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道访古

来源:湖湘文学 作者:张湖平 发布于:2018/5/22

古道犹存,繁华不再


在临武的荒野里,有一条宽敞的石板路,庸懒地静卧在蒿草与灌木丛中,断断续续、时隐时现。它曾是一条连接京粤,时贯两千多个春秋,承载华夏朝野政治、经济、军事和民生重负的古代通衢。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穿村而过的湘粤古道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不知道,生活在石器时代的陶家原始居民(遗址位于今临武县城东),是不是已将他们的脚掌,印在了这条蜿蜒崎岖的道路上,岁月杳杳,沧海桑田,那时的印迹,早已被时间消抹于无形了。最早留下来的史料,是战国楚考烈王三年,临武君受封,食邑临武。他必须从都城出发,跋山涉水,跨越皖湘千里征程,抵达封地。无疑,那个时候,这条湘粤通道已经容得下他的浩浩车马、凛凛威仪。


秦灭楚国后,嬴政为了“北逐匈奴,南开五岭”,进而统一中国,于公元前219年(一说前221年)开始,实施“秦戍五岭”战略,以屠睢为主帅、赵佗为副帅,领军五十万,兵分五路大举南下,征讨越地,屯戍南岭。其中中路大军道经临武,沿着原楚国的通粤故道,直取南越的政治中心番禺。与此同时,秦始皇采取“车同轨,书同文”的措施,在楚越故道的基础上改建“新道”,实现了与北方驰道的对接。自此,“湘粤新道”正式成为中原直达百越的“国道”,并发挥重要的战略作用。也正因为此,临武成为西汉建立后首批建县的地方。


尔后,临武一直为兵家必争之地。西汉元鼎五年,伏波将军路博德率兵经临武,平定南粤相吕嘉谋乱;东汉建武十七年,伏波将军马援屯兵临武骡岭,征剿交趾人征侧、征贰的反叛;唐乾符十六年,黄巢起义军自广州挥师北上,取道临武;南宋绍兴二年,江西农民起义军首领曹成拥众十万,历湖湘,据道贺,屯兵临武,宋将岳飞率兵镇压;清咸丰年间,太平军自桂入湘,经此道北上,与官军数战于临武……两千多年中,作为兵道的湘粤古道,上演了无数次的兵戎相见,见证了太多的成王败寇与改朝易帜,也见证了太多的杀伐,太多的血腥与白骨!它今日的倦怠与静默,是表示它的觉悟和反思么?


郴州网

石凉亭残迹 郴州网


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古代,穿越南岭的湘粤古道,构架规格显然无法达到秦驰道“道宽五十步”的标准,然而,“道宽五尺,青石板铺砌”,这在当时的湘南山区,已经是绝对的高等级通道了。 郴州网


湘粤古道的“国道”地位,决定了它在功能上的多样性。


清同治《临武县志》载:县接南海,旧献龙眼、荔枝,及生鲜献之。十里一置(铺递驿站),五里一堠(即凉亭之类),昼夜传送,奔腾阻险,至有遭虎狼毒害,顿仆死亡不绝。道经临武,羌(东汉临武县长唐羌,字伯游,汝南人)乃上书谏曰:“臣闻,上不以滋味为德,下不以贡膳为功。故天子食大牢为尊,不以果食为珍。伏见交趾七郡献生龙眼等,鸟惊风发。南州土地炎热,恶虫猛兽不绝于路,至于触犯死亡之害。死者不可复生,来者犹可救也。此二物入供,未必可以延年。”章奏上报。诏曰:“远国珍馐,本以荐奉宗庙。苟有伤害,岂爱民之本?且敕太官,勿复受献”。羌得报,即弃官还家。后屡檄召,竟不为起(此事亦见记于《资治通鉴》卷四十八)。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山间古道


