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涩年代的儿歌

来源:郴州网 作者:李成秋 发布于:2018/5/1

儿歌,是儿童时期的歌,是细把戏小时候都会经历的美好时期所唱的歌。一个时期的儿歌与另一个时期的儿歌是显然有所区别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科技不发达和国家困难时期度过的。科技不发达和困难时期的儿歌,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虽然科技不发达,虽然困难,但儿歌还是会有人在唱,还是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郴州网

我们那时土生土长的安仁儿歌,上了年纪的人都还记忆犹新,甚至有些儿歌,口口相传,至今还有细把戏在唱。

  

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电脑,也没有手机,业余文化生活相对匮乏。那时候也有一个好处,大人闲下来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细把戏抱坐在大人怀里,逗一逗,玩一玩,这时儿歌就出来了。

  

大人一边两只手分别握住细把戏两个手指,手指点击着手指,一边口中唱道:“月光光,紫光光。点点虫即飞呀,飞到外婆园的,吃呱外婆一园菜呀,弄起外婆冒菜卖呀!”“打巴掌,扫禾塘,来黑狗,咬姨娘。咬起姨娘一弄长,扎粉扎起过重阳。”大人说一句,细把戏和一句。一首儿歌融合着亲情、爱情、友情,又是亲子教育,又是儿童娱乐。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不能下地干活。细把戏又会坐到大人怀里。妈妈看着天空,嘴里念叨着:“落大雨,打大雷,姐姐妹妹不得回。牛来啦,马来啦,姐姐摘起花来啦。”“斋公斋婆,骑马过河。浸死斋公,留到斋婆。斋婆告状,告到和尚。和尚念经,念到观音。观音呷肉,夹到肥肉。肥肉开花,开出莲花。莲花上天,碰到神仙。”

  

闲着没事,妈妈会摊开细把戏的手掌,看十个手指有几个箩几个箕,边看边说:“一箩穷,二箩富,三箩四箩蒸酒卖豆腐。五箩六箩打草鞋,七箩八箩挑屎卖。九箩一筲,骑马背官刀。十箩全,中状元。”谁要是碰到“九箩一筲”和“十箩全”,笑得两眼弯得像月亮;谁要是“七箩八箩”,赶忙把手藏到背后不让人看。 郴州网

  

大热天,在禾坪里乘凉。大人两只脚夹起来,一只脚翘起来,细把戏坐在大人脚上坐摇摇,大人一边摇,细把戏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打摇摇,干大塘,干出草鱼八尺长。公公吃脑和,婆婆吃嫩巴(尾巴),吃出腰筒给我讨婆娘。”

  

有点文化的父母还会让孩子猜字谜:“一点点上天,乌云盖两边,左脚交右脚,扁担拿横穿。”你猜得出吗?那可是我们安仁的“安”字。

  

月光下,村子里的细把戏聚在一块玩:“大月光,细月光,婆婆出来拜月光。左一拜,右一拜,拜出明年好世界”接着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买龙买龙车车,讨甲老娘搞猪舌(音,潲的意思)。买龙买龙扯扯,讨甲老娘搞把把(音,屎的意思)。”这些儿歌,是不是不文明,有不有性别歧视,都不在话下,反正都是这样唱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种游戏玩腻了,就换一种玩法,演三打白骨精:“唐僧骑马乱冲冲,背头跟着孙悟空。孙悟空,走得快,背头跟着猪八戒。猪八戒,嘴巴长,背头跟着沙和尚。沙和尚,长得怪,背头跟着老妖怪……”

  

再换一种玩法,用块石头绑在木棍上,两个或几个人对准一个目标叮叮当当:“铜打铜,铁打铁,打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去打夜铁。打一把刀来,打一把枪来。姐姐对我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打铁。”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如果一些妹即边玩边疯笑,就会听到男孩子唱骂:“人骚笑,猫骚叫,狗骚尾巴翘,牛骚马骚起棚罩。” 郴州网

  

如果谁不小心碰痛谁哭起来了,马上就又唱起儿歌来:“哭脓包,卖胡椒,三分钱一两,四分钱一包。”那人马上就不好意思哭了。

  

细把戏回到家洗澡时,父母会边洗会唱:“胸拍拍,背拍拍,徕即洗澡不怕吓。”是不是真不怕吓了,谁也没有考证过。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那时候,医疗条件不好,几乎每个村都有癞子。小朋友会追着喊:“癞子瘌,十八块,放在墙头脑上晒。岩鹰提一块,老鸦啄一块。留到瘌子寡光怪。”

  

有小朋友头上或身上有好了的伤疤,也成了儿歌的唱词:“疤子疤,偷蛇瓜。蛇瓜一甲眼,打起疤子是咯喊。” http://www.chenzhou.com.cn/

  

如果哪家新娶回了媳妇,到了晚上,就有一群小朋友在窗外喊:“两公婆,打铜锣。关起门,捉虱婆。日里捉一升,晚上捉一箩。炒起做腊盘,收起做年货。”“黑豆子,打红花,手提篮子走娘家。嗳即看见女回哒,背起楼梯佤豢茶;爹爹看见女回哒,磨快菜刀杀鸡鸭;哥哥看见妹回哒,背起扳罾扳鱼虾;大嫂看见姑回哒,打起哦伙喊冤家。” 郴州网

  

如果听见有人放了一个响屁,就有人会唱道:“飞机叫,打顶炮。先是机关枪,后是高射炮。做完不忘贴布告。”把一个人拉屎的全过程都描绘出来了。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假若村子里有懒汉,童言无忌,一顿数落就来了:“懒汉想致富,就来学织布。织布难上机,就来学缝衣。缝衣难打领,就来学推米。推米日夜忙,就来学篾匠。篾匠难破篾,就来学捉鳖。捉鳖捉不到,就来学抬轿。抬轿压烂肩,就来学种田。种田难挑淤,就来学读书。读书难走路,就来学摆渡。摆渡一身湿,就来学打铁。打铁难看炉,就来学宰屠。宰屠难磨刀,就来学煮潲。煮潲怕烫手,就来学蒸酒。蒸酒又怕酸,就来学做官。做官难判案,就来学讨饭。讨饭又怕狗,懒汉标标走。”把一个懒汉一事无成的丑态活灵活现地勾画出来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苦涩年代的儿歌,虽然有苦有涩,但也有甜。我们那一代人,就是在这样的儿歌里不断成长起来的。那时的儿歌,细细品味,有哲理,有劝诫,有欢笑,也有亲情,有些儿歌现在都不过时,还不失为教育后代,游戏人生的好儿歌。 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