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庙里的名宦祠

来源:郴州网 作者:陈礼恒 发布于:2018/5/21

临武古文庙,有东、西辕门。从辕门进去,是一块空坪,可容旋马。南端是一口大池塘,水清澈见底。北端是一座全用石砌的棂星门。过棂星门是泮池,池为半月形,弦在棂星门这端,池水墨绿,所以又叫“墨池”。泮池左为“忠孝义祠”,右为“节孝祠。”石拱桥横跨泮池上。过桥上石阶,为大成门,门分左中右三扇,中门设而常关,只在左右两旁门出入。大成门是垒成的高台。同时在这高台上的有“名宦”、“乡贤”两祠,祠门在大成门外,东西相对。进大成门,下台阶,是观仰坪。据说光绪年间,有次祭孔大典,240人的乐舞队舞起来,广场还绰绰有余。广场北端是大成殿,台基很高,要上九级台阶,阶中卧龙,完全是汉白玉镂空浮雕。观仰坪两旁分别为东庑、西庑。大成殿后是启圣祠。从整体安排,名宦祠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名宦祠,是供奉曾在本地任职而勤政爱民,著有德业之官员死后,由当地士民举荐,经本省总督、巡抚,会同学政审核批准,将其牌位入祀名宦祠,春、秋两祀。在临武县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有多少在这任职的父母官,又有哪些曾被供奉入名宦祠的呢?据清康熙二十七年纂修的《临武县志》记载,有唐羌、张署、徐经孙、刘畊孙、路宽、孟琳、费懋文、吕时化等8人。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唐羌是东汉时人,谏罢荔贡,妇孺皆知。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徐经孙,宋淳祐间任临武知县,当时,“临武诸赋于民无经数,民产多为四远游民所占夺。” 经孙来后,正版籍,分清主客户,对“伪游者”逐归原籍,使得“井籍肃然。”然后兴学校,置学田,文教大行。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刘畊孙,元至顺元年任临武县尹,当时临武有“茶课”,即茶叶税。原来每年只五锭银﹙每锭重325克﹚的征收任务,后来增至五十锭。畊孙认为太重,请求朝廷减免。最后朝廷批准全部免除。又为峒民﹙指瑶族等少数民族﹚建学校,聘教师,自已还作《孝亲》《敬长》等七言诗教民礼仪。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路宽,明正德间任临武知县,当时,两广少数民族常集结武装来滋扰临武。路宽将旧城甃石填土,城门上增设敌楼。又招募江总等200余人,结营在南岭下,阻击敌军大获全胜,此后,五十多年,无敢来犯,民得以安居乐业。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孟琳,明正德中任临武典史,县志说他“僚人入寇至城下,琳集众乘城,无敢有少哗者。善以火矢中贼人,遂解围。”。


http://www.chenzhou.com.cn/

费懋文,明嘉靖中任临武知县,他的政绩主要是修葺文庙,置换祭器,带头捐自已的薪俸置学田,其他如恤孤抚独,锄暴安民,政绩显著。调走后,老百姓还为他立生祠。


吕时化,明万历间任临武知县。县志说他“性严毅,嫉恶如仇。干事精敏,折狱果断。”因劳累卒于任上。


至于张署,县志上只写了他黜为临武令的原因,和赦后当了什么官。在临武的“政绩”,只有期宿界上这件事,也许真的是无可数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雍正后,临武文庙的名宦祠,却多了佛尼勒、莽林图、魏裔介、福善、李辉祖、李荫祖、郎永淸等七块神主牌。这七个人一天也没任过临武本地什么官,更不用说对临武人民有什么德业。他们怎么就进了临武的名宦祠呢?原来,清雍正八年,在北京地安门西大街,朝廷建了间“贤良祠”,为祀王公大臣,以及有功国家者的专祠。最初祀78人,后又增加21人,共99人。乾隆时移出2人,实际97人。这七个人是在贤良祠占有一块神主牌位的人。但令人不解的是,近百人中,为什么单挑他们入祠?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名宧祠是官办的,得当官的层层审核。有些有德政于民的官员,民间也有为立祠以颂其功德,作为后来者的典型。县志上收录的有周公祠、唐公祠、吕公祠、宋公庙、费公祠、徐公祠、蔡侯祠、李侯柌等。周公祠是纪念东汉时,疏浚从瀑亭到乐昌这段武水河的桂阳太守周憬建,庙在武溪旁。唐公祠是纪念东汉谏罢南海荔贡的临武长唐羌,庙原在县治西,有塑像,后倾圮,适韩张山韩张亭建成,人们便将唐羌塑像移入韩张亭,并置于韩愈、张署两塑像之中间,可见人们对唐羌的尊敬与伓念。吕公祠,即纪念上述卒于任的吕时化,祠在太平营。宋公庙,为纪念淸嘉庆间出宰临武的山东人宋潢,庙在秀岩旁。以上都是死后立祠以祀。还有一种叫生祠的,即是本人还健在,调离后,人们立祠奉祀的。如前述费懋文,应该是迄今为止,能查到有文字记载的第一个得到临武人为建生祠的。接下来是为徐开禧建的徐公祠,徐霞客来到临武城,就是住宿在徐公祠。还有为明知县蔡宗虞建的蔡侯祠,为清代知县李振麟建的李侯祠,都是生祠。


入名宦祠也好,死后立庙也好,或者立生祠也好,大都是有惠于民,为政有绩的官员。但是,也不排除或慑于声名,或屈于淫威,甚而为官首应为为官者。也有为官首“自动”请老百姓建祠的,经过几代人后,谁还知谁是谁非。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临武在明朝中晚期,还真的有间生祠,是屈于淫威而建的。祠建在二陈祠前的学宮坪,左为文庙,右为县衙。雕龙绘凤,红砖黄瓦,金碧辉煌,比文庙奢丽好几倍。初一、十五,官员都要去朝拜,凡去考棚参与县考的文童们,考前都得先进生祠拜谒。这生祠就是政府出钱为当时权倾全国,自称九千岁的皇宮太监魏忠贤。崇祯继位,下令拆除。 郴州网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其实,千秋功罪自有人民评说,自我标榜只能炫耀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