这是一桩发生在湘粤古道上的可歌可泣的壮举。东汉永元间,每逢时季,作为驿路的湘粤古道上,运送贡品鲜龙眼、荔枝的车马往来驰骤,身为小小临武县长的唐羌,感于下层民众之疾苦,冒死上书罢贡,其心可敬,其勇可嘉;汉和帝刘肇心怀“爱民之本”,放下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子准奏,并在唐羌弃官后“屡檄召”,亦算得上一个开明皇帝。数百年后,面对“宫中美人一破颜,惊尘溅血流千载”的荔枝贡,倘若晚年的唐玄宗也能有和帝之明,也能得唐羌之忠,该不会有开元盛世的终结和贵为“天子”而在安史之乱后亡命天涯的后果了罢。


在老百姓眼里,除了一些可以自产的生活资料以外,外来的生产生活必需品,要比荔枝等鲜果重要得多;剩余农产品的商品化,则是他们生存发展的必由之路。于是,湘粤古道便在商品流通的日益繁荣中一步步热闹起来。古道上的行商和古道两旁的坐贾,共同营造了一条经久不衰、繁华无比的商业经济带。


http://www.chenzhou.com.cn/

茶亭


现知的湘粤古道境内段,其实有东、西二线,这是商品流通的影响所致。古代商品中,对运输通道建设最能起决定作用的,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食盐。作为历代朝廷的专控商品,各地食盐的货源由官方掌控。明末以前,湘南所销食盐为淮盐,以湘江水运为主,逆水南下。桂阳州、郴州各县所需,从舂陵江舍人渡下船集散,人力运往各地。此时的湘粤古道临武段,北接桂阳舍人渡,过该县的方元后,进入临武镇南,南下桂岭,经临武县城、邝家、土桥至广东连州。沿途有驿所铺点10余处,另设亭23间,境内里程60公里。此为西线,乃秦汉故道。清初,湘南一带奉令改食粤盐,仍经秦汉故道陆路运输。康熙四十七年,受命于汾市、水东设立盐埠,改以水路为主引盐入境。随即,汾市、水东一跃成为商业中心。以此为辐射点,北经两路口、桂阳县城,至舍人渡;南经南福铺、文化铺,过宜章县地鹧鸪坪,再入临武十字铺、小广铺,出连州何佳巷,于顺头岭与西线相连。此为东线,境内里程62公里,置亭14间。因此线避免了东山的攀登之苦,路面相对平坦,故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通道实际上就是一条以盐运为大宗的商品运输专线。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老店遗物——老石磨


沿着湘粤古道的走向,行进在春日的山野,我想搜寻先人的足迹。可眼前,只有方方正正的青石板零落地散布在青草间。石隙中,一条探出头来享受阳光的四脚蛇,在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的侵扰下,惊慌地缩头,躲进洞中。道旁,茶凉亭早已坍塌,除了一支孑立的石柱,亭身已连同它辉煌的日子一起,被深深的灌木所湮没,再也找不到一丝踪迹。走进一个以“铺”为名的村庄,铺台犹在,商号依稀。深深浅浅的石巷上,见不到人影,唯有不时传来的几声犬吠,在宣示这里的生气。这不免使我联想起往日的景象——招牌醒目,酒旗摇风,在重逢的欣喜,送别的缠绵中,编织一幅幅动人的风俗画卷;辚辚车声,潇潇马鸣,和着茶肆的吆喝,集市的喧嚣,日复一日地回响在湘粤古道的上空……


古道旁的惜字塔


俱往矣!湘粤古道在轰轰烈烈中光鲜亮丽了两千多年,却在现代交通崛起后的短短几十年中迅速衰敝,时耶?命耶?无法回答。可以肯定的是,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是恒久的红火,或者是始终的委靡。它们总有一个由艰难发生,到曲折发展,再到痛苦消亡的过程。事如此,物如此,人又何尝不如此!


新年伊始,县里作出了借助古道文化开发旅游景点的决策。通过修复、打造,或许能部分还原古道旧貌,使人们重温先人的创业之艰,留住关于古道的历史记忆;或许还能使早已归于沉寂的古道沿线,提振经济,再现生机。但是,历史无法复制。回归过去,既不可能,也不必要。远去的终须远去,不必伤怀,重要的是,接踵而来的,是不是一个全新的、朝气蓬勃的世界。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


作者简介 张湖平,湖南省作协会员,原籍桂阳,长期在临武工作,系《临武县志》总纂。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