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盐道上大士亭

来源:郴州日报 作者:周廉高 发布于:2018/5/23

以前,桂阳北半县有一条直通广东连州的挑盐古道,大部分为青石板路,一度非常繁忙。古道北起常宁、莲塘、流峰等地,经嘉禾、临武到连州,全程约300华里。古盐道上的大士亭,亦称大士,今称大市,是舂陵江镇双市村的一个自然村。这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村子,虽然迄今人口不过400人,也非集市圩场,却有着罗、刘、肖、谭、蒋、贺、黎七姓相聚而居,蒋姓来自常宁,贺姓来自衡阳,刘姓来自桂阳余田,其他姓氏皆来自附近村庄;更为后人津津乐道的是,这里曾是古盐道上挑盐的挑夫们返回桂阳前的最后歇脚食宿之地。当年这里铺子鳞次栉比,酒旗招展,商贾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据记载,清嘉庆十五年(1810),由原十字乡黄土村大学士张永扬等人出资修建了一座专为路人歇脚喝茶的风雨亭,因亭内置有木雕观音大士菩萨,故称大士亭,久而久之,大士亭也成了村名,该村大抵也始建于此时。在人工挑盐的时代,该亭为过往的行人提供了不少的便利,因为常有善男信女为路人免费提供茶水以积德或赎孽,现在大士亭的村民还记得最后一位住在亭子里行善的人,是该村出嫁后又返回娘家的罗氏。


郴州网

那时大士亭的铺子连绵两里路长,分列在一条被踩得光亮光亮的石板路两侧,每块石板大约七八十厘米长,四五十厘米宽,铺嵌平整,单是这条路就是一道风景。每当挑夫们返回之时,肩上扁担压出的吱吱声和踏在石板路上的咚咚声,宛如一部交响曲,流畅、欢快、动听,这又是另一道风景。此时此刻,大士亭铺子的老板们便知道生意来了,个个开门笑脸相迎,给每一个挑夫客至如归的感觉。铺子一年收入极为丰厚,据说一个姓肖的大户拥有七个半铺子,生活富得流油,家境殷实,解放后土改时被定为地主。


挑盐是一份真正的苦力活,为了保持体力,防止脱水,挑夫们一路上很少喝水,口渴时往往是嘴里含一粒盐,据说最贵时一斤盐能换一斗米。为了谋生,很多穷人还是愿意从事此业。挑夫身强体壮,力气大,走路也特别快,到连州来回只要七天,去时还要挑点土烟或黄豆,以资路费,回时大多要挑一百多斤盐回来。传说原十字乡陈家坊一陈姓父子三人一次挑回一千斤盐,其后人陈细妹尚在大士亭村生活,已83岁高龄,仍腰板笔直。


时过境迁。随着挑盐业的结束,大士亭渐渐冷清下来,原来的铺子上大多建成了普通的民用住房,石板路也成了水泥路。只有零落在村头巷尾的几块光溜的石板和仍被后人使用的十来块当年肖姓铺子雕花的吊顶花板,还能唤起人们对大士亭村曾经繁华的隐约记忆。


大士亭是一个有历史故事的地方。1934年8月,肖克率领的红六军团击败七拱桥花园堡的国民党守桥部队后,经余田金盆圩、十字圩、大士亭、古楼圩、七里坪、六合芹溪村,攻克新田县城。经过大士亭后龙山一凉亭时,红军在凉亭石柱上留下“工作母亡”四个字,向世人昭示当年中国工农红军志矢不渝、为国忘家的决心,也为大士亭增添了一份难以忘怀的红色记忆。上世纪六十年代,观音大士像被村民当作“四旧”捣毁,为表示与封建迷信旧思想的彻底决裂,政府便将“大士”改称“大市”。


现代,大士亭还走出了一位英雄。在上世纪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桂阳县唯一一位为保家卫国而牺牲在前线的烈士就是出自大士亭贺氏家庭,这必定是大士亭永远的自豪和荣耀! 郴州网