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冷水坪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蒲泽生 发布于:2018/5/15

去年秋风送爽时分,我们来到深山高坦岭采风。


跟着几位村民,我们折下沙石公路,沿小路攀上一道高高的陡坡。立时,一片原始的生态景观映入眼帘:一段残存的古道,一株古树浓荫如盖,一簇簇灌木林掩映的崖壁下,一汪泉水清盈透亮,宛如群山腹体淌出的甘露,惹人不由得想要掬一捧饮之……这就是冷水坪,一个古朴与沧桑让人心儿一颤的山岭之地。 http://www.chenzhou.com.cn/


几位同伴童心大发,竞相捧饮泉水,一时赞不绝口:好水,罕见的山泉水!比城里的矿泉水好喝多啦!


我脱口道,这儿为何叫冷水坪,叫泉水坪多好!一位村民憨憨笑道,这一带位于骑田岭腹地,这儿自古叫冷水坪。这条山道一头通往山下的高雅岭村,一头连着山上的村子,老地名叫下高坦岭,如今属苏仙区良田镇的二渡水村二组。下高坦岭海拔600多米,离这儿仅有一里多山路,这儿的海拔也有550多米哩!


郴州网

他的话在我心内掀起波澜。遥比郴州城里的苏仙岭主峰海拔526米,高高的冷水坪尚高出几十米哩。从古迄今,堪称四野高岭的冷水坪,一定藏着她的故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果然有。村民陈哲富已78岁了,一说起冷水坪,仍激动难抑。传说以前,下高坦岭的后山上有一座圣公庙,据老人说,是明末清初时期修的。当年修庙时,那砖呀、瓦呀,全是雇人从山下高雅岭肩挑背扛上来的。从高雅岭到冷水坪有5里山路,人们负重而行,到了冷水坪歇脚时,往往又累又渴。那一天,挑夫们快到冷水坪时,有人仰天叹道:“冷水坪呀冷水坪,到了冷水坪真有水喝就好啦!”突然冷水坪上出现一个白胡子老人,腰间别着酒葫芦。老人朝着挑夫们微微一笑,随手打开葫芦塞子,朝崖壁脚根处甩下一葫芦酒水。待挑夫们步履沉重地到了坪上,老人朝崖壁下比划了一个圈,喃喃道:“好水,好水矣!”话音未落,老人已循路上山,飘然而去,洒下一路酒香味儿。挑夫们将信将疑,但按捺不住干渴的煎熬,便在老人指点处扒起泥土来。没料到扒了几下,果然有一股泉水汨汨涌出来。这时,大伙儿才知碰到仙人了,继而又认定是山上的圣公显灵了!从此,冷水坪有了那一汪山泉水。后来,有人在这儿栽了一棵树,以此铭记白发老人的恩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年复一年,这树矗立在这儿,厮守着山泉水,已长成一株根深叶茂、形如华盖的古树。树干上面挂着保护牌,上书:椤木石楠,树龄300年。而人们上山下山在此歇憩,掬一捧泉水饮之,如饮琼浆玉液,不知消释了多少人间愁绪……


哲富老人说,冷水坪的泉水可神奇啦!村里的大人小孩闹肚子,喝了这泉水就会好转;谁身上皮肤瘙痒,用泉水洗洗就不痒了……


随着时光流逝,冷水坪俨然成了山里通往山外的“十里长亭”,成了人们歇脚、饮水、摆古谈天的好去处。据说,那一年红军长征翻越骑田岭,曾有一队队的红军战士在这儿歇憩、饮泉水;当年,湘南游击队长李林率领队伍在这一带打游击,这冷水坪亦曾成了他们的神佑之地,成了一处秘密联络点……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据说,当初修沙石公路时,乡亲们都说,绕一点路吧,怎么也得留下冷水坪。听到这里,我顿有感悟:这些传说在百姓心中洇漫开来,便成为一种文化,一旦为众生所信赖,足以成为一种人间创造力,亦称民众的力量。哦,乡亲们留下的是一片青山绿水,亦留下了他们心中永远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