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窝: 一脚踏三县的红色小山村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段亮彩 发布于:2018/4/10

红灯窝是个只有二三十户人家的自然村,地处安仁县金紫仙镇福星村的最尾端。这里距原羊脑乡政府(2016年并入金紫仙镇)有9公里,距今镇政府驻地则有20公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偏僻山沟沟。四周重峦叠嶂,终日云蒸雾绕,如同油灯的灯罩,坠入谷底的小村庄像是灯芯,故名“红灯窝”。


各条山涧的清泉叮叮咚咚地弹着琴弦在村边汇聚成一条小河,河水四季清冷。小河也是安仁、茶陵、炎陵三县的分界线,南、西两方是安仁范畴,也就是红灯窝人祖祖辈辈的居住地;而东、北两个方位则分别是茶陵、炎陵两县的地盘了。所以,这里素有“一脚踏三县”之称。


http://www.chenzhou.com.cn/

红灯窝由于靠近井冈山的缘故,这里的农户与江西人一样,习惯以“老表”相称。而且红灯窝人的祖先是从炎陵迁徙过来的,所以“客家话”成了红灯窝人第一语言。红灯窝人很好客,不管你是谁,只要一踏进红灯窝人的门槛,房主立马会笑眯眯地捧出一杯热茶……这不,每当茶陵、炎陵两地相邻的农户来此上山干活时,红灯窝人总会热情招呼:“老表,到我屋里呷杯茶,呷饭再走!”


http://www.chenzhou.com.cn/

红灯窝山连山、岭连岭,地广人稀,山上植被和林木资源保存较好,楠樟、铁梨木等珍稀木材在这里都可找到。同时,这里还是庞大的草药库,红皮杜仲、野八角、七叶一枝花、吊马礅、独角丝茅根等珍贵中草药应有尽有。由于交通不便,从前,红灯窝人遇上个头疼脑热、腰酸背痛、跌打损伤什么的,一般都是随手采一把草药或嚼碎或捣烂外敷、或煎熬成汁或制成药丸内服,自己的病自己治。所以当地人不论男女,通常都会抓草药治病,故有“红灯窝草药郎中多”一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山里人出门就爬山,练就了一双“铁脚板”,肩负重物走在陡峭的砂石道上如履平地。红灯窝人出山赶趟场要花上一整天功夫,早上跟着太阳出山,等赶场返回家,夕阳也下了山。为了生计,山里人出山要扛上圆木或挑上木炭到街上去换钱,而返回时则挑着化肥或生活用品等。


值得庆幸的是,本世纪初,在上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福星村修通了一条水泥公路,并装上了太阳能路灯。自此,每出一次山就要磨破一次脚皮的红灯窝人真正扬眉吐气,不少农户相继添置了三轮车、摩托车甚至小汽车。原本在山里不值钱的木材、药材、竹笋、野生香菇、野生杨梅等各种“山”字号产品也身价倍增,成为山里人荷包里的票子。


红灯窝还是一块红色热土。2011年4月,安仁县史志办在红灯窝普查红色文物时,发现80多岁的肖长发老人家中珍藏了一枚安仁县苏维埃政府公章和一张颁布于1928年10月19日的安仁县苏维埃政府告示。公章用杂木做成,其高和直径均为1.5寸。告示上的内容为:“警告那些鼠目短浅之辈,不要伙同反动派任意杀害我革命志士和革命家属。”


据介绍,1928年4月1日,朱德率领湘南起义部队来到安仁,成立了苏维埃政府。4天后,朱德率部上了井冈山。为了躲避国民党军的疯狂追杀,安仁苏维埃政府留守人员转移到岭高沟深的红灯窝继续开展革命工作。但设在红灯窝的安仁县苏维埃政府办公场所遭到敌人多次围剿,先后牺牲的游击队员和革命群众达500多人。当时在县苏维埃政府任职的肖连芳(革命烈士,1935年牺牲),在随队撤离红灯窝时,把公章和告示交给了妻子,叮嘱她一定要藏好,留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 郴州网


肖长发老人说,为了防止被敌人搜走,母亲把公章和告示用布包好藏在陶罐里埋入屋后山上。全国解放后,母亲才把公章和告示取出交给肖长发保管。经过县史志办人员做工作,肖长发老人把这两件红色文物捐献给了县文物部门。


郴州网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如今,当地政府决心把红灯窝的自然风光和红色历史融合成一条特色旅游线路,红灯窝这盏昔日与世隔绝的“红灯”将被拨弄得更加亮堂……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