,非常珍贵难得,文物部门应该尽快把它们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好好保护起来。”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鹅公寨、安集寨、飞鹅寨,一个名字就是一段历史,每个名字背后皆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历经岁月沧桑,寨堡虽无存,但其名已载入史册,永远